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24 胎不稳,半夜急救

爱情这把刀 024 胎不稳,半夜急救

    唐惊程觉得真是可笑啊,早晨还没开馆的时候邱玥仪突然“大驾光临”,唐惊程原本还以为她是来参展的,结果进了休息室才知道,她是来帮着杨曦要遗产的。

    当时的对话她也根本没忘掉,记得真真的。

    “惊程,好久不见,我来找你也就不绕弯子了,开门见山说吧,能不能把启冠刚买的那套别墅转到杨曦名下?”

    “是,我承认启冠和杨曦背着你做了不该做的事,但现在启冠已经不在了,杨曦肚子里是我们邱家唯一的血脉,况且杨曦的要求也不过分,她只要那套房子。”

    一向张口闭口都是道德风俗的邱玥琳,到最后居然帮着一个小三来逼要房子。

    不过后来唐惊程也想明白了,邱玥仪帮着杨曦一点都不应该意外,毕竟她肚子里怀着邱家香火,生出来的肉就是邱家人,而她算什么东西?

    邱启冠死了,她唐惊程以后跟邱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么一分析,她一个名正言顺的邱太太成了外人,杨曦反倒成了邱玥仪的自己人。

    邱老太太为他孙子争遗产,根本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唐惊程最终什么都没吃,直接打车去了邱玥仪在电话中说的产科医院。

    住院楼里安静得很,唐惊程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就已经听到邱玥仪的声音。

    “小杨,把这汤全喝了,明天早上阿姨再炖一壶给你送来。”

    “谢谢阿姨。”

    “哪里话,医生说你太瘦,孩子个儿也太小,可得多补补。”

    听听,真是乖巧慈爱的一对“婆媳”,唐惊程记得自己去过邱家那么多次,邱玥仪连杯水都没给她倒过,更别说熬汤了。

    唐惊程站在门口冷笑一声,推门进去。

    邱玥仪听到动静回头,刚才还挺慈软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来啦?”不冷不热的,她把保温壶递给床上的杨曦,“记得,都喝了啊。”

    杨曦自然更加乖顺:“嗯,保证全喝完。”

    唐惊程觉得这画面真是恶心到家了,连着她胃里开始泛酸。

    “走吧,我们去外面谈。”邱玥仪支唐惊程出去,她临走前看了眼床上的杨曦,杨曦手里托着白瓷碗,也正盯着她看。

    仿佛一年前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调换了角色。

    这一眼唐惊程的样子多少显得有些悲凉,可杨曦却格外得意。

    邱玥仪走在前面,把唐惊程引到护士值班室对面的一块休息区。

    “坐吧。”

    唐惊程照办。

    邱玥仪也坐到了她对面去,用一种长辈对晚辈交谈的姿势。

    “这么晚把你叫来可能有些冒昧,但今天发生的事已经触及到了我的底线。”

    “......”唐惊程没说话。

    邱玥仪三十岁才生下邱启冠,四十出头丈夫因病早逝,她独自培养儿子,把古玩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如今将近七十了,又突遭独子意外去世。

    人生古来稀,或许这事搁其他老人身上早就支撑不下去,可邱玥仪只花了很短的时间便从悲痛中走了出来,现在坐在唐惊程对面的老太太,除了脸色差一点之外,竟看不出半点绝望之情。

    真没出息啊,她竟比不得一个老太太能扛。

    “想必你也知道我这么晚叫你出来的目的,早晨在美术馆我把该说的都说了,你当面回绝,那我只能再向你重复一次!”

    老太太字正腔圆,唐惊程不善言辞,怎么看这场对话都是她讨不到便宜。

    “其实真的没有必要,您给我打电话,我念在您是我的长辈才赶来医院,但是那套房子我绝对不会让出来,因为我找不到理由说服自己。”

    邱玥仪着实愣了一下,没想到这姑娘平时话不多,真正说几句还挺有分量。

    “既然这样那我也无话可说,但有一点我希望你能明白,我从来没承认过你这个儿媳,要不是启冠坚持,你也进不了邱家大门。”

    “是么?”唐惊程只能笑笑。

    邱玥仪继续:“那套房子虽然在你名下,但花的是启冠的钱,你可别忘了,我还是启冠的母亲。”

    “您的意思是,您要以他母亲的身份来要这套房子?”

    “既然你明白又何必再坚持?一个是启冠的嫡亲儿子,一个是他母亲,这事就算打官司,你也没什么赢的胜算!”

    ......

    唐惊程也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走出医院的,真挺神奇,怎么到头来全天下的人都团结起来说她的不是?

    她也不缺那套房子,可是谁替她来喊一声“不公平”?

    怎么全都忘了呢?她才是受害者啊!

    唐惊程从医院出来后没有打车,而是沿着马路走了将近半个小时。

    心里装了太多事,各种纠结像麻绳一样全部搅到了一起,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忘记看交通灯,差点被一辆卡车撞到。

    “找死啊!”司机开了车窗骂她。

    她也只能笑。

    死多容易,最痛苦的是生不如死。

    唐惊程踩着斑马线走到了马路对面,其实也没地方去。

    她看了眼手表,夜里11点36分,再过一会儿就到凌晨了。

    惊心动魄的一天总算要过去,可是明天呢?明天不过又是痛苦的一天重复。

    唐惊程突然就不想回家了,招了出租车,去了百里香。

    百里香是哪儿啊,云凌最出名的夜总会,地如其名,香艳得很。

    唐惊程也是头一回去,之所以选这地方,实在是她印象中只知道这么一个夜场。

    百里香门口的领班火眼金睛,见她衣品不凡,却是陌生面孔,巴结着问:“美女约了人?”

    “没有,就我一个,还有空包厢吗?”

    “有是有,但您的意思是您一个人开间包厢?”

    “有问题?”

    “没,没问题!”领班笑着凑到唐惊程耳边,这种女人他见多了,深夜寂寞,来夜场绝对不是唱歌喝酒这么简单。

    “美女,我们这里也有男公关,要不您挑两个一起玩玩?”

    唐惊程岂会不知道“男公关”的含义,她眼稍带笑,说道:“好啊,那就挑两个玩!”

    十分钟后领班带了一排男公关进包厢,有油头粉面的,也有肌肉发达的,唐惊程仔细瞅了一下,最终挑了两个肤色偏黑的留下......

    唐惊程从射击场回来,准备去浴室洗澡的时候突然接到叶子的电话。

    “九哥,跟着唐惊程的人刚才向我汇报,说她一小时前进了百里香,到现在也没见她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