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44 只睡,我不爱他
    ???????被杨曦摁住头的唐惊程像困兽一样挣扎,可其实她也只有一个虚架子,加之情绪彻底崩盘,整个人像被抛到了半空中。
  
      “咚”一声。额头撞在展柜中央,展柜用的是钢化玻璃。一时也撞不破。
  
      保安和虞欢喜在后面扯住杨曦的胳膊,可杨曦这女人疯起来也真是拼命,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管了,像是铁了心要把事情闹大,双手死拽住唐惊程的头继续往展柜上撞,这次她变聪明了,知道挑玻璃的边角撞过去。
  
      唐惊程在那一刻突然变得特别平静,甚至心里有些莫名期许。
  
      “老邱,你带这么多女学生,会不会背着我跟她们乱来?”
  
      “怎么可能,你这小脑袋里成天想什么?”
  
      “就怕你有天欺负我喽。”
  
      “不会,我有你就足矣。”
  
      “那你发誓,发誓这辈子只疼我一个,如果背叛我就不得好死!”
  
      “去,成天胡言乱语!”
  
      “混蛋。你不敢发誓啊,说明你心里有鬼,老东西!”
  
      “好好好,我发誓,发誓这辈子只疼程程一个。如果乱来我就不得好死!”
  
      ……
  
      “唐小姐,晚上十点请去美术学院后门小树林旁边的停车场。”
  
      “你是谁?叫我去有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有好戏看!”
  
      ……
  
      “请问你是邱启冠先生的家属吗?我是市二队值班交警,大约半小时前美院路发生一起车祸……”
  
      云烟种种,谁都料想不到故事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结局。
  
      唐惊程任由杨曦拖住自己,她的身子虚虚浮浮,可头脑却异常清醒。许多失忆的画面全部翻涌而来,她索性闭上眼睛。
  
      “你信么?我情愿死的那个人是我!”
  
      那就如自己所愿吧,她彻底放弃挣扎,松开拽住杨曦的手臂。
  
      “嘭——”预期中的剧痛和昏眩没有到来,她在撞上柜角的那一秒栽进一个软绵绵的怀抱。
  
      “闹够了没有!”
  
      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唐惊程在临迷之际不由心口战栗,随着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她缓缓抬起眼皮,看到的是关略轮廓硬冽的下巴,他用身子挡在唐惊程和展柜中间,为她结结实实挨了一下,后背把展柜玻璃撞碎了。他眉头皱了皱,一臂护住唐惊程的肩膀,几乎将她整个头部和身子圈在怀中,另一臂强行扯开还拽着她的杨曦。
  
      劲真大啊,刚才几个保安怎么都扯不开杨曦,可关略那么得劲一推就将她往后推了好几步。
  
      “还有完没完了,见好就收不会?”
  
      “你他妈谁啊来管闲事!”杨曦被关略一推一吼更加发毛,站稳才看清护住唐惊程的男人是谁,不由鼻息一哼,“我当谁呢,原来是我们一向假装清高的唐小姐在外面新勾搭的野男人!”
  
      一时之间周围议论声四起,记者的镜头全部转向关略,他丝毫不在意,任由他们拍,表情自然地低下头去把怀里蜷缩着的唐惊程捞起来,一条手臂还护在她肩膀上。
  
      “傻了?她撞你为什么不躲?”
  
      唐惊程像麋鹿一样的眼睛抬起来,茫茫如荒野的眸子,里面只有一张关略的脸,这个男人在生气,在愤怒,如刀刻般的眉毛皱得生紧,透黑的瞳孔里也只有她一个人的脸。
  
      这种感觉真好,就算全世界都将她遗弃,他还愿意这么护着自己。
  
      唐惊程心里那些四处乱窜的恐惧和窒息仿佛一下子全都不见了,周围还是有绵绵不绝的议论声,可她并不再觉得刺耳可怕,好像世界一下子温柔下来。
  
      “对不起,是不是把你吓着了?”唐惊程居然看着关略笑了一下,笑得特别好看,心无波澜,恨不得山花烂漫。
  
      关略觉得自己早晚有天要被这女人玩死。
  
      那是什么状况啊,周围已经鸡飞狗跳了,她居然还能对他心无旁骛地笑。
  
      “站好,别犯病!”关略恶狠狠剐了她一眼,唐惊程居然乖乖听话了,扶住他的腰站直。
  
      杨曦捂着小腹嗤笑一声:“啧啧真感动,又恩爱又臭不要脸,说什么启冠对不起你,我看你不知道早在外面给启冠戴了多少绿帽子!”
  
      这话说得实在太刺耳,虞欢喜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先是冲进来一个邱启冠的小情人,肚子里还怀着私生子,扬言要分遗产,现在又冒了唐惊程的野男人出来,两人当众搂搂抱抱,旁边还站了苏梵珠宝的太子爷,手上伤口已经撒了一地血。
  
      虞欢喜觉得这伙人今天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啊,她走到关略面前,扫他一眼,立即将唐惊程从他怀里拉出来。
  
      “这位先生,我不管你和我们惊程是什么关系,但今天这种场合不是你该来的,麻烦你先出去吧。”
  
      关略也不生气,目光沉沉地看着虞欢喜,因为他身高占绝对优势,所以几乎是俯视她。
  
      “虞小姐你确定要在这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你什么意思?”虞欢喜被这男人看得浑身不自在,总感觉他看似无害的黑眸中藏着一股邪气。
  
      关略抿唇笑了一声,眼梢朝苏诀那边掠了掠:“他呀,看看有没有伤到静脉血管,这血再流可就要出人命了!”
  
      经他提醒虞欢喜才反应过来,果然见苏诀手臂上已经血糊一片,不过没想到这太子爷还挺能抗的,伤成这样居然也没哼一声。
  
      “小敏,救护车到了吗?”
  
      “不……不知道,可能市中心堵!”布宏农划。
  
      虞欢喜也乱了,抽了自己的手机重新拨打急救中心。
  
      关略觉得这群人估计都有病,他转身看了苏诀一眼,然后不急不缓地抬起手指着小敏:“你,过来,遮住她的眼睛。”
  
      “什么?”小敏腿都发软。
  
      关略又指了指唐惊程,这姑娘果然双目已经放空了,正盯着苏诀那条血糊糊的手臂发愣。
  
      “她晕血,别让她看!”说完关略就将唐惊程的身子转过去,对着墙,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乖,站好别乱动。”
  
      唐惊程竟出奇地听他话,笑了一声:“好。”
  
      关略这才满意,转过身去将目光在围观人群身上扫了一圈,最终走到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面前。
  
      “抱歉,领带借用一下!”也不等对方同意,他已经将那西装男脖子上的领带扯了下来,走到苏诀面前查看一番伤口,再将领带一圈圈往他手腕上缠。
  
      “看不出苏少爷还挺能扛的啊,不过怎么自己不先找东西包扎一下?要是伤了血管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边缠边说风凉话,眼睛却不看苏诀。
  
      苏诀苦笑:“这点功夫还不至于!”
  
      “是吗?那可未必,料不准因为耽搁一会儿功夫就死了或者残了…”关略像是随口在扯皮,手里的劲却越发大起来,狠狠一抽,领带尾端在苏诀腕上打了一个死结。
  
      那一记抽得真他妈疼啊,苏诀忍不住“嘶§”了一声。
  
      “不好意思哈,缠不牢就止不住血。”
  
      “没关系,谢谢!”苏诀不自然地将手收回来,与关略对视一眼,关略目无闪躲,直直与他的目光相撞。
  
      “不用谢,举手之劳!”他还不忘在苏诀受伤的地方又拍了一记,遂才转身,周遭人群都傻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儿,不就关略给苏诀缠了下伤口嘛,可总觉得这俩男人站一起的感觉太过诡异,连虞欢喜都有些犯怵。
  
      “都愣着干嘛?这没人有车吗?赶紧送他去医院啊!”
  
      虞欢喜这才转神,赶紧吼小敏:“对对对,叫司机,快叫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