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46 到了云南,客栈关门

爱情这把刀 046 到了云南,客栈关门



    ¨¨¨¨¨“你怕我”唐惊程问站在离自己几步之遥的关略。,

    关略笑着摇头:“你多想了。”

    “那再靠近一点,再靠近我一点不行么”

    “”关略只能照办,老有一种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直到走到面前这女人才满意。笑着突然伸手勾住他的肩。

    因为要迁她的身高,关略被迫稍稍弯腰。结果这动作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疼得自己冷汗直冒。

    唐惊程不知他身上有伤,一味惦着脚往他身上挂。

    关略不耐烦地将她扯开。

    这女人真是随时随地都能犯病。

    “你想”原本他想问“你想做什么”,可话说到一半还突然想起刚才在夜总会包厢里事,还是改而问:“你想干嘛”

    岂料她痴痴笑着回:“干啊,在这里。”那言语神态轻浮得令人发指。

    难怪老麦说她这病导致性功能失调,可能雌性激素猛增,她随时随地想睡个男人。

    关略已经察觉出她眼神里有热气,赶紧伸手架住她的肩膀。

    “唐惊程,你该醒醒了。”

    “我没有醉啊。”

    人生浑浑噩噩,自从邱启冠去世以后她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醒。

    关略只能猛然收口气,岂料她肩膀一收,任由披在肩头的外套掉到地上去。

    这女人有时候其实挺聪明,知道自己有哪些优点可以吸引男人,比如说她皮肤很白。再比如她的胸线很漂亮。

    关略是正常男人,欲念难耐,她赌他总有失控的时候。

    “我们来谈个条件好不好我跟你”

    唐惊程的话没讲完,关略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手机还放在地上那件外套口袋里,唐惊程抢先一步将手机捡起来。看到屏幕上显示“轻潇”两个字。

    “你女人”她把手机在关略面前晃了晃,关略沉着脸一把将手机扯过来,动作之快让唐惊程始料未及。

    “谁让你动我的东西”遂走到一旁接电话。

    声音很低,唐惊程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内容,但很快关略挂了电话过来。

    “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想办法打车回去”

    关略走后唐惊程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直到指端的烟烧尽。她才将关略的外套再次裹到自己身上。

    “轻潇轻潇”她嘴里喃喃几声,冷笑。

    这女人跟他什么关系

    关略快到别墅门口的时候给叶覃打了个电话。

    “叶子,对方已经有人向唐惊程的那套房子动手了,今晚有人去翻了那套别墅前院的花圃。”

    “九哥,我已经知道了,老麦刚给我打了电话。”

    关略不禁取笑:“老麦背地里跟你互动消息的效率真是越来越高了啊。”

    “什么呀,九哥,别胡说”

    “开个玩笑而已”

    “哪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叶覃好像很生气,言归正传:“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查那套别墅门口的探头录像,看看到底是谁先动的手。”

    “那”叶覃有些不确定,“九哥,你觉得对方有没有在花圃里翻到他们要找的东西”

    关略冷笑:“应该没找到。”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唐惊程在得知花圃被翻之后表现得很冷静。”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对方没找到吧。也有可能是唐惊程并不知道有东在花圃里面呢”

    关略大概想了想,分析:“当前无非两种可能:一,东西在那套别墅里面,但是唐惊程并不知道这事二,唐惊程已经知道,所以提前作了转移。”

    叶覃听完一时没有说话,沉默好久才尝试着问:“九哥,有没有第三种可能,是唐惊程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这事,也不知道东在哪里”

    “你是说从头到尾邱启冠都是瞒着她进行的”

    可是不大可能吧,他们之间感情这么亲密,唐惊程观察能力又很细致,不可能一点都察觉不到。

    “你先派人去查别墅门口的摄像头,到时我们见面再谈。”关略想挂电话,叶覃一时却没挂的意思。

    “怎么,你还有事”

    “没,也没什么事,想问你身上的伤要不要紧。”

    关略脑仁发疼,老麦这个大嘴巴。

    “没什么大碍,一些皮外伤而已。”

    “哦。”叶覃又支吾半天,“那你这几天是不是一个人住公园里九号,需不需要我过去帮你”

    “不用,伤口无大碍,时间也不早了,先挂了。”关略立即挂断。

    叶覃苦笑,他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留给其他女人。

    关略抵达别墅的时候早已经过了凌晨,进卧室的时候见楼轻潇正坐在轮椅上。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布上岁弟。

    “我睡不着。”

    关略只能蹲到轮椅前面,问:“怎么了腿又疼”

    “不是,你不在,我心里不踏实。”楼轻潇的声音柔柔顺顺。

    关略握住她的手:“手怎么这么冷”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刚才做了个噩梦。”

    “又做梦了”关略格外心疼,顺手撩开她的刘海,让她那双幽弱如兰的眼睛露出来,“别再想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我知道,我也不想再想,可是每次一闭上眼睛看到”

    “好了。”关略立即用手掌托住她的后脑勺,将她轻轻搂到自己怀里,“轻潇,你要相信我,我迟早会给你一个交代,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我会让他们用成倍的代价还回来。”

    唐惊程在馨悦湾坐到天色消亮才打车离开。

    回到市区的公寓补了半天觉,中午时分被饿醒,起床准备出去吃东西的时候接到虞欢喜的电话。

    “喂,惊程,你现在在哪里”

    “在家啊。”

    “那你呆在家别乱跑”

    “怎么了”

    “怎么了你没上网看新闻”

    唐惊程冷笑:“懒得看,不过即使不看也知道那些人会写出什么东西”

    无非是艺术世家惊爆出轨丑闻,展览会现场大打出手。

    虞欢喜只能大声喘了口气:“那你最好还是看看吧,估计很快你会收到杨曦的律师函。”

    “律师函什么意思”

    “那女人起诉你,说你蓄意霸占邱启冠的遗产,我估计你楼下这会儿趴了好多记者”~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