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47 见面,还是消失


    ¨ˉ关略在别墅陪楼轻潇吃午饭的时候突然接到唐惊程的电话。,

    他拿着手机走到餐厅门口才接起来。

    “喂”

    “”那边毫无一丝气息。

    关略等了好一会儿,再催:“喂,说话”

    许久之后总算听到唐惊程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关略”

    “什么事”

    “关略”

    “”关略觉得跟一个女疯子沟通真是一件很头疼的事,他努力忍住脾气。“到底什么事”

    “我想问你,你信不信这世上有报应”

    “”

    关略滑灭手机走回餐桌旁边。楼轻潇已经将半碗小米粥喝完。

    她将瓷碗放下,浅笑一声:“是不是叶子的电话”

    关略没有回答,楼轻潇似乎已经习惯了,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关略,这男人站在晨光的阴影里,穿了一件置地精良的黑色线衣,面容俊朗,早不是多年前那个混迹底层的小混子。

    “你要有事出去办吧,不需要成日在这守着我。”

    “那我让欣姐过来推你去花园里走走”

    “不用,我要去自己能去,不能总像个废人一样什么事都依赖你们。”

    关略听了这话心里又开始堵得慌。

    “胡说什么呢,在家别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我确实有事要出去一趟,不过晚上应该能赶回来陪你吃饭。”他走到轮椅前面,俯身而下。在楼轻潇的额头落了一个吻。

    晨光映耀在彼此脸上,多美好的一双人。

    关略从别墅出来,原本想打车,再考虑一下还是去车库开了一辆越野车出来。

    车子行驶到闹市区的时候关略又接到叶覃的电话。

    “九哥,唐惊程别墅的监控摄像头我们查出来了。昨晚确实有几个穿着园艺公司制服的人去翻过花圃,不过都是空手而回的,所以如你所料,应该没有在花圃下面翻出什么东西。”

    关略握着方向盘,冷笑:“如果我是邱启冠也不会傻到把东在还未住人的别墅花圃里,录像里还发现其他情况吗”

    “有,在昨天下午。录像拍到唐稷也去过一趟别墅,不过他有门钥匙,在屋里面呆了两个多小时才出来。”

    关略眉峰蹙了一下:“这么看来那东西也不在唐稷手里。”

    “九哥你是说昨天唐稷也是去别墅找那东西的”

    “应该是,甚至我怀疑晚上那些所谓的园艺工人也是他安排过去的。”关略大致捋了一番,“叶子,别墅那边你继续叫人盯着,一有动静立刻告诉我,最近应该不太平,叫大伙儿留心一点。”

    “好,我知道。”叶覃绝对服从命令,想了想又补充,“对了九哥。今早新闻说杨曦那女人要找律师告唐惊程,这会儿她楼下应该堵满了记者。”

    难怪啊,难怪刚才那女人在电话里的声音怪怪的。

    关略一个急刹车。

    “九哥你那边什么声音”

    “我在开车,先挂了”

    心里腾起不好的预感,关略加快车速往唐惊程的公寓开去。

    幸亏上次从腾冲回来的晚上来过唐惊程住所一次,关略直接将车子停到她楼底下,果然见大堂里站了好几个记者。

    他进电梯直达顶层,按了几次门铃没人应,便掏出手机给唐惊程打电话,很快听到铃声从门缝里飘出来,证明那女人在里面。

    “唐惊程,开门”关略开始在外面使劲拍门,可里头一点动静都没有。

    一时他也有些心慌了,想起来她有备用钥匙留在楼下小保安那里。

    关略直接冲下楼,好在小保安还记得关略,说明情况之后便从小保安那里拿了门钥匙。

    门一打开,从阳台穿的风和光线一同刺进他的眼睛。

    关略站在门口足足愣了半分钟。

    这哪儿还是人住的地方啊,原本整洁的屋子现在如同一片厮杀过后的战场,唐惊程把家里能砸的都砸了,地上都是碎掉的瓷片和玻璃渣。

    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啊。

    “唐惊程”关略踩着碎渣子进门,客厅和厨房都没有人,他寻到洗手间的时候一回头,猛然见唐惊程披头散发地杵在自己身后。

    脸色发白,双目无光,身上只穿了一条细带丝质睡裙,手里好像还拿了一张照片。

    真他娘活见鬼么

    关略连骂都骂不出来了,这幸好是青天白日,要是晚上估计得给她活活吓出病来。

    “怎么好端端会弄成这样”他问完才发现唐惊程一侧肩膀上在淌血,应该是刚才砸什么东西的时候被划拉了一条口子,口子还不小,血已经从肩膀淌到手腕上。

    这女人感觉不到疼么。

    “算了,你先去那边沙发上坐好。”

    唐惊程没说话,依旧面无表情,但好歹听话去沙发上坐了。

    “家里有药箱吗”关略问完才后悔,这会儿问她估计也是白问了,“算了,我自己找,你给我在沙发上乖乖坐好。”布亚丰划。

    几分钟之后他拿了药箱回客厅,唐惊程还是以刚才一成不变的姿势坐在沙发上。

    关略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肩膀上有伤,我先帮你处理一下。”

    “”沙发上的人依旧没动静。

    “我先帮你消毒一下,可能会有些疼。”

    “”继续没动静。

    他也不再说话了,从药箱里拿出棉签和酒精,无奈她的口子伤在肩胛骨处,关略只能先把她睡裙一侧的肩带往下卸一点。

    只是一卸便露出大半片柔嫩的肩膀和胸线。

    非礼勿视,关略忍不住将头往旁边偏了一点,猛吸一口气。

    这该死的女人,睡裙里面没有穿内衣。

    “别动,疼忍住。”关略总算开始拿了棉签帮她清洗伤口,酒精渗进去的时候明显可以感觉到唐惊程的肩膀在微微发颤,可是她脸上依旧丝毫没有表情,仿佛不是疼在她身上。

    这女人还真能扛啊。

    “疼的话允许你叫出来。”关略顺口说了一句。

    唐惊程却突然颔首:“做的时候我不喜欢叫。”

    “”无语,这女人大概又犯病了,只是好歹她愿意开口说话了,关略一直提在心口的那缕气也放下了一些。

    为了化解两人处境的尴尬,关略开始问:“为什么把家里东西砸成这样”

    “我要找那张照片”

    “找到了吗”

    “找到了”

    “你手里拿的这张”

    “”结果唐惊程又开始不说话,关略也不问了,目光往她手里的照片上移了移,没看清照片上是谁,但大概看出应该是一张多人在一起拍的合照。

    “伤口洗干净了,我先帮你包扎一下,不过我不知道你这是被什么划伤的,所以建议你明天最好去医院打针破伤风。”

    关略一边剪纱布一边跟唐惊程交代,结果剪刀刚放下觉眼前一道阴影压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这女人再次扑倒在身下

    ¨ˉ~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