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67 问题,她无所谓
    ???????付完钱后两人一同上楼,房间在同一层,二楼,斜对面。中间隔着一条走廊。
  
      唐惊程抱着尼龙包开了房门,转身又去拍关略的手臂。
  
      “借我两千块!”
  
      “凭什么?”
  
      “我会还你!”
  
      “你要是跑了不还呢!”关略真嫌弃这女人如此没礼貌。连借钱都好像理所当然一样。
  
      唐惊程不觉得自己口气和做法有问题,她向来都这样,说话直接,做事干脆,从来都只以自己的利益和立场为中心。
  
      “我还不至于为了要赖你这点钱就跑了。”她嗤笑一声,回房间写了自己的联系信息和身份证号码给他。
  
      关略看了一眼:“唐惊程…你这名字挺怪啊!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骗我?”
  
      唐惊程已经没多少耐心了,正欲发火,只觉脖子上一勒,一直挂在胸口的那块玉被他掠了过去。
  
      “你干什么?”
  
      关略却将玉捏在手中:“不干什么,就留你一样东西押在我这,省得你跑了!”
  
      “我不会跑,更何况你手里那块玉根本不值钱,拿去卖掉都未必能抵今晚的房费。”
  
      “那我不管!”关略将系玉的绳子绕了绕装进口袋,“这玉值不值钱我不知道,但至少它对你肯定很重要。不然你也不会紧张成这样!”布欢役圾。
  
      这话不假,一路上唐惊程都面无情绪,唯独这块玉被抢之后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
  
      “行了,玉我会暂时替你保管,等你还钱之后我自然会给你。反正也不值钱!”关略从钱包里点了三百块给唐惊程,“我身上没带这么多现金,先给你三百防身吧。”
  
      他拿了行李走进自己房间,关门的时候还不忘交代唐惊程:“明早七点在我房门口等,我带你去吃早饭。”这口气听着还挺暖,关略不忘笑一声,门关到一半又探头出来:“对了。这会儿街上应该还有面馆开着门,去找点东西填填肚子吧,不过那些小酒吧就甭进去了,里头指不定有什么人!”
  
      切……他说不让进去,唐惊程还偏要进!
  
      她其实不是喜欢在陌生地方乱跑的人,按她有些自闭且生活自理能力极差的性格而言,陌生人和陌生环境都会让她产生莫名恐惧。
  
      就拿邱启冠以前笑她的话来说:“别看程程面上厉害,其实胆子小得很,跟孩子差不多。”
  
      可如今说这话的人去哪儿了?
  
      唐惊程吸了吸鼻子,抱紧手里的尼龙包回了房间,先洗澡,没换洗衣服。只能继续穿回关略那件皱巴巴的冲锋衣。
  
      药放在那个行李包里被人偷了,烟也没有,她只能想办法出去找点酒喝,不然今晚一夜怎么熬过去!
  
      唐惊程把三百块钱装进兜里,将冲锋衣的拉链一直拉到下巴下面,出了客栈。
  
      ……
  
      关略将身上那件带着血腥的皮夹克脱了,只剩紧身背心倒在床上。
  
      他翻了一个身,头顶是客栈发霉开裂的天花板,脑中却突然闪过那双如麋鹿般迷茫的眼睛。
  
      “唐惊程……”他将那张纸从裤兜里掏出来,上面留着唐惊程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不知不觉关略就在床上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地被门外走廊上的脚步声吵醒,正准备爬起来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喂,老麦。”
  
      “到腾冲了?”
  
      “嗯,刚住下。”
  
      “见到那女人没?”
  
      “你说呢?”
  
      “…感觉如何?”
  
      “脾气不大好,有些拧巴!”
  
      “那长相呢?”
  
      “长相还行吧,就是老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你小子!”老麦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随之语气突然一转,“照理这事也不需要你亲自去办,但既然你执意要自己处理,我们也不能拦着,不过一个人在那边万事警惕,现在应该不止你一人在打唐惊程的主意!”
  
      “我知道。”关略从床上爬起身,捏了捏鼻梁,“轻潇这几天情况怎么样?”
  
      “挺好的,情绪还算稳定,只是几天见不到你有点想。”
  
      “那你想办法瞒住她,别让她知道我来腾冲的事。”
  
      ……
  
      关略刚挂掉电话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谁啊这么晚……”他去开了门,后面的声音都被自己直接吞了回去。
  
      门口站的是唐惊程,依旧披头散发,只是原本苍白的脸此时因为酒精的缘故显出两团红晕,看着倒有了几分娇媚,更令人吃惊的是她身上只裹了关略那件又长又大的冲锋衣,下面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赤脚站地上。
  
      那模样看着像是冲锋衣里面什么都没穿。
  
      “你…有事?”关略一时有些发憷。
  
      醉呼呼的唐惊程将单薄的身子往门上靠着,朝关略摊开手掌。
  
      “有套儿么?借我几个使使。”
  
      “……”关略觉得自己肯定是听错了。
  
      唐惊程幽幽笑了下:“别这么见鬼似的看着我,我带的套儿都被偷了,就借你几个急用一下,回去之后一起还你。”
  
      她说得挺自在的,感觉敲门来借的只是个普通东西。
  
      “不是…”关略就他妈不明白了,“你一个女人在房间呆着要用什么套子!”
  
      “这你就甭管了,就说有没有?”唐惊程快站不住了,索性将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门页上,这站姿显得她越发轻浮,那双像鹿一样的眼睛里染了鲜明的**
  
      关略没料到她居然会跑来向自己借这玩意儿。
  
      “没有!自己买去!”
  
      “切…没有不早说!”唐惊程嘴里抱怨,转身要走,可手肘却突然被关略猛地拉了回去,身子撞上他精壮的胸膛。
  
      “你是不是去街上那些小酒吧找艳遇了?”关略捏住她的手臂,更可恨她身上还裹着他的冲锋衣。
  
      她是穿着他的冲锋衣去钓男人的。
  
      “是又怎么样?”唐惊程语气平和,目光却挑衅,挑衅之余还带着**裸的大胆,此时已经顺着关略的脸庞游到了他的胸口。
  
      这里灯光敞亮,唐惊程这下是全看清了,这男人古铜色的肌理上线条分明,锁骨连着颈脖的经脉,因为愤怒而微微凸起,那双大掌又是如此有力,此时正紧紧箍住自己的手臂。
  
      若是他能够与自己……
  
      唐惊程目光开始燥热,挑了眉,踮起脚尖往他的喉结处吹了一口气。
  
      “长夜漫漫,没男人怎么睡?”
  
      关略猛然想起她在小巴上掉出来的几盒套子,头皮一紧,甩了她的手:“毛病!”
  
      这话刚说完,走廊对面的房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上身**只穿着裤衩的男人从唐惊程的房间里跑出来,一溜烟就跑没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