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45 关机,他去找她
    关略一路都在给唐惊程打电话,可对方语音始终提醒已关机。KanShu58.CoM%d7%cf%d3%c4%b8%f3

    二十分钟后他开车抵达唐惊程公寓,敲了半天门,没人应,他再冲下楼去找那名小保安。

    因为小保安庭审那日也在庭上,全程听到了关略详叙他与唐惊程“**一晚”的经历。见到关略时,脸上的表情实在太欠。

    “关先生,你来找唐小姐啊?”

    “她在不在?”

    “不在吧,前几天她拖了个行李箱出去了,我以为她搬去跟你住了呢…”

    “……”关略被说得有些尴尬。

    “怎么?她没去找你?那这几天她一直没在小区出现过。”

    “你说什么?”关略眼神骤冷,“你最近看到她是什么时候?”

    “上周吧。”小保安想了想,万分肯定地说:“嗯,就上周四,我最后一天轮晚班,她拖着行李箱从楼里出去,我还跟她打招呼来着,可她没理我。看着脸色不大好。”

    关略转身就上了车,发动,开出去,再一路给老麦打电话。

    “老麦,我让你派人盯着唐稷,这几天有没有见到唐惊程回去找她父亲?”

    老麦被他问得愣了一下。

    “没有啊。唐稷那边一切正常,怎么了?”

    “唐惊程不见了,我怀疑她出事了。”

    “怎么可能!”老麦不以为然地笑,“她上周还来诊所找过我,我给她做了几次催眠治疗。”

    “上周?具体什么时候?”

    “周一到周三吧。”

    关略想了想:“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

    关略赶到的时候老麦的诊所已经过了会诊时间,他将门关上,又给关略倒了杯水。

    “什么事把你急成这样?”

    “邱启冠的工作室被盗,我怀疑苏闳治要对唐惊程下手了!”

    “怎么会这么快?”老麦也是一惊,“杨曦的案子刚结,他现在就对唐惊程下手会不会冒险了一点?”

    “是,对别人而言确实冒险,可苏闳治是什么人?他对另一只玉麒麟势在必得,现在杨曦和邱启冠都死了。[]唐惊程是唯一一个可能知道玉麒麟下落的人,而且唐惊程还是唐稷的女儿,他怕唐稷出尔反尔,夜长梦多。”

    “那现在怎么办?唐惊程上周一到周三每天下午都来我诊所,可周三之后就没再来过。”

    关略坐在椅子上用手摁了摁太阳穴,声音缓了几分:“她来找你做什么?”

    “让我给她催眠,把心里藏着的事都说出来,她说这样会舒服一点。”

    关略苦笑:“之前她不是不愿意做么?”

    “对,我也这么问过她,可她说心里装得太满了,觉得已经快要撑不下去。”老麦看着关略有些颓魄的侧脸。突然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放不下了?”

    “什么?”

    “唐惊程。”

    “没有!”关略否认,眼睛却看向别处,他很少有这么虚散的眼神。

    老麦绕到他面前,盯住他笑一声:“别忘了我是靠什么吃饭的,任何表情神色到我眼里一看就透了。”

    关略只能用手遮住半边额头,似乎自嘲地笑了笑,却没接话。

    老麦从抽屉里拿出一支录音笔:“所有病人的催眠内容我都会录下来,这里面是唐惊程那几天的录音,你要有兴趣就拿去听听。”

    关略眉头皱一皱,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谢谢!”

    “不用谢,只是作为朋友我要提醒你一句,老九,别为了一个女人乱了分寸,你要记得你当初的目的。她不值得的,她是唐稷的女儿,是邱启冠的老婆。”

    关略将手从额头上放下去,顿了顿:“我知道,我有分寸。”

    关略直接从老麦的诊所去了虞欢喜的公司。[]

    虞欢喜还在加班,听到助理说外面有帅哥找的时候着实还小激动了一把,理着头发从写字楼里花枝招展地走出来,却见关略支着身子靠在车前盖上抽烟。

    “怎么是你?”虞欢喜有些惊讶。

    关略将曲着的长腿一挺,从车前盖上站直身子:“唐惊程呢?”

    “我怎么知道!”

    “她就你这一个还能聊的朋友,你会不知道?”

    “稀奇,她去哪儿又不用跟我汇报!”虞欢喜甚是反感,原本她就不希望唐惊程跟这男人厮混在一起,不由用手托着腮帮子,打量关略一眼,“不是,你怎么找她找到我这来了?是不是她觉得你纠缠,所以躲着你?”

    虞欢喜的口吻过于嫌弃。

    关略没恼,将只抽了一半的烟扔到脚下碾碎了,风吹过来,起了一地烟灰。

    关略就顶着风将两只手插在皮外套的兜里,一步步踱到虞欢喜面前。

    “你干什么?”虞欢喜的声音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不知为何,她总感觉这男人身上的邪气太甚,靠得越近感觉越浓,好像他随时会变出第二张脸出来一样。

    “我警告你啊,你离我们惊程远点,她之前跟你走得近无非是因为邱老师刚去世,她一时受不了这个打击才找你排遣寂寞,但不代表她真的会和你发展下去。你们根本是两路人,我们惊程有钱有才有貌,你有什么?你除了一张脸长得还能看之外,什么都没有,连辆车都是跟朋友借的!”

    虞欢喜这张毒醉真是彻底啊,而且说到最后还故意睨了眼关略身后的车,见他似乎没什么表情反应,咽了下口水,继续说,“还有,惊程和邱老师的感情很好,这丫头又一根筋,她不可能这么快就从邱老师那道坎儿里走出来,所以你别痴心妄想了,她不会真的喜欢你!”

    关略听完眉头总算瞥了一下,突然笑出声来。

    “你说完了吗?说完的话麻烦你告诉我,唐惊程在哪儿?”

    “……”这回是虞欢喜先恼了,“喂,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既然你找不到就说明她故意躲起来不想见你,你还来纠缠做什么?”

    “所以你是知道她在哪儿喽?”关略的脸又凑近了几分,身上的烟草味道更浓,又因为身高的悬殊差距,虞欢喜的视线被他倾过来的阴影遮住。

    这男人给她带来的胁迫感几乎可以让她窒息。

    她正了正声:“就算我知道也不告诉你!”

    “很好!”关略突然猛吸一口气,刚才脸上那股随便的劲没了,转而代之的是萧飒和冷凝。上长边巴。

    “那你就等着替她收尸吧!”说完就走,车门打来,虞欢喜脑子里轰了一声,抢先一步堵到他面前。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

    关略顿住身子,目光凝聚到她眼底:“最后问一遍,她在哪儿?”

    “她…”虞欢喜实在不敢看他的眼睛,稍稍低下头去,“她出去散心了。”

    “哪儿”

    “云南。”

    “哪座城市?”

    “这我真不知道,她就让我给她订了张去昆明的机票。”

    ……

    两个小时后,云凌机场。

    关略给老麦打电话,老麦气得直接在电话里炸毛。

    “你他妈还真去找她啊?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就算她真被苏闳治带走了,与你何干?”

    关略用手指一遍遍蹭着额头的发际线:“如果她有事,我也未必能够找到那只玉麒麟。”

    “哄鬼吧你!”老麦懒得跟他争,“那你现在打我电话什么事?”

    “这几天帮我照顾轻潇!”

    “知道,哪回不是这样。”

    “还有…”关略用舌头磨了磨牙根,“叫云南那边的人给我备好东西。”

    “你…”老麦一时失语,“你要在云南跟苏闳治动手?”

    “我不能确定,但我能猜到唐惊程大概是去腾冲了,腾冲过去就是缅甸,苏闳治如果把她带过中缅边境线,我难保能够不动手就把她安然带回来。”

    “关九!”老麦难得恼一次,“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苏梵这几年为什么发展得这么快?”

    “知道,苏闳治在缅甸克钦邦的玉矿开采量大,色质好,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靠走私回内陆。”

    “那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他能够把成千上万吨玉石从缅甸那荒山野岭中走私回来而中途不出事?”

    关略用手揉着眉心冷笑:“他这几年也没给克钦邦的独立军少孝敬,从军资到武器,他每年至少要给独立军数十亿缅甸元。”

    “所以你还去?克钦邦的独立军是他的人,在云凌可能他还有所忌惮,但到了缅甸,那就是他的地盘,克钦邦的政府军都要看他几分脸色!”

    “嗯,这些我都知道。”

    “那你还去?单枪匹马,你不要命?”

    关略突然有些烦躁:“没你说得这么严重,我会见机行事!”

    “可至于吗?你至于为了一个唐惊程去冒这么大险?就为了她跟你睡过一次?可你老九这辈子睡过的女人太多了,难不成你每个都去管?”

    关略实在不想回答这些问题,越听越糙:“行了,我心里有数,叫那边的人准备好接应我就行!”

    关略是凌晨飞昆明的航班,登机前又给楼轻潇打了个电话,谎称有事要赶去云南几日。

    楼轻潇在电话里什么都没问,只让他在外地自己照顾好自己。

    这些年她的脾气变得越来越软,以前是女子特警学校毕业的,刚出部.队的时候简直浑身长满了刺,有时候连关略都受不了她,可在轮椅上硬生生坐了三年,真是什么刺都给她拔了。

    现在关略是她唯一的依靠,唯一可以信任的人,所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楼轻潇从不怀疑,也不去猜忌。

    “好,那你记得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嗯,我会尽量赶回来陪你过元旦。”

    楼轻潇满足地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好,我等你。”

    关略挂了电话,用手一遍遍摁自己的脑门心。

    本站访问地址http://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