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55 她不喊疼,他的极刑

爱情这把刀 055 她不喊疼,他的极刑



    关略从唐惊程的公寓出来之后直接开车去了老麦的诊所。,

    实在是背上的伤疼得厉害。

    老麦将纱布解开,伤口皮肉都已经血糊糊地揉到了一起。

    “啧啧发炎了,怎么弄成这样”

    “”关略只能耸耸肩当不知道,总不能说是被唐惊程扑了两次扑成这样的吧。

    “别废话。给我重新包一下吧。”

    “还包发炎不能包了,闷气反而不好。我给你上点药吧,回头你再吃点消炎片”老麦拿了药棉过来处理,关略趴在沙发上,突然问他:“是不是你把我受伤的事告诉叶子的”

    “嗯,怎么了”

    “没怎么,希望你以后少跟她说我的事”

    “”老麦上药的动作明显重了起来,关略疼得牙齿直打颤抖。

    “你能不能有点职业操守”

    “那你能不能有点良心叶子也只是关心你,怎么,关心你也有错儿”老麦愤愤地给他上完药,“嘭”地合了药箱,又从柜子里掏了两盒消炎药出来扔到关略面前。

    “拿着,赶紧滚”

    关略也只能无奈笑笑:“你应该清楚我的脾气,我向来说一不二,对感情也是如此。”他拿了消炎药出去,走一半又折回来。凑到老麦耳边,半开玩笑地说:“倒是你,既然喜欢那姑娘,为什么自己不去试试”

    老麦像是被他看穿什么不得了的心事,一下子跳脚起来。

    “胡说什么呢”

    “哈哈真当别人全都看不出来”关略拍了拍老麦的肩。走人。

    上车后关略又给叶覃发了一条短信:“邱启冠跟杨曦半年前应该已经在一起了,或许杨曦知道一些事,你派人从半年前开始查起”

    唐惊程熬到傍晚的时候终于捱不住了,打电话叫了外卖上来,正大块朵硕的时候接到唐稷的电话。

    “爸”她努力忍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常无事,可是唐稷的声音却反而有些暗哑。布丽私扛。

    “吃饭了吗”

    “正在吃。”

    “又是吃的外卖吧”唐稷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十指不沾阳春水,基本没什么自理能力,在家的时候有他这个当父亲的照顾她,遇到邱启冠之后又有疼她的男人照顾她,如今邱启冠走了,她这日子都不知道过成什么样子。

    唐稷心疼自己的女儿,但又不敢说破,怕又勾她伤心,只劝:“唐唐,要不你回来住吧。”

    “不用,我这几天工作室挺忙的。”

    “还骗我新闻我都看到了,刚才也给虞小姐打了电话。如果不是杨曦去你展览上闹,你是不是还打算一直瞒着我”

    唐惊程心里又开始闷起来,知道已经瞒不过。

    “爸,你别听欢喜姐乱说,再说最难的时候我都挺过来了,杨曦的事我也会解决得很好。”

    “爸相信你可以解决得很好,爸也知道这段时间你心里很苦,可是”

    “真没事,爸”唐惊程开始假意撒娇,“我一个人住挺好的,反正你平时也忙,顾不上我,而且我也大了,不能总是让别人来照顾我。”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唐惊程经历过这一劫也算是一夜长大,人情冷暖需看透,剩下的唯有靠自己坚强。

    唐稷那边顿了顿,倒也没勉强。

    “既然你不想回来住,爸由着你去了,但有一点你必须答应我,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能瞒着我。”

    “好,我答应”

    “还有,明天开始我让罗阿姨过去照顾你,至少帮你收拾收拾屋子,做一日三餐。”

    “真不用,我这”

    “好了,这么决定,听话”

    结果第二天一直在唐家服侍唐稷的罗阿姨真去了唐惊程的公寓。

    唐惊程心里虽然反对,但罗阿姨也算唐家的老人,她也不排斥。

    因为有罗阿姨照顾一日三餐,唐惊程在家躲记者的那几天倒没过得太糟,一周后媒体上关于她和杨曦的新闻也淡了。

    原本她不是什么明星大腕儿,用虞欢喜的一句话讲:“那些记者能够在你家楼下坚持蹲点一周已经算给足你面子,看来我这两年给你做的公关宣传很有效果。”

    听听,这是虞大经纪人的调调。

    唐惊程一周后顺利“出关”,第一件事便是跑出去囤烟。

    路上又接到虞欢喜电话,她开门见山:“惊程,苏总想见你。”

    “苏总哪个苏总”

    “苏梵珠宝的苏诀啊,上回展览上你见过他一面。”

    “哦,他呀。”唐惊程脑子里瞬间浮现苏诀那张俊逸却又有些偏疏冷的脸,“我都说了,我不会去苏梵工作。”

    “我知道,但他找你好像不是为了挖你过去的事,而且上回展览上你还把人家给砸伤了,好歹也要去当面给人道个歉。”

    虞欢喜的意思是唐惊程这趟非去不可了,她自己想想理也不错,于是应了下来。

    转身她打了出租去苏梵大厦,跟苏诀招呼都没打一声跑了过去。

    苏梵大厦的前台还把她拦了下来,说没有预约不能上去见总经理,至此唐惊程对这个自以为是的苏大少印象更差了。

    “你打个电话问问他见不见,不见我回去了。”

    前台见她口气拽拽的,还真给苏诀的秘书打了内线,很快他秘书亲自下楼来接。

    “请问您是唐惊程小姐对吗苏总让我带您上去。”

    “”唐惊程也着实愣了一下,她来公司找苏诀也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他真在。

    秘书把她引到某间办公室门口:“苏总在里面等您。”然后走了,留下唐惊程一人。

    她正打算敲门,却听到门内传来一声咆哮:“苏霑签字不代表我同意,这批玉石材质有问题,叫他半小时之后来见我”遂是一声重重的挂机声。

    乖乖这男人不仅自以为是,还特凶悍暴烈。

    唐惊程翻了翻白眼,又在门口站了几分钟,确保门内的人消气儿了她才敲门。

    “请进”低沉有力的声音。

    唐惊程推门进去,苏诀从落地窗前转过身来~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