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猪猪岛小说网 > 日久生情之蜜战不休 > 282 少主已死,她被关起来

282 少主已死,她被关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几个佣人忙手忙脚乱的进来将银炫冽抬起来,那一头房里的家庭医生也跟着赶了过来。
  
      银炫冽已经彻底失去了知觉,医生低头查看了下,语气骤然冷凝,“高烧,深度休克,呼吸停止,快送医院!”
  
      几个人忙将他抬下去,而后通知轿车和手下。
  
      夜晚歌洗漱完之后走出来,方才那个佣人还惊怔的站在原地,看见她后张了张嘴,“太太……”
  
      夜晚歌看了眼染血的床单,而后淡淡的说,“把这些都换掉吧,看着恶心。”
  
      “……”
  
      佣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而后将头低下去,“是,太太。”
  
      她上前将床单收拾起来,血实在太多,底下的席梦思都染红了,佣人只得一起换了个新的。
  
      夜晚歌一眼也没再看,转身走到窗边站着。
  
      她的视线飘忽不定,一整个早上都是那么站着,屋内的血腥味很浓,夜晚歌伸手拉开窗户,将空气对换下。
  
      中午的时候,因为银炫冽不在,夜晚歌便下了楼吃饭。
  
      佣人将准备的午餐端到桌上,每一样菜里加了牛肉,这是夜晚歌要求的。
  
      她坐下后就开始吃,完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佣人见状对视一眼,太太对着先生冷冰冰的,根本对先生的生死置之不理,真不知道先生为什么还这么爱她。
  
      几个人都垂着头,发生昨晚的事,没人敢开口。
  
      一餐饭还没吃完,大门便被人推开,夏紫茵直接冲了进来,她左右看着,“夜晚歌在哪里?!”
  
      佣人吓了一跳,没想到她直接太太的名字,“夏小姐……”
  
      夜晚歌坐在餐桌前,她放下筷子抬起头来,“你找我?”
  
      “你还有心思吃饭?”夏紫茵看着她还有心情吃东西,她几乎是冲过去抓住她的手腕,“你居然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里吃饭?!”
  
      “放开!”夜晚歌眼神一冷,她站起身,甩开夏紫茵的手,“我不坐在这里吃饭,难道我要跪着吃饭吗?”
  
      “……”
  
      夏紫茵被她堵得差点说不出话,她盯着一桌子的牛肉,喉间哽咽下,“少主在医院。”
  
      “噢。”
  
      夜晚歌点点头,坐下来继续吃。
  
      “我说他在医院!”夏紫茵一掌拍在餐桌上,震得碗碟都颤动,她在外面闯荡久了,说话都是这般直接的,“他躺在医院,你居然还能吃的下饭,夜晚歌,你到底有没有心?!少主对你这么好,你看不出来吗?你眼睛瞎了吗?!”
  
      夜晚歌不愿意同她争吵,她低下头,重新拿起筷子。
  
      夏紫茵看她这副淡然的样子,气的几乎吐血,她伸手拽住夜晚歌的手臂,用了点力就将她提了起来,“跟我去医院看少主!”
  
      “放开你的手!”
  
      夜晚歌抬手挣扎,可夏紫茵正在气头上,几下便将她抵在后面的冰箱门上,“我叫你跟我去医院!”
  
      边上的佣人吓得半死,忙上前,“夏小姐,别这样……”
  
      夏紫茵不管不顾,想到银炫冽被抬出去时浑身是血的模样,她都想杀了她,“你到底是不是人?少主待你好你不是不知道,你偏偏要这样伤害他,你爱谁?帝御威,还是东方阎?就算你爱他们,不爱少主,可这不是你伤害少主的理由!”
  
      “我伤害他?”夜晚歌后背贴着冰箱门,阵阵寒气涌进来,她几乎是笑出声来,“真好笑,我伤害他……这真的是我活了这么久以来,听过最好笑的一句话。”
  
      夏紫茵咬着牙,死死的盯着她。
  
      夜晚歌抬头对上她的视线,此时的她面容冷静,不像来时的吵闹,用冷漠筑起一道保护墙,“夏紫茵,我跟银炫冽之间的事情你不懂,我说了你也不能体会我的心情,他早已伤我千遍万遍,昨晚我不过是拿回一点利息而已,从今往后我跟他的恩怨一笔勾销。反正在你们看来,我这也不对,那也不对,我怎么做都是错的,既然这样,你不如杀了我。”
  
      夜晚歌说着微仰起头,想到当年她被银炫冽绑架、强暴、流产……昨晚只是让他流了一个晚上的血而已,这本来就是他欠她的!
  
      她双肩不可抑制的抖动下,强忍着才没发出声音。
  
      真好笑,曾经捅进去的刀,难道就因为伤口是看不见的,就可以当做没发生吗?
  
      夏紫茵抓着她的肩膀,语气变得冷冽,“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夜晚歌闻言勾唇浅笑,她并不挣扎,“你敢就动手,我若是眨一下眼,我就不姓夜。”
  
      “……”
  
      夏紫茵抬起的手生生止顿住,她盯着夜晚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她没说错,她怎么敢杀她?
  
      就凭银炫冽在中间,她怎么也不敢动手。
  
      夏紫茵收回手。
  
      夜晚歌见状伸手推开她,她坐回餐桌前,舀了勺汤后放下勺子,“去把汤热一下。”
  
      “是,太太。”
  
      佣人走过来拿起汤碗。
  
      夏紫茵站着没动,夜晚歌也没在意,吃完后转身就要上楼。
  
      夏紫茵盯着她清瘦的背影,突然开口,“少主也许不行了。”
  
      夜晚歌脚步顿了下,也就那么一下,她什么也没说,也没回头,继续朝楼上走去。
  
      夏紫茵喉间哽咽下,想到银炫冽,竟然莫名的想哭。
  
      蓦地,大门被人用力推开,十几个手下闯进来。
  
      为首的那个人带着黑色的口罩,看不清脸,他眼神扫了一圈,最后定格在楼梯中央的夜晚歌身上。
  
      墨渊眼神一冷。
  
      这女人就是个红颜祸水,凡是沾到了她的男人,非死即伤。
  
      身后跟着的人腰间都别着枪,他们全都走进来,将佣人扯过来后让她们都跪下,“说!早上是怎么回事?!”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早上的事和太太有关系,可先生当初交代他们的是,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护好太太……
  
      没人敢出声。
  
      “说不说?!”其中一个人抡起边上的椅子就要砸,他们都是混黑道的人,行事从来都是这样,“不说都得死!”
  
      几个佣人颤抖着跪在地上,都咬住了唇,可碍于银炫冽的吩咐,谁没敢开口。
  
      那手下见状抡起椅子便要砸。
  
      “住手!”夜晚歌喊了一声,她转过身,从楼梯上走下来,她很冷静,并未见任何情绪的起伏,“早上的事情是因为我,和她们无关。”
  
      夏紫茵闻言瞳孔剧烈的收缩下,心中更加苦涩,夜晚歌对几个佣人尚且怀着善心,可为什么偏偏对银炫冽就……
  
      她的冷漠,果然还是分人对待的。
  
      夜晚歌走到佣人身边,弯腰将她们扶起来,“这件事情和你们无关,都下去吧,暂时别出来。”
  
      “太太……”几个佣人吓的眼泪都出来了,忙伸手抹脸,“对不起太太,我们……”
  
      “下去吧。”
  
      夜晚歌擦着她们的肩膀走上前,她站定脚步,微扬起下巴,“是我做的。”
  
      墨渊对上她的眼睛,此时的她冷静勇敢,毫无畏惧的模样。
  
      虽然他之前也有几分同情夜晚歌,可是她伤了少主,却是不可饶恕的。
  
      墨渊冷冷地盯着她,“是你伤了少主?”
  
      夜晚歌点点头
  
      墨渊继续开口,再次确定:“他现在在手术室,能不能抢救过来还是一回事,据说他昨晚躺了一夜都没得到治疗,夜小姐,这件事情真是你做的?”
  
      夜晚歌并不否认,她点下头,“是我。”
  
      “妈的!”边上的手下闻言火蹭的蹿上来,伸手便掏枪,“这是少主养起来的女人吗?怎么这么狠,要我说直接毙了!”
  
      夜晚歌见状冷笑一声,她并不动,纤瘦的身体在几个男人面前显得尤其娇小,“毙吧,我就站在这里,你今天要是不毙了我,你就别说你是个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