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38 转交,新居愉快


    按照邱玥仪的律师函,她不仅要唐惊程交出那套别墅所有权,还要让她把那次展览上所展的所有邱启冠作品支配权全部交予邱家所有。

    一时之间媒体上闹得沸沸扬扬,这婆婆帮着小三一起和儿媳打官司还真是奇事一桩,只是这次舆论都偏向杨曦这一边了,因为所有人都觉得孩子无罪,唐惊程不该为了私吞那点遗产就出手推杨曦。

    这所有人里面还包括虞欢喜,她想登门去找唐惊程,无奈她的住处都蹲满了记者,她只能躲在车里给唐惊程打电话。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惊程,我知道你虽然脾气臭了点,但心思不坏,当时你推杨曦应该也只是一时冲动。欢喜姐带你去跟她好好道个歉行不行?别把事情闹得太僵了,白白给别人看笑话!”

    唐惊程当时就盘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门前摆着邱启冠的骨灰盒。

    道歉?如今闹到这步田地,岂是一句道歉就能了清?

    “不用了,谢谢,我自己能解决!”唐惊程直接撩了电话,从桌上捞过那张半年前聚会照片捏在手里,

    打开打火机……

    就让所有的龌龊和欺瞒都烧成灰烬吧!

    她撑了这么久已经很累,不想再继续撑下去!

    三日后馨悦湾的转让手续终于办齐。

    唐惊程约了杨曦在馨悦湾的房子里见面,连同邱启冠工作室保险库的钥匙和密码一同交到杨曦手里。

    “你想要的我都给你,至于你和邱玥仪之间怎么处理,我不关心,只希望从此以后我和邱家两不相欠,各安天命!”

    杨曦当时都有些不敢相信,她就置身于馨悦湾的客厅内,转身看屋里的物什和装修,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吗?

    以后这栋房子,包括房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将属于自己?

    杨曦接资料袋的手都在抖。

    “谢谢!”

    “你这句谢谢用意在哪里?”唐惊程嘴角一直蓄着冷笑,“是谢我推了你那一下,让你既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又不用把那拖油瓶生下来吗?”

    像是隐藏极深的心事被揭穿,杨曦明显震了一下,赶紧支吾着解释:“你这女人简直放屁,那是我和启冠的亲骨肉,要不是你害我……”

    “太违心的话就别说了,我听着恶心!”唐惊程从沙发上坐起来,环顾这栋房子,里面有很多只属于她和邱启冠的记忆。

    当初房子刚交付,她和邱启冠第一次进来,那时候还是毛坯。

    邱启冠搂着她的腰先带她在屋里转了一圈。

    “程程,我都已经设想好了,你喜欢安静,我们就把卧室设在二楼最北边,开窗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山峦,旁边刚好可以做个婴儿房;还有地下室也能利用起来,可以装个小型工作间,忙的时候我可以把活儿带回来做,省得你一人在家冷清……”

    或许旁人说得没错,邱启冠生前真的很宠唐惊程。

    他比她大了整整13岁,亦师亦父亦情人,无论哪个角色他都当得很好,所以这段时间唐惊程半夜从梦里醒过来,看着旁边空空的枕头,总感觉这个男人还会回来,然后像从前那样捏着她的脸:“程程,你所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我心里只有你。”

    可惜她没有把他等来,却等来了杨曦和她腹中的孩子。

    现在一切总算都要结束了,唐惊程抬眼看了看周围,楼梯拐角上挂了一张她的婚纱照,她与邱启冠的婚纱照。

    杨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冷笑一声:“那照片我会找时间帮你扔掉的!”

    “谢谢,还有,新居愉快!”唐惊程发自肺腑,杨曦有些飘飘然,还沉浸在狂喜之中时又见唐惊程转过头来,脸上笑容依旧很淡。

    她说:“就算启冠曾经跟你上过床,你们有过孩子,我也不相信他真心爱过你!”

    杨曦整个人往后踉跄,精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

    这女人之间的斗争,虽然没有硝烟,但依然可以战况惨烈。

    唐惊程在这场财产争夺战中虽然输得一败涂地,可她感觉自己心里有底气。

    冥冥之中她就坚信,邱启冠虽身体背叛,但内心深处始终为她留了一片余地。

    唐惊程那天是开自己的车去馨悦湾的,她从屋子里出来之后独自在车里坐了好一会儿。

    那时候外面天已经彻底黑了,星光明朗,她用手指捏着胸口那块玉。

    “老邱,抱歉,我没能保住你的声誉,也没能保住你和她的孩子,所以我把我们的婚房和你留下的作品都给她了。我心甘情愿,我也不在乎这些,可是我不甘心的是你竟然连一句解释都不曾给过我……”

    关略上午便得知唐惊程把那套馨悦湾的房产转到了杨曦名下,晚饭时候叶覃又告知唐惊程刚去找过杨曦。

    他当时就猜到了,这女人打算自己认栽,不准备辩解那天她推杨曦的事,可关略清楚,她是好心,并非故意。

    这姑娘真是傻到家了。

    “九哥,这么晚你还回去陪轻潇姐?”叶覃见关略拿了车钥匙出去,以为他要去郊区。

    关略也没否认,含糊嗯了一声便出了九司令。

    他的车在市区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停到了唐惊程公寓楼下。

    这几天他脑中不断出现唐惊程缩着身子蹲在浴缸里的场景,还有她手里那把修眉刀,明晃晃的。

    关略看了眼自己的手背,那条口子已经愈合,痂也快脱掉了。

    得,上去看看她吧,那晚他确实做得有些过分。

    关略进了公寓大堂,刚好是那个小保安当值。

    “您来找唐小姐啊?”小保安主动凑过来打招呼。

    关略心情还不错,“嗯”了一声。

    小保安嘿嘿笑着:“那您赶紧上去吧,唐小姐在家呢,刚回来。”

    关略一直走到唐惊程家门口才觉出刚才那小保安脸上的表情不对劲,有些暧昧怪异,像等着看笑话似的。

    他蹙了蹙眉,低头摁门铃。

    很快门就开了,站在门内的唐惊程手里托着半杯酒,披着一身性感的半透明睡袍,可以清晰看得见里面成套内衣的轮廓和花纹。

    “……”关略只觉喉头发紧,这女人一个人在家也要倒腾成这模样?

    可岂料……

    “宝宝,再给我拿块干浴巾。”门内突然冒出来一个年轻男人,上身裸着,皮肤愣白,一条低腰牛仔裤挂在精壮结实的腰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