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猪猪岛小说网 > 活捉一只麻烦精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没兴趣当救世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没兴趣当救世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们,怎么来了?”张晋忙活着把苹果打成泥,见来了这么些人,他放下辅食机。
  
      “混球!想瞒着,还不是被我们找来了,早就该来看望的。”
  
      刘域宸热络地搡撞张晋,带来的水果和补品放到病床边。
  
      “阿姨好。”大伙陆续问候张母。
  
      “你好,你们好,你们是晋的同学吧。”张母躺在病床不能剧烈运动,神色却悦然。
  
      “我们是他室友,知道您病了,总想来看看,不过来迟了。”李一畅言语得体,眼角的视线瞄向床头墙面上方的病人信息,“手术后”三个字,他默默记下。
  
      “哪有什么迟不迟的,能来阿姨就已经很开心了,学校离这挺远,你们来一趟也辛苦,还带那么多东西,谢谢你们了,孩子。”
  
      贫穷的家庭,穷人家的母亲,不含张晋于内的在场所有人,心里各有滋味,这个重病中的女人,柔善得让大伙不忍。
  
      “阿姨,听说您是胃不舒服,这个是我熬的蛋花粥,不知道合不合您胃口,热乎的,养胃,您尝尝。”宁姗姗打开保温桶,清香袭来。
  
      “咦,这是谁家姑娘啊,长得真漂亮,快过来,让阿姨瞧瞧。”
  
      “那小子的对象。”刘域宸努嘴甩向林商。
  
      “唷唷唷,追到手了?使得什么阴招啊,多好一棵白菜,被猪拱了。”张晋逗趣地乐。
  
      “谁知道,撞大运了吧。”咬裂棒棒糖,棍儿抛进垃圾袋。
  
      “晋,瞎说什么,人小伙子不是挺好的,挺配。”张母闻闻保温桶的粥,“还会做饭,心灵手巧的姑娘,叫什么名呀。”
  
      张晋倒出辅食机的苹果泥,“我和他打嘴炮呢,开玩笑。”
  
      是挺配。乔远川倚着窗框,折头听他们聊天。
  
      夸得连宁姗姗如此爽利的姑娘都不禁羞赧,“没大家说得那么好,我叫宁姗姗,喊我姗姗就成,阿姨,我喂您喝点儿粥。”
  
      “欸,尝尝你手艺。”张母看宁姗姗的神情比看自家姑娘还喜欢,“儿子啊,你什么时候也领个这么优秀的对象给我见见。”
  
      “您说领个对象给您见见,那容易,可您要说来个像姗姗这么优秀的,您就是难为我了,我没林子的好福气。”
  
      “谁叫你私自退学,你要是还在学校里,什么样的姑娘找不着,多好的大学,遗憾啊。”
  
      “不遗憾不遗憾,我就爱跟您身边转悠,您实在中意姗姗的话,我让她发几张自己的照片来,您搂着照片多瞅几眼,权当饱饱眼馋了。”张晋涎皮赖脸地说。
  
      说得张母连气带训,“又扯什么瞎话,人家的女朋友还给我饱饱眼馋,别闹得姗姗反感你。”
  
      “不会,”宁姗姗喂给张母一口粥,眉目愉快,并不在意,“他们几个处的特瓷实,常讲这种荤话,都相当有趣,我不介意。”
  
      张口闭口就是宁姗姗和林商,这话题迟迟绕不过去,乔远川双手插兜挺起身,出了病房。
  
      “您知道张晋退学了?”刘域宸瞠目结舌。
  
      “知道啊。”
  
      “那您……不生气吗。”
  
      “刚开始是气,不过他有自己的打算,他好歹是个大人了,决定都已经做了,我也相信他,能为自己的决定负责,他向来不会瞒我任何事,什么都跟我交代。”
  
      “什么都交代了?”这话,是冲着张晋问的。
  
      张晋懂刘域宸问的隐义,他也回得隐晦,“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噢……”
  
      不该交代的大有内容,只是不能提。的确,那事儿怎么可能坦白。
  
      留宁姗姗陪着张母,一勺勺地喂粥,寝室四人走出病房,他们有话要谈。
  
      “你和阿姨怎么说的?”刘域宸开口。
  
      “按照畅畅的说法,创业,做生意。”
  
      “糊弄过去了?”
  
      “我妈文化不高,不懂这些,我说的她就信。”
  
      李一畅摸到打火机又松开,医院走廊禁止吸烟,“你现在还在那人家里?”
  
      “恩,他对我特别放心,还让我进了他公司,跟着学一些管理经营的手段。”
  
      “听起来不错。”
  
      张晋不济的精神面貌躲着母亲才敢显露,“是还不错。”
  
      刘域宸瞪李一畅一眼,“什么就听起来不错了,飞人,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那人,你总不能就这么跟着他过一辈子吧。”
  
      “哈,怎么可能,等我掌握一定的资本了,我妈的病有好转,就会和他结束了,况且,过不了多少时候,他也对我腻了,不说我不想跟着他一辈子,就算我想,他也不愿意。”
  
      张晋抹去唇角的唾沫,半吞半吐,还是言明:“今天你们过来,我很感动,但是,下不为例行么,我不希望我妈老想起我退学的事儿,私心方面,我见着你们高兴是高兴,可……也有点静不下心,你们了解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