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31美好,照片里的龌龊

爱情这把刀 031美好,照片里的龌龊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这女人再次扑倒在身下……

    只是这次是在客厅的沙发上,唐惊程身上还穿着细肩带睡裙,里面没有内衣,这姿势已经足够关略将她的胸前风光尽收眼底。

    关略狠力想推开她,可唐惊程用膝盖死死压住他的胯腹,通红眼睛里全是压抑的痛苦。

    “为什么跟我不行?”

    “你这是病!”

    “不是,我没有病,就算有病也是被你们逼出来的,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你知道吗?没有…从来都没有……可为什么最后你们一个个要把我逼到这地步?……他要跟那女人上床我阻止不了,她怀孕我也阻止不了…我像个傻瓜一样被骗了这么久我也阻止不了……可是她若要跟我打官司,她何曾考虑过他的名声?……她没有,她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可是我呢,我呢……你知道吗?到这地步,我还在想着不能…不能影响他的声誉……他是邱启冠,就算死了也是圈内赫赫有名的邱启冠……”

    说到后面唐惊程已经字不成句。

    这是关略第一次看到这女人哭,哭得如此悲恸绝望,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从她迷茫晶透的眸子里掉出来,有几滴掉在关略的脸上。

    凉凉瑟瑟,他用手指抹掉,她还在哭,却没有一点声音漏出来,哭音全被她压在腹腔里面。

    关略知道这段时间她独自承受了所有压力,邱启冠的死,邱启冠的出轨和伤害,杨曦的威胁和邱玥仪的逼迫,种种全部交织在一起,让她这个从小都顺风顺水的千金大小姐第一次体会到人心龌龊。

    照理关略应该很懂得安慰人,这些年楼轻潇每次发病,情绪并不比此时的唐惊程来得稳定,可是这会儿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上。

    “你如果觉得……”安慰的字句说到一半,竟然有些词不达意。

    算了,关略索性伸手揽了揽唐惊程的腰,她整个人猛地一振,被眼泪浸湿的眸子定定看着身下的男人,然后将脸轻轻趴到他胸口去。

    关略的身子僵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将手臂环到了她后背去,轻轻拍着。

    “哭出来可能会好些,但有些事根本无法用道理来解释。”

    他的声音在耳边显得特别动听,甚至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脏离自己特别近,那么急促有力的跳动混着他身上的男性气息,这是一条滚热的生命。

    唐惊程猛然觉得,这三个月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的日子,只有这一刻她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在这世上,她还有希望,她还有明天。

    关略感觉到身上的人渐渐安静了,抽泣声渐小……

    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洒在两人交叠的身体上,他第一次用自己的力量托住了这个从天堂掉往地狱的女人。

    “哭完了,能起来了么?”关略问。

    唐惊程头抬了一下,勾着嘴角从他身上爬起来,盘腿侧坐在沙发上,一边睡裙的肩带还卸在下面,头发披散,只露出小半边脸。

    那样安静而坐的唐惊程脆弱得像是一碰就会碎的瓷瓶,阳光下白得仿佛镀了一层蜜粉。

    关略轻咳一声,撑住沙发的扶手也坐了起来,心想妈的,后背的伤估计又裂了。

    “是不是今天没吃药?”

    “……”唐惊程转身睨他一眼,摇摇头。

    “药在哪里?我去拿给你吃?”

    她指了指主卧的方向:“在床头柜子的抽屉里。”

    关略过去拿,打开抽屉首先看到的是几盒还未开封的避孕套,其中一盒应该就是她在腾冲客栈附近那个小药店买的。

    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唐惊程瞅他胯部的那一眼表情,不禁头皮一麻,拿了药瓶就出来,顺道去厨房转了一圈,想找杯子给她倒水,结果杯子和水都没找着,冰箱里也几乎是空的,只有一小盒脱脂牛奶。

    没法子,虽然牛奶不适合配药,但一时半会也弄不到水来。

    关略看了眼牛奶日期,还好,没有过期,不过看得出来应该买了好久。

    真怀疑这女人独自生活的能力,估计从腾冲回来之后她就没在家开过伙。

    关略拿着牛奶走出厨房,唐惊程依旧光腿盘坐在沙发上,表情恢复到往日的淡漠,手里捏着烟盒和打火机,正准备点的时候被关略一把掠过去。

    “先吃药!”

    她眼皮抬了抬,没反抗。

    “好。”那模样乖得有些让关略受不了。

    吃过药之后的唐惊程看上去正常了一些,她将茶几上的那张照片拿起来递给关略。

    “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他们去年年底就已经在一起了。”没有没尾,声音有些沙哑,不过关略听得懂。

    他仔细看了眼手里的照片,好像是某次私人小聚会谁开玩笑偷拍的一张合照,照片上都是一些生面孔,不过背景是就唐惊程的这套公寓。

    “去年我这套房子装修完毕,乔迁之喜,邱启冠请了他的几个圈内朋友和学生一起来聚一聚,当时杨曦也来了,你能看得出来照片上哪个是她吗?”

    关略又看了眼照片,镜头应该是对着客厅拍的,沙发上一溜儿坐了好些年轻样子的男男女女,其中一个便是唐惊程,素颜,扎着马尾,穿着简单的套头针织衣,也像现在这样盘腿坐在沙发上,只是照片上的唐惊程笑得特别灿烂,露出满口雪白的牙齿。

    关略都差点不敢相信,原来这女人也能有这么好看的笑容。

    而她所坐的那张沙发背面刚好正对着厨房的门。

    “她就在厨房里。”唐惊程补充。

    关略目光定在照片所拍的厨房部分,其实真的只拍到了很小的一部分,其余都被组合沙发遮住,但依旧可以清晰看到厨房料理台前站了两个人,一高一矮,一男一女的一对背影。

    “这是……”

    唐惊程冷笑一声,抽了一支烟点燃,大团白雾吐出来。

    她的眼眶又湿了:“其实他们那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我却还像傻瓜一样被蒙在鼓里。”

    关略心里觉得也有些压抑,又看了一眼照片,料理台前那一双男女便是邱启冠和杨曦,只是从这角度可以明显看到,杨曦的一侧手搂在邱启冠的腰上,而在同一个平行空间里,仅仅几步之遥,唐惊程正背对着他们,盘坐在沙发上心无旁骛地笑。

    岁月在那一刻还是特别美好,可是她自以为是的美好和肮脏正在同时发生。

    “那天他说要亲手下厨煮东西给我们吃,杨曦跟去厨房帮忙……”唐惊程又抬起头来,眼泪就那么安静地簌簌往下掉。

    关略对她开始产生无力感。

    “这是我的房子,那时候我跟他已经准备去领证了,我甚至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在这套公寓里做过什么龌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