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70 洗澡,吹头发
事过之后唐惊程软绵绵地躺在露台上,身下是她卷过来的被。

    关略去浴室放了一缸热水。

    关宅里没有备着避孕套,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已经尽量控制了,但还是弄了唐惊程一身。

    “走,去洗澡。”

    唐惊程在被面上翻了一个身,后背腰肢上还沾着地上的玫瑰花瓣。

    “好!”她顺从。关略弯腰把她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热水里。

    澡是关略替她洗的,她右肩不能沾水,他便用热毛巾帮她大致湿了湿身,不过这样唐惊程已经很满足了,至少把身上的汗味和被这男人弄上去的腥腻味都去干净了。

    洗完后她也不舍得从浴缸里出来,舒坦地靠在热乎乎的浴缸壁上。

    “我感觉我身上都有馊味了。”

    关略知道她什么意思,自从受伤住院到现在她就没好好洗过澡。

    关略附和:“嗯,昨晚抱着你睡的时候已经闻出来了,熏了我一晚上没睡好。”

    “去你!”她气得用将湿毛巾扔过去,关略用手灵敏地挡住。上肠引巴。

    两个在浴室里玩这无趣的游戏,一个澡足足洗了大半个小时,随后关略又替她把头洗了。用浴巾拢着她出去。

    唐惊程就盘坐在床上,关略跪在她身后拿了吹风机给她吹头,可能是画面实在过于和谐了,吹到后面唐惊程便像小猫一样曲着腿,将脸枕在膝盖上。

    头从她左边侧肩荡下来,右边整个肩部却露在关略的视线内。

    “是不是很难看?”

    “没有。”

    唐惊程悲凉地笑:“别骗我了,我知道很难看,医生说我肩膀和锁骨旁边的疤基本去不掉了。”

    “不会,好了我带你去做整形。”

    “整形?”唐惊程回过身去看关略,摇头,“我不去。”

    “怎么了?怕疼?”

    “不是,不想整,就让那些疤都留着吧,可以时刻提醒我,你曾为了救其他女人给过我一枪。”

    她又是血淋淋的一剑刺过来。

    关略握着她柔软的头,没说话。

    房间里一时变得很安静。可以听到楼下阿喜依依呀呀的说话声。

    “我得跟你坦白一件事。”

    “说!”

    “除夕那晚我不是故意要带阿喜出去那么久的,原本我只想出去买包烟,出门的时候刚好看到阿喜一个人在厅里,鬼使神差地就把他一起带走了。”

    关略不说话,他有些不喜欢这么柔软的唐惊程,她柔软的声音,柔软的头,柔软的身枕在自己膝盖上摇摇晃晃。

    他继续为她吹头。

    “嗯,然后外面就下雨了,对吗?”

    “也不是,刚出去的时候还没下,我就想带阿喜去附近找个市买包烟,可谁知道这附近连个鬼影都没有啊…”

    她那晚就带着阿喜穿过了那条银杏道。以为走到尽头肯定能找到市,结果越走越远,什么都没有。

    其实心里还是在赌气的,气关略除夕夜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鬼地方。她固执地不肯回头,等想回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雨来得特别快,又一辆车都打不到,最后我硬是硬着头皮把阿喜抱了两三里路回来的。”

    这话说得她还挺委屈。

    关略也只能笑笑。

    这个任性的姑娘啊,她不知道那晚为了找她整个关宅都要翻天了,负责守住她的那批手下全部领了罚,九戎台出动数百人冒着大雨在云凌各关口搜人。

    大过年的,不得安宁,关略只怕迟峰再把她绑了去,可是这些话他都没有说。

    他情愿像现在这样坐在她身边为她吹头,听她抱怨。看她生气。

    阳光慵懒,她蜷着身,眯着眼睛像猫一样小憩。

    世上丑陋凶险的事最好都别入她的眼睛。

    他要保她安宁,美丽,不沾血腥。

    “以后别做这么无聊的事了,这附近很偏僻,没有市,要出去就让宁伯给你安排司机。”

    “好。”唐惊程兴奋地缩着脖。

    关略却握住她的梢:“不过去买烟还是不允许!”

    “……”

    “你伤还没好,好了也少抽。”

    “知道了!”唐惊程懒得跟他罗嗦,又换了一侧脸颊枕到膝盖上,关略开始帮她吹另一边头。

    楼下阿喜的声音还在依依呀呀叫个不停,唐惊程突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我答应要带阿喜去看烟花的。”

    “不准!”

    “……这都不准?你怎么忍心欺骗一个脑瘫的孩?”

    关略只能无奈地叹口气:“他出去不方便,我来想办法!”

    ……

    关略给唐惊程吹好头,又拿了一套衣服给她换上。

    下楼的时候她撇到床头那束红玫瑰,上面的刺已经被关略剔干净了,一枝枝随意地插在花瓶里。

    看着还不错,只是很难想象关略这个粗人会坐在地上一早上,只为给这些玫瑰剔刺。

    “你很闲吗?大清早不睡觉坐那跟这些刺过不去?”唐惊程随意地问了一声。

    身后的男人没正面回答,只捞起她的两只手,可见她手背和手指上有明显的划伤和血痕。

    “你的手怎么回事?”

    唐惊程低着头没敢回答,关略也没道破,只说:“下次要拿花撒气,别跟自己的手过不去!行了,走吧,下楼吃早饭。”

    关略说完就出了房间,唐惊程跟在身后看着这男人的背影,突然眼角泛酸。

    或许她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男人,表面粗糙,可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唐惊程吃过早饭坐在厅里看电视,徐医生过来给她挂了消炎点滴,又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伤口裂开的地方已经愈合了,烧也基本退得差不多了。

    阿喜就在旁边陪着她,说也奇怪,这孩平时闹得厉害,可挨着唐惊程的时候居然出奇的乖。

    宁伯看着也稀奇。

    “九少爷,您说小少爷是不是特别喜欢唐小姐?”

    “可能吧。”关略睨了眼不远处一大一小挨在一起的两个人,笑了一声,“阿喜可能太久没见他妈妈了,宅里也很少有外人来。”

    宁伯一听就明白了。

    “九少爷,您的意思是,小少爷把唐小姐当成了妈妈?”

    “妈妈?你说她?”关略又看了眼唐惊程,她右手挂着点滴,左手往嘴巴里不停扔着草莓,而阿喜就趴在她旁边沙的扶手上,巴巴看着她吃,她愣是一颗草莓都不给他。

    “她这样哪里像妈妈!”

    “……”

    “唐…阿姨…”阿喜突然在旁边拉了拉唐惊程的手臂,她眉头皱着,满脸的不耐烦。

    “干嘛?”

    “草…草莓…”

    “你要吃啊?”她顺手把一盘草莓全部放到阿喜面前,然后就不管他了,继续看电视。

    阿喜的手指伸不直,试了几次草莓也没成功地放进嘴里,地上却掉了许多。

    “唐…唐…阿姨…”

    “唐…阿姨…”

    唐惊程电视看得正精彩,没理会他,阿喜便转过身开始交换关略。

    “九…哥哥……九哥……哥……”

    关略走过去,喂了阿喜一颗草莓,却蹲在沙前面,说:“阿喜,以后不准叫她唐阿姨。”

    “为什么呀?”这句话唐惊程倒听见了。

    关略将唇角一抿,回答:“他叫你阿姨,却叫我哥哥,这辈分不对,我吃亏!”

    “……”

    唐惊程回过神来,把手里的遥控器扔过去:“怎么你这么小器?”

    “我不小器,阿喜,记得,以后叫她唐姐姐!”

    “呸,阿喜,别听他的,叫我阿姨!”

    “叫老了不是?”

    “老也不管你事!”

    “……”

    “……”

    最先笑出来的是宁伯,这屋里太久没这么热闹了,特别是关略,难得看他像孩似的这么无聊的脾气。

    正闹腾之际雅岜从外面兴匆匆地走进来。

    “九哥,您让我查的事我查到了!”

    唐惊程立马止声,关略扫了雅岜一眼,雅岜这才会意,闷头开始不吱声。

    唐惊程察觉出这两人之间的暗波互动,也不说破,先调侃雅岜:“好孩,你这么一大早就过来看唐姐姐吗?”

    雅岜囧迫地“诶”了一声,头闷得更低。

    唐惊程笑而不语,睨着关略。

    关略端着装草莓的盘从沙前面站起来,又给阿喜擦了擦嘴,手指捻着纸巾绕到雅岜旁边,不动声色地说:“你唐姐姐在挂水,有事我们出去说。”

    雅岜又“诶”了一声,闷头先跑出去。

    关略将纸巾扔进唐惊程脚边的垃圾桶,把手里的草莓盘放到她面前。

    “吃草莓!”说完就出去了。

    唐惊程在身后瞪了他一眼,扔一颗草莓,没再多言。

    关宅门口的喷水池,关略坐在池沿上,伸手从口袋里摸烟。

    “怎么说?”

    雅岜应声,先从怀里掏出一本卷得不成形的杂志。

    “今早刚出来的,封面头条就是唐姐姐和那个叫苏诀的事,照片也登了。”

    关略夹着烟将杂志拿过来,打开,封面上果然有唐惊程的照片,右下角一张是苏诀除夕夜抱着她走进酒店大厅的侧影,而主要篇幅是一张放大的唐惊程特写,照片上她穿着酒店的睡袍躺在床上,胸口前襟大开,露出傲人胸线,风光无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