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猪猪岛小说网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八十三章 滚

第八十三章 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剧痛让李桑的声音不再具有磁性,他让着手想减少承受压力,然而无济于事,只得音调扭曲地求饶:“川少,川少……这是怎么了,您先松手,有话好好说。”/p>
  
  “名字。”乔远川钳制得更加用力,逼近他疼到龇牙咧嘴的脸。/p>
  
  “李……李桑,我叫李桑,有什么问题吗,我……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p>
  
  他不明所以的望向乔远川,之前才接收到邀请的暗示,分秒之间这位爷就变了脸色,带着一身要将人抽筋扒皮的戾气。李桑手掌的关节处濒临错位,不夸张的说,他疼得想哭。/p>
  
  乔远川的气焰降了下来,默默地松开攥紧的手,目光晦暗不清。听错了……原来是听错了……是真能轻易混淆,还是因为至始至终都记挂着……/p>
  
  李桑捂住自己轻伤的手掌,试着动了动五指,还好,没有大碍。他观察乔远川的神色,谨小慎微地端起桌上的酒,别说没受重伤,即便今天在这流了血走出去,也不能较真,他较真不起。/p>
  
  “川少,”讨好的笑容分寸不改,“喝口酒消消气儿,我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您尽管开口,我按您的方式来,您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p>
  
  接过面前的酒杯,乔远川喝了一口,道:“下去。”/p>
  
  没明白意思,李桑靠近问:“您说什么?”/p>
  
  伸出两根手指,撑开面前那具过近的身体,乔远川不耐烦地说:“从我身上下去。”/p>
  
  李桑的两瓣唇抖动了会,哑口无言,稍有不甘心,但只能乖乖照办。/p>
  
  身边这位脾气不定的爷还敞着衣服,李桑双眼上下瞄探,整整精神,又贴过去,手指专往敏感的地方蹭。/p>
  
  “是我太着急了,咱们重新来,我给您道歉,别生气。您是不是不喜欢我这名儿啊,我改,早就觉着自个儿的名字难听了,不然……您帮我换个?”/p>
  
  李桑虽识趣,也有眼力劲儿,可他看不穿乔远川的想法,抱着献媚心态,想以改名换姓的举动去巴结对方。失算的是,本应就此打住的话题持续谈及,那就相当于朝枪口上撞,不但无功而返,反倒弄巧成拙,把某人的暴躁顺势挑起,再没法儿往回拉。/p>
  
  捏着酒杯的手指握得泛白,隐藏在袖间的内腕隆起筋络,乔远川张嘴只有一个字:“滚。”/p>
  
  充满硝烟的怒意仿佛一记巴掌,狠辣地扇在李桑脸上。/p>
  
  个反应是道歉,“对不住,伺候不周,我……”/p>
  
  乔远川使劲握了握酒杯,怒火爬据额头,扬手将酒杯砸向地面,玻璃渣飞溅得到处都是,他峻厉地暴吼:“滚!”/p>
  
  喧闹放纵的氛围被瞬间打断,众人震恐的目光集中于乔远川,屋内鸦雀无声,没人敢有所行为,也没人清楚究竟生了什么。/p>
  
  碎裂的玻璃残骸已经看不出酒杯的原形,一片混杂地摊在红褐色的液体中,骇心动目。/p>
  
  一伙人里,陈鸣最先反应过来,他推开怀里的女人,站起来驱赶那些男男女女。/p>
  
  “都给我走!”/p>
  
  姑娘和小伙子还杵在原地,不敢动弹。/p>
  
  陈鸣急躁,提高音量起火:“滚啊!听不懂人话吗!赶紧滚!”/p>
  
  人们这才找回神,抓起自己的衣服,缩头缩尾地离开了包厢,有些人衣服脱了一半也没来得及套上身,都争相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空间。/p>
  
  包房内呈现清静,圈里的哥们儿面面相觑,对眼前突如其来的景象感到疑惑和畏怯,从没见过乔远川如此无故的勃然大怒,他们没太足的胆子上前询问。/p>
  
  向其他人使了个别多话的眼神,陈鸣绕开地面的玻璃碴子,小心坐到乔远川身旁。/p>
  
  迟疑良久,终于开口:“川儿,怨我怨我,这回找的人太次,个顶个都乌鸦变的,聒噪得不行,吵着你了吧,你看你刚一回来,就闹了不愉快,我给你赔不是。”/p>
  
  陈鸣抄起桌上的酒,一杯接一杯的喝。/p>
  
  多年的兄弟了,心里都有个底,乔远川因何翻脸虽然不明,但绝不是由于嫌地方吵闹,他并非待不惯这种场合的人,也没必要为了赏脸而勉强自己前来。陈鸣之所以说那些话,完全是意在缓和气氛。/p>
  
  隔了许久未见,陈鸣对乔远川的事也所知不多,有空都是电话短信聊两句,当面的相处少之又少,尤其是吴冕的事情生之后,他俩几乎断了联系。陈鸣也和其他人一样,弄不明白乔远川的心思,不过那杆子戒度他理得清楚,这种情况不能多问,越去糊弄越好。/p>
  
  喝到第四杯,乔远川压下陈鸣的手臂,眉角不见舒展,但情绪已然安稳,“别喝了。”/p>
  
  “我顶得住,”陈鸣无所谓的轻笑,“我的酒量你还没数儿么,今天的责任全在我,必须要赔礼赔痛快。”/p>
  
  摆摆头,静气道:“不在你,在我,我自己心里不舒坦。”/p>
  
  “再不舒坦也是我鼓捣的,难得见面,其实该找个少人的地儿,上来就乌泱一群人,你肯定不自在,毕竟小两年不参与了,难为你还陪着过来。”/p>
  
  陈鸣预备接着喝,乔远川夺走他刚拿起的酒杯,一口闷干净。/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