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79 丧礼,不速之客
因迟峰身份特殊,丧礼也没请太多不相干的人,大多是九戎台自己人,只是临近中午的时候苏闳治和苏霑居然来了

    一老一少,两人都穿着铁黑色的西装,苏闳治手里拄着拐杖。身后跟着苏霑,两人先向杜虹行了礼。

    “迟太太,节哀顺变。”

    杜虹似乎认识苏闳治,红着眼睛,回礼:“谢谢闳爷。”

    苏闳治颔首应了,又看了眼跪在杜虹旁边的桐桐:“这是令千金?”

    杜虹嘴里哼了一声:“什么千金?迟峰跟那小狐狸精在外面生的野种。”

    “抱歉,我只知道阿峰有个女儿,今天也是头一次见到。”苏闳治人前总是彬彬有礼,杜虹碍于场合,没再多言。

    不过在场其他九戎台的人可都看在眼里了。

    大家都知道苏闳治的身份,国内最大珠宝商苏梵的创始人,却不清楚他和九戎台之间有什么渊源,更不知道苏家父子为何会突然来参加迟峰的葬礼。

    当然。苏闳治走这一趟自然有他的目的。

    他带着苏霑在迟峰的灵位前上了一炷香,回过头来,灵柩旁边站了两排穿黑色西装的人,胸口都别了统一的帮徽,徽上刻着一个“戎”字。

    这是九戎台的规矩,帮里的人出席正式场合,必须都佩戴帮徽,唯独为首一位男人没有戴。只穿了一件剪裁合身的黑色衬衣,卷了小半截袖子,就站在杜虹对面,身形颀长,面色俊淡。

    虽此前苏闳治没有见过关略本人。但他那张脸在灵堂之内实在过于显眼了。

    苏闳治回头向苏霑睨了一眼。朝关略走去。

    “关先生…”

    关略抬头,神情略带冷惑:“闳爷?”

    “关先生认识我?”亚每肝才。

    “苏梵的闳爷,整个云凌有谁敢不认识。”

    “哈哈关先生说话真风趣。”苏闳治双手把着拐杖龙头,皮肉不痒地笑了笑,又转身环顾一下四周,“九戎台果然好排场,死个片区主事也弄得这么风光。”

    关略冷哼一声,没接话。

    苏闳治留意他的表情,发现这男人始终一副淡淡的模样。带点冷笑,眼中有邪气,但又不刺人,反而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就连他带着苏霑突然出现在迟峰的追悼会上,他似乎也丝毫不惊讶,也不表现过多的兴趣,这种“冷落感”和“漠视感”让苏闳治莫名觉得有些挫败。

    这也是他第一次跟关略打交道,没想首战他就有些力不从心。

    苏霑实在看不惯关略那张臭脸。

    “喂,关九,我爸给了你们九戎台天大的面子才来奔丧,你这什么态度!”

    “放肆,怎么跟关先生说话呢!”苏闳治吼了苏霑一句,苏霑不服气,还想再说,苏闳治却转着拐杖回过身去。

    “关九也是你这小辈能喊的?叫九哥!”

    “爸,他…”

    “没规矩的东西,叫九哥!”

    苏霑没法子,不情不愿地瞪着眼睛:“九哥!”

    关九实在没忍住,终于笑出来:“苏二少,不敢当。”

    “关先生别放心上,犬子不懂礼数,是我教导无法!”

    既然苏闳治示好这么明显,关略也不能再端着架子,他勾着唇翼看了苏霑一眼:“闳爷言重,我替迟叔谢谢你专程来跑一趟。”

    “应该的,毕竟阿峰生前也替我办了很多事,虽说苏梵一向从商清白,但这几年在云南那片也承蒙你们九戎台多照应,现在阿峰不在了,希望我们还能合作愉快。”

    苏闳治这话明显是在试探关略。

    关略慢慢搓着手指,看了眼遗像上的人,笑:“闳爷客气,不过迟叔生前做的事未必都是我们九戎台的意思。”

    苏闳治一愣,稳了稳:“那关先生的意思是?”

    关略依旧笑,就是不接招。

    “人有贪欲之心很正常,不过我们九戎台也有自己的规矩!”他也不正面驳了苏闳治,只是给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苏闳治脸色明显变得有些难看,但这是迟峰的追悼会,人多眼杂,许多话他也不便讲明。

    “关先生,今天场合不对,我还有事,先告辞,不过希望以后能有机会能跟关先生坐下来好好聊聊。”

    关略也颇为有礼地应了一声:“随时奉陪。”

    两人握手别过。

    关略稍稍侧了侧身子:“送闳爷和苏二少出去!”

    待苏闳治和苏霑走出灵堂后,一直站在不远处的范庆岩才凑上来:“九哥,这爷俩突然来干什么?”

    “来试探你!”

    “”吓得范庆岩一声不吭退了下去。

    追悼会首日去的人比较杂,第二天下葬,上午是迟峰的遗体告别会,留在场的都是九戎台里面有份位的人,所以人会相对少很多。

    关略答应了唐惊程要让她来看一眼,追悼会前他亲自给雅岜打了电话,让他带唐惊程来灵堂。

    当天所有进出灵堂的车子都必须配有九戎台统一发放的车位卡。

    雅岜亲自开车送唐惊程过去,他事先领了卡,只是后面跟的两辆车没法进去了,只能停在离灵堂大约一公里远的地方等他们。

    灵堂前面便是一个大型停车场,几十辆黑色车子齐整地停在那里,每辆车子的反光镜上都绑着统一的白布。

    灵堂入口处设有关卡,有专人在那里检查,先有人上来查了雅岜的丧贴和帮徽,另又有人搜了他的身。

    这种场合是一律不准携带武器的,雅岜知道这规矩,所以出门之前把枪留在了关宅。

    只是轮到唐惊程的时候门口检查的人有些犯难。

    查还是不查?

    其中一人在另一人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要不别查了吧,听里头刚才传来话,她是九哥的人。”

    “九哥的人?”那人偏过头来看了唐惊程一眼,脸色顿变,“唐小姐,您就不需要了,直接进去吧。”

    这是唐惊程第一次踏入九戎台的范围,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关略真实的面目。

    虽知道他的大概身份,也知道九戎台是什么样的组织,只是亲眼所见她还是有些震撼,眼前所有的一切远比她想象中的要规整。

    成排的花圈和挽联,一律黑衣的吊唁者,关略就站在最前面,换了一件黑色针织衣,与其余人的西装衬衣显得有些不一样。

    迟峰的灵柩已经被抬到了灵堂中间,杜虹和桐桐跪在灵柩旁边,遗体告别仪式就快要开始了。

    老麦首先见到门口的唐惊程,轻轻拉了拉关略的袖子:“你叫她来的?”

    关略抬头:“她应该来看看。”遂错开人群朝唐惊程走过去。

    叶覃也看到了,愤愤不安地问老麦:“那女人怎么来了?”

    “你说呢?若没某人首肯,这地方她能进的来?”

    叶覃听了更气:“她不是我们九戎台的人,她凭什么可以来!”说完就要冲过去,老麦却将她拉住。

    “别冲动,也不看看这什么场合,再说现在老九的魂都在她身上,你冲过去想干嘛?皮痒?”

    “可是她来做什么?本来迟峰死了底下人就诸多猜测,现在她突然出现,不明摆着让九哥难做嘛!”

    叶覃这话也不是没道理,按理今天唐惊程真的不应该来,先不说她没资格出席九戎台这种场合,再者迟峰打过她一枪,帮内也都传迟峰的死是关九动的手,现在唐惊程堂而皇之地现身迟峰的追悼会,几个意思?

    来耀武扬威?

    可是她想来,关略就让她来了。

    “雅岜,先带你姐姐去磕个头。”关略走到唐惊程面前,不看她,只对着雅岜讲,又从旁边盘子里拿了两支菊花给他们。

    唐惊程也没有说话,面无表情,跟着雅岜往灵柩前面走。

    灵堂里所有人都看到她了,虽底下人已经将她和关略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但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她真人。

    没见过她之前许多人都想象唐惊程应该绝艳妖娆,不然怎么能让关略破例,可真人似乎远不似大家想象的那样。

    眼前的女人穿了一袭收腰针织小黑裙,头发一丝不苟地盘起来,身上没有戴任何首饰,素面朝天,显得脸很小,下巴尖尖,除了皮肤白点之外,眉眼并不算特别漂亮,只是身上有股清冷气。

    这模样跟大家想象的绝艳妖娆根本搭不上边。

    唐惊程知道自己突然出现会引起关注,只是她不在乎,步伐平缓地走到灵柩面前。

    雅岜先磕了头,将手里的菊花扔到灵柩里。

    轮到唐惊程了,她站在灵柩前面站了一会儿,看了眼里面躺的人,黑布遮着,露出头来。

    这张脸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在荷园那一次,当时关略选了楼轻潇,跑过去给她松绑,是这个男人毫无顾虑地向她举起了枪,枪口森冷,迟峰叩响扳机,冰凉的子弹穿过她的身体,当时唐惊程的第一感觉不是疼,而是冷。

    视线之内她当时是看不到关略的,唯独记住了迟峰那双眼睛,毫无温度,寒彻心骨。

    如今这双眼睛闭起来了,躺在白菊铺成的灵柩之中。

    唐惊程以为看到他心里会舒畅一些,可此时似乎并无半点兴奋。

    死是太沉重的话题,短短半年时间,她已经看到太多人死了,邱启冠,杨曦,迟峰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跟她有关系。

    唐惊程觉得心口闷着气,她将手里的白菊竖起来,双手合十,贴在自己额头处,正欲俯首行礼的时候,旁边冲过来一道高硕的人影。

    唐惊程还未反应,杜虹手掌高高一扬,“啪-”一声。

    整个灵堂一点声息都没了,有人憋住气,有人闷着笑,大多数人是神情淡然的漠视。

    这是一出绝好的戏啊,在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迟峰是因为射了唐惊程那一枪才被关略下了绝手,红颜祸水,现在“红颜”现身,就看关略如果处理。

    “你算什么东西?这地方也是你能来的?你来做什么,还嫌害他害得不够彻底?”杜虹一手捏住唐惊程那条没有直觉的右臂。

    唐惊程盘起来的头发有几支被煽得滑落下来,挂在嘴角。

    她用左手撩了撩,眼梢抬起来,依旧没什么脸色变换,只是目中有冷光,煞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