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08 她的病,她的药


    “有事?”

    “你电话借我用一下。”

    关略没吱声,把手机扔给她,唐惊程走远一点靠在走廊墙上拨了虞欢喜的号码。

    关略也听不清她在讲什么,只看到她整个人都倚在木墙上,好像这女人总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后背弓着,头发散开,那件宽大的冲锋衣仿佛挂在她身上,下面两条光裸的长腿显得更加单薄。

    关略咽了一口气,撇开她的怪脾气和病不说,客观而言他得承认唐惊程身上有足够吸引男人的优点,比如皮肤白,比如身材不错,比如还有一双朦朦胧胧的勾人眼睛。

    “谢谢。”思绪间唐惊程已经走了回来,把电话还给关略,“中午我只吃了一盒泡面,晚上带我去吃好吃的。”

    她所有的话似乎都是祈使句,带着命令,好像全世界都得听她的。

    关略心里鄙夷,果然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唐稷就她这么一个女儿,把她养得这么自私任性也正常。

    “行,你回去把裤子穿上!”

    “……”

    关略总算言而有信,晚上找了间还看得过去的餐馆,大大方方地给唐惊程点了几道菜。

    结果唐惊程嘴太刁吃不惯,只喝了半碗汤就了事了。

    不过店里的普洱茶她倒喝了好几杯,是好东西,她喝得出来,只是这茶是轮杯卖的,一杯好几十,关略结账的时候心里拼命骂败家娘们儿!。

    出了餐馆唐惊程往客栈反方向走。

    “你去哪儿?”

    “我记得这附近有家药店!”

    关略带她过去,看着她在货架周围转了好几圈。

    “别找了,你要找的那种药这里肯定买不到。”

    唐惊程有些讶异,回头看着他:“你知道我在找什么药?”

    “劳拉西拌,用于镇静、抗焦躁和催眠作用,昨天我看到你在小巴上吃了半片。”关略笑一声,“不过这药最好少吃,很容易对它产生依赖。”

    唐惊程见他讲得头头是道,不禁问:“你是医生?昨天看你替伤员包扎的时候也很专业。”

    关略笑:“我不是医生,包扎专业是因为我专门学过急救,而我有个朋友刚好也有精神类疾病,所以多少了解一些。”这是他的实话,楼轻潇的抑郁症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唐惊程没再问下去,苦笑:“我知道这类药在这种药店肯定买不到,但我这几天晚上总得睡觉!”随之她从架子上拿了一盒安神丸,在关略眼前晃了晃。

    这药对于她而言虽然不痛不痒,但吃了至少可以保证晚上能睡三四个小时。

    两人一同去收银台结账。

    关略刚掏出钱包,唐惊程突然又弯腰从旁边矮架上拿起一盒避孕套。

    关略脸都绿了,她拿完还不算完,麋鹿一样的眼睛突然转过来盯着关略的胯下看了一眼。

    “可能拿小了。”她嘴里喃着,又换了一盒L号的拍桌上。

    桌上一盒药外加一盒避孕套。

    “付钱!”唐惊程吩咐。

    收银台小妹看关略杵着,问:“一起?”

    关略闷口气:“一起!”

    回客栈的路上关略浑身不得劲,满脑子都是刚才唐惊程盯着他胯部的那一眼,真正就是一把刀啊,他能够感觉此时刀已经夹在他的脖子上,随时会落地。

    “咔嚓”一声,他就成了猎物入了她的嘴。

    这感觉实在太不妙了。

    “喂,明天你自己逛吧,我有事。”关略抽了两百递给唐惊程,自己先进了客栈。

    唐惊程捏着两张纸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忍不住笑出了声,笑完自己也懵住了,仔细想想,这好像是邱启冠出事之后她第一次笑。

    关略洗完澡躺在床上给老麦打电话:“你确定植物神经紊乱只会产生焦躁和抑郁?”

    老麦正在吃饭,放下筷子笑了一声:“怎么突然这么问?”

    “你知道这女人到哪儿都离不开套儿吗?她带了整整五六盒来云南,除了思维古怪脾气臭一点之外我根本看不出她哪里焦躁抑郁!”

    “哈哈哈…”老麦笑得更大声,“植物神经紊乱其实是一种内脏功能失调综合征,包括循环系统、内分泌,消化系统和性功能失调等症状,一旦植物神经平衡被打破,人体便会出现各类功能性障碍。”

    老麦解释一番。

    关略抽了烟点上:“请讲白话!”

    “白话就是,她可能分分钟就想睡个男人!”

    “……”

    关略挂了电话之后头皮一层层酥麻,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心有余悸之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这回是个陌生号码,他接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到那边一通乱骂。

    “唐惊程,你以为你躲云南就没事了?若再不把启冠名下的那套房子给我,我就挺着肚子闹法院去。反正现在启冠也不在了,你如果不讲情面,也别怪我不要脸!”

    杨曦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特别嚣张。

    关略的耳朵都被她吼烫了,顿了顿,冷冰冰地打断:“抱歉,小姐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遂直接挂机,任凭杨曦怎么重拨他都不再接。

    半饷之后那边总算安稳了,关略拨通了叶覃的号码:“杨曦怀了邱启冠的孩子?”

    “是,已经快四个月了,而且邱启冠生前应该知道那女人怀孕的事。”电话那边是利落的女声。

    也就是说邱启冠如果没出车祸,他是打算让杨曦把孩子生下来的,如果孩子生下来,那唐惊程怎么办?

    关略知道唐惊程和邱启冠已经领证了,婚礼也在计划之中,现在突然冒了一个杨曦和孩子出来……

    关略突然有些同情唐惊程起来。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线索你没跟我说?”

    “我以为一个小贱人不足为患。”叶覃意识到电话那头的男人似乎发火了,吞了吞声音,“对不起,九哥。”

    “算了。”关略掐了手里的烟,“先派人盯着杨曦,我会尽快赶回去!”

    隔天一大早关略就去敲唐惊程的房门,她这次更过分,直接只穿了件吊带背心就来开门。

    关略大清早就被她这么狠狠呛了一口,有些愤愤地问:“你能不能别这么随便?”

    “哪儿随便了?是你心术不正!”

    这简直就是倒打一耙!让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对她白花花的腿和胸视而不见?

    算了算了,关略皱了皱眉,懒得跟她计较!

    “我明天就得回云凌,你怎么说?跟我一起走还是…”

    “我肯定跟你一起走啊。”唐惊程回答得理所当然,关略也没反对,目光定在她脸上突然笑了笑:“好,一起走,下午陪我出去一趟。”

    “去哪儿?”

    “玉器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