猪猪岛小说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猪猪岛小说网 > 腹黑王爷俏王妃 > 第180章 完满的幸福 大结局

第180章 完满的幸福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哈哈哈,乖徒儿,师父回来了!”
  
      伴随着一阵大笑声,一个身影“嗖”地一声窜进了辰王府大厅,直到他举着两样宝物屁颠屁颠地跳到东方羽落跟前时,王府的守卫才赶过来。
  
      “王爷,那老头闯进来,速度太快,属下们……”带头的守卫战战兢地看着夜辰煜,就怕王爷怪罪下来,说他们办事不力,连王府都守不住,到时只怕饭碗不保。
  
      “你们下去吧,他是王妃的师父,以后他出入王府自由,不可阻拦!”
  
      “是,王爷!”守卫们松了口气,拱手应下便退了出去。
  
      “乖徒儿,看吧,师父厉害吧?墨阳鼎,乾坤扇!”笑在天一脸得意地举着手中的宝物在东方羽落面前炫耀地扬了扬!
  
      “师父,你怎么从九重天手里拿到乾坤扇的?他虽然疯了,但武功还在,也就是说你的武功比他还高?”东方羽落对这点最感兴趣了,她现在有些后悔,早知道那天留下来观战好了。
  
      笑在天朝她神秘一笑,而后一摊手,说:“我没跟他打,我也不知道我们武功谁比较高!”
  
      “那你怎么拿到乾坤扇的?”
  
      “他疯了,我就跟他玩躲猫猫,他输了,就把乾坤扇给我了?”
  
      此话一出,众人的下巴几乎全掉地上去,根本想象不出两个老人家玩躲猫猫的情景。
  
      “师父,你不要告诉我,你跟九重天玩躲猫猫玩了两天?不是说他第二天又会恢复正常吗?”东方羽落一脸鄙夷地看着笑在天。
  
      笑在天瞪眼反驳:“谁说的,我跟他玩了一会,他就输了,乾坤扇我就拿到手了,第二场他去藏,我就跑了,可是路不好找,我绕了一天才绕出来!你这死丫头。带师父进去却不告诉我怎么出来!”
  
      “师父,你好厉害哦!既拿到了东西,还自己从那么复杂的地方绕出来了,”东方羽落佯装出一脸崇拜的表情。闪着星星眼看着他,“既然师父这么厉害,帮徒儿一个忙吧?”
  
      笑在天跳了开来,警惕地看着她:“你又想干嘛?”
  
      东方羽落蹭上前,一手揽上了他的肩。笑得一脸奸滑:“师父,徒儿不会出卖你的,今晚跟你说!”
  
      “切,被你出卖多了,你的话师父一句都不相信!”
  
      “师父师父,我知道你最疼落落了,你不会不帮我的对不对?”东方羽落皱着一张小脸,死死地拉着笑在天的衣袖摇晃着。
  
      笑在天一脸嫌弃地看着她,抬手硬是扯开了她:“哼,师父疼你。可是你嫁人了都不告诉师父,师父还是找到齐烨小子那才知道!你夫婿是哪位?”
  
      师徒两旁若无人地聊起天来,让大厅里其他的人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
  
      东方羽落抬眼偷瞧了夜辰煜,而后朝他指了指,下一刻,她“啊”地尖叫起来。
  
      只见他师父二话不说,将两样宝物扔到东方羽落手中,上前就对夜辰煜动起手来。而夜辰煜反应迅速,不慌不忙地与他拆起招来。
  
      东方羽落看了一会。确定他们只是在切磋而已,并非大动干戈真打,便放下心来,挑了张椅子坐下观看起来。还没看过瘾。那两人就同时停下,夜辰煜朝笑在天笑着拱手,而笑在天则微微点头,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出对夜辰煜的欣赏。
  
      “小子年纪轻轻,功夫不错嘛!保护那丫头也够了,以后督促她学武。老头我教她,她一点都不愿意学,丢我的脸!”笑在天背着手,一边赞赏着夜辰煜,一边侧着脸狠狠地瞪向东方羽落。
  
      “夜某一定谨遵前辈吩咐!”
  
      “诶——师父,落落跟你走!我一定好好学武功,不丢你的脸!”东方羽落一听师父那意思,就知道他不要她了,赶忙上前拉着他的手,扁着嘴道。
  
      “你要跟老头我走?”
  
      东方羽落点头。
  
      “回安宇国?”
  
      东方羽落再次点头,脑袋上却马上遭到一个爆粟,不禁痛呼出声。
  
      “你这丫头,你都嫁人了,不跟着夫婿好好过日子,还要跟着老头我四处漂泊?”笑在天朝她撇嘴,而后拍拍她的肩,“落落,师父以后有空了来看你!哈哈,老头我走了——”
  
      留下这些话,他又风一阵窜上屋顶,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下一刻,东方羽落跟着飞身上了屋顶,往笑在天离开的方向追去。
  
      “师父——”东方羽落追出城门,终于远远看到笑在天的身影,她扯开喉咙就大喊起来。
  
      笑在天听到她的叫声,停下脚步,回头望着她。
  
      “师父,落落要跟你走!师父在哪,落落就在哪!”东方羽落哭着跑上前拉住要离开的笑在天,眼里含着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笑在天叹了口气,脸上的表情难得正经严肃:“落落啊,师父没白疼你啊!可是……”
  
      “师父,如果你不带落落走,落落以后都不理你了!”
  
      笑在天轻摸了摸她脑袋,再次叹息出声:“傻孩子,唉!那你自己去跟那辰王说清楚!”
  
      “嗯,师父,后天我们跟着齐烨师兄他们一块回吧!一路好吃好玩哦!”东方羽落听见师父终于答应了,笑着抬手抹掉眼泪。
  
      “好啊!”笑在天一听有好吃好喝,又眉开眼笑起来,恢复平日里老顽童模样,“对了,丫头,你说要我帮你做什么事?现在说吧!”
  
      东方羽落轻摇了摇头,本想让师父帮她把刘府给捣了,但既然要走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好吧,随你了!宝物交给你了,师父我四处溜达,后天城门处见!”
  
      笑在天离开了,东方羽落留在原地愣神了好久,最终叹息一声,慢慢往城门处走。才刚进城门,就见夜辰煜骑着马等在那儿,看到她出现,将一个小包袱交到她手里——
  
      “你师父落下的两样东西。还有我刚刚从斐世伯那拿到的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了!”辰王府里看到东方羽落跟着追出去,他强制让自己镇定下来,而后飞速跑出厅跳上马就往斐府狂奔。进门连客套话都没说,就讨要云竹翡翠,让斐老爷硬是愣在那儿。随后他还是将云竹翡翠拿出来了,夜辰煜接过手后道了谢就跑了。
  
      东方羽落紧咬着下唇,缓缓从他手里接过包袱。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了声谢,便越过他的马往宫门的方向走。
  
      “落儿……”夜辰煜在她身后叫她,却见她的脚步微微一顿,又继续迈步向前……
  
      刚回到安宇国,东方羽落将六件宝物放进包袱里,用力扎好,往背上一挎,背上它就进宫了,然而却被告知蓝若雨一个月前就已经离开皇宫了,她顿时傻眼愣在了原地。
  
      “落落。这是小雨交给你的信!”皇后笑眯眯地将一封信交到她手里。
  
      东方羽落接过信,急切地拆了开来,一看,又是短短数句话——
  
      “亲爱的,我走了!你一离开安宇国,我就开始帮你朋友医治双腿了,够义气吧?感谢我的话就把千灵参留给我,其它五样东西我都不要,你自己看着办处理掉!千灵参记得留着,下次我去天泷国。会找你要的!亲爱的,最后送你一句话:逃避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东方羽落看完信,可以想象蓝若雨写这封信时得意的表情,恨得她双拳紧握。青筋都快要暴露出来。可恶的蓝若雨,居然这样恶整她,她根本就不要这些东西,还让她千里迢迢到天泷国帮她盗!还害她……
  
      她将信撕了个粉碎,心里暗暗计划着下回要是让她再碰上蓝若雨,她一定要恶整回来。否则她就不姓东方!
  
      她……还可以姓木o(╯□╰)o
  
      东方羽落告别了皇后,骑上马又到了城外的郊野,然而迎接她的还是空荡荡的小屋。
  
      “木晟烁,小七——”她冲进屋里却始终没有看见人影,抬手摸了摸屋内的木桌,上头沾上了灰尘,墙角还新结有了蜘蛛网,看样子他们应该离开一段时间了。
  
      她怔怔地坐在木桌前,环顾整个小屋,发现在靠窗的书桌上还留有一本书册,她跑上前拿起来翻看,一张信纸从里头掉了出来,她捡起摊开来,上面是木晟烁亲笔写下的字迹:
  
      羽落,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跟小七已经离开了!你的朋友帮我把双腿治好了,我已经能扶着拐杖慢慢走了,谢谢你,羽落!两年来,我知道你一直觉得对我有愧疚,其实,你不欠我什么!我走了,我想我对你的纠缠也彻底结束了!羽落,对不起,两年前要不是我一直从中阻拦,你跟夜辰煜早就在一起了,我知道直到现在你也没有忘记他……回去找他,给他机会重新开始吧!希望有一天我们再次见面时,你很幸福!——木晟烁留
  
      东方羽落垂丧着脑袋回到安庆王府,这算什么嘛,跟她此行目的有关的人通通不辞而别了,只留下一封书信!她嘟嚷着嘴,重重地踢着院子里的小石子,看了院中的其他人一眼,不发一语地进屋去了。
  
      “落落姐姐怎么了?”安宴儿疑惑地抬头问着父王和母妃。
  
      只见他们俩摸了摸她脑袋,同时摇头。
  
      转眼数天过去了,东方羽落恢复如常,还是跟以往一样爱笑爱闹,但安齐烨等人都看在眼里,她跟以前还是有不同的,眉眼间时常带着愁容,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对着天空发呆……
  
      “落落,回去找他吧!”笑在天被安齐烨等人推出来当说客,他别别扭扭地说着跟他个性完全不符的话。
  
      东方羽落看了看师父,又看了看站在门口边的安齐烨等人,眉头皱得老高,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你们不要我了?”
  
      众人一阵倒地!
  
      “乖徒儿啊,让你回去找他,又不是说我们不要你,你要回来我们随时列队欢迎!但你这样每天不死不活还真不是办法!”
  
      “不死不活?”东方羽落微眯起眼双手撑腰看着笑在天,“我哪里像不死不活的样子?”
  
      “落落,你不要自欺欺人了!”安齐熠翻了翻白眼看着她,也走进了厅来,“大家都看得出来,去吧,别跟自己的心过不去!我可是放下了。你要是没跟他在一起,又一天到晚在我面前晃,我可是会反悔的!”
  
      “不去!”东方羽落一扭身子别开脸去,她当然知道他们都是为她好。可是……她舍不得,而且心里乱糟糟的,也没想好要怎么去面对,就让她继续当逃兵吧!
  
      “落落姐姐,不去的话我们去玩吧?去城外放风筝好不好?”安宴儿许多事情都不懂。只是听着大家在讨论落落姐姐的事,隐约明白她要离开,她心里很不舍,刚听到东方羽落说不去,她立刻开心地挤进来,拉着她的手就要往外脱。
  
      林静琳瞪了安宴儿一眼,跟着走进来想拉走她,没想到东方羽落却笑着摸摸宴儿的脑袋,点头同意了。
  
      “好啊,大家要不要一块去呀?现在天气这么好。我们去玩吧?”
  
      于是,劝说会改为了游玩会,除了笑在天未参加,一群人坐上马车浩浩荡荡往城外去——放风筝!
  
      东方羽落、林静琳、安宴儿各自拿着一只风筝奔跑在空旷的草地上,欢笑声、惊呼声全都交汇在一块。安齐烨和安齐熠坐在草地上,远远地看着她们的身影。
  
      安齐烨轻轻撞了安齐熠的肩肘一下:“七弟,真的放弃了?”
  
      安齐熠看了他一眼,又望向东方羽落的方向,叹了口气:“不然呢?还能怎样?死缠烂打的事我可做不出来!”
  
      “不一定要死缠烂打吧?如果羽落不回天泷国,你的机会还是很大的。迟早能打动她,让她喜欢上你!”
  
      “两年了,要是她会喜欢我,也早喜欢了。而且你没看她一个人时候的样子?她根本不会给我任何机会。算了,趁早收手,大家都好过,我不想让她为难!”
  
      安齐烨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便没再说什么,再次看向放飞风筝的她们。突然,他们俩同时指着远处,而后对望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惊诧。
  
      “看来你真的没机会了!”
  
      安齐熠苦笑一声:“罢了,羽落幸福就好!”
  
      东方羽落仰望天空侧着身子奔跑起来,看着高高飞翔在湛蓝天空下的风筝,笑得一脸灿烂,不断释放着手里的风筝线,看着它越飞越高,她慢慢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就那样出神地看着……
  
      “落儿——”
  
      她的手颤抖了下,寻着声音快速地转头,当看到远处骑在马上与她隔着条河对望的夜辰煜时,她倏地松开手中的风筝线,怔怔地望着他。
  
      风筝因失去了牵引,在空中摇晃了一会,开始慢慢往下坠落——
  
      “落儿,我来接你回家了!”夜辰煜在河对岸大声喊着。
  
      林静琳和安宴儿也停了下来,在他们之间来回张望着,最后林静琳上前轻碰了碰东方羽落的身子,终于让她回过神来。
  
      “还愣什么?他都找上门来了,去吧!”
  
      东方羽落双手紧紧捂住嘴,抑制不住激动全身颤抖着,她张开双臂朝夜辰煜那儿奔去,临近河边,施展轻功一跃而起,白色的裙子随风飘摇,犹如遗世的仙子般朝他飞奔过去。
  
      夜辰煜跳下马,笑着张开双臂,迎接她的到来。
  
      她飞扑入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他,眼泪再也抑制不住哗啦啦流了出来,沾湿了他胸前的衣裳。
  
      “你……怎么会找……来?”
  
      “落儿,你说过从将军府到辰王府是你找我,醉仙居我找你,皇宫那次也是你找我,我还欠你一次,所以——这次我来找你,我来接你回家!落儿,我想你,好想!”夜辰煜也紧紧回抱住她,这一刻,将她抱在怀中,才觉得有真实感。
  
      东方羽落没有说话,只是抱他更紧了。
  
      “落儿,跟我回家好吗?”夜辰煜几乎带着乞求的语气问她。
  
      东方羽落又哽咽了许久,才在他怀里点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