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83 探听,感情僵持
关略坐在阳台上,手里拿着那只录音器,嘴里叼的烟快要烧完了。

    楼轻潇洗完澡出来,推着轮椅走到他旁边。

    “听了吗?”

    “”

    关略没回答,只是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

    “我知道我这种做法光彩,但我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原本我就想去看看她,顺便探下她的口风。”

    “”关略依旧不说话,半截烟叼在嘴里。

    楼轻潇捏了捏膝盖,这男人心思太深,有时候她也看不大明白。

    “九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他总算出声了。

    楼轻潇暗松一口气:“本来我是这么想的,你跟她好了,我去帮你探探她的口风,如果她对你是真心的,我愿意退出来”楼轻潇说着说着低下头去,手指交叠在膝盖上。

    关略看了眼轮椅上的女人,眼圈已经红了。

    “九哥,我跟了你这么多年。对你一直一心一意,以前就算你在外面怎么玩我都不会管,这几年我变成这样你也没嫌弃过我,还一直照顾我,我心里很感激可是我知道我已经配不上你了,你应该找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女人跟你在一起,我不配,也不希望你为了那份责任勉强跟我在一起。所以我才去找了唐惊程。我以为她对你也是真心的”楼轻潇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大颗眼泪掉下来。

    关略将烟叼在嘴里,抽了纸巾过去替她擦眼泪。

    两人距离靠得那么近,他嘴里的烟熏得楼轻潇眼睛更酸。

    “九哥”

    “既然你还知道叫我一声九哥,以后就别说这么傻的话。我答应你的承诺一定会做到。还有…”

    关略将纸巾扔了,烟从嘴里拿出来捻在指端,烧了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眼眸如墨,楼轻潇不由心里紧一紧。

    “还有…什么?”

    “别把你在警校学到的那套用到她身上,窃听套话,这是对待犯人的手段,她不是,她一向坦荡荡。做什么就敢说什么,心里没有褶子。”

    换句话讲,唐惊程根本就不用套,随便勾一勾她什么真话都能讲出来!”

    楼轻潇身子一僵。

    关略已经笑着过来拍拍她的脸,刚才眼底的潇寒都没有了,反而尽是宠溺。

    “好了,开心点,我跟她的事你别再胡思乱想,我会信守承诺,你这几天好好准备一下生日宴。”

    关略掐了烟起身。

    楼轻潇还呆在轮椅上,听到开门声她才喊:“九哥,你今晚不住这?”

    “不住了,你早点休息,我还有事。”

    关略直接从楼轻潇的别墅开去老宅。

    停好车就见雅岜开门出来。

    “九哥,您可算来了。”

    “怎么了?”

    “唐姐姐下午在房间闷半天了,还摔烂了一套茶具!”

    “什么茶具?”他不记得宅子里有这东西。

    “我也不清楚,听说是宁伯给她从库里捣鼓出来的,啊呀反正也不知道她今天又是哪里不好了,茶煮得好好的就把茶壶和杯子全部撩到了地上…”

    “手呢?”

    “什么手?”

    “手烫到没?”

    雅岜这才想起来,挠着头:“不知道啊,她下午一直呆在房间,我也不敢去问。”

    关略又眯了眯眼睛:“知道了,我去看看。”

    唐惊程似乎真的睡着了,关略进去,开了一盏床头的小壁灯,床上的人也没有醒。

    他看了眼旁边的桌子,桌上那束玫瑰已经开始发黄,这束玫瑰还是上周他叫人送来的,已经一周,她居然也没扔掉。

    花瓶旁边扔着一本翻开的玉器鉴赏类杂志,杂志上压了一瓶劳拉西拌。

    关略走到床边上,将被子揭开一些,想查看一下她的手,可头刚低下一点,唐惊程居然猛地将手臂一收,另一条手臂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拉到床上。

    身下的人立即就咯咯笑了出来。

    “装睡!”

    “对啊,你刚到门口我就听到你的汽车声音了。”唐惊程弹开眼睛,手已经迫不及待地将关略的衣服从皮带里抽了出来,整个撩上去,肌肉紧实,她抚上去的时候沉沉喘了口气

    所有的欲望都写在她那双明亮的眼睛里,不遮不挡。

    “怎么每次都这么急?”

    “当然,已经一周了。”

    他们已经一周没见面,唐惊程弓着身子去咬他的喉结,关略太阳穴涨起来,任由她放肆,嘴里却清淡地问:“今天轻潇来找过你?”

    “嗯”身下的人点头。

    他憋了一口气:“你们聊了什么?”

    “聊你啊,聊我们俩的事”唐惊程说到这总算停了停,喘了口气,用极为嘲讽的口气说,“她是不是觉得我会跟你来真的?”说完也没等关略的回答,继续她的动作。

    关略的下巴贴住她的发顶,又问:“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说我跟你不可能…我只是喜欢跟你睡,我心里有别人。”唐惊程已经有些词汇不清。

    “看看,还说我急,口是心非的男人!”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唐惊程已经攻城略池。

    关略太阳穴青筋突起,操了一声,什么都完了,他得死在这女人身上!

    后半场当然是关略掌握主导权。

    唐惊程觉得那晚这男人有些不对劲,虽已经有过很多次,也知道他手法粗粝,可关键时候他还是会很温柔,只是那晚他就像是一头猛兽,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留给她,唐惊程感觉自己像是猎物,一点点被他撕碎吞入腹中。

    不过完事后他还算有良心,抱着已经浑身酸软的唐惊程去洗了一个澡。

    唐惊程穿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关略已经穿戴整齐,正在一颗颗扣衬衣扣子。

    “你还要走?”

    “有事。”

    “哦。”她便不再问下去了,关略扣扣子的手停下来,回身见唐惊程正坐在床边用左手别扭地擦头发。

    他收口气,走过去。

    “我帮你擦完再走。”

    “不用了,你不有事么。”唐惊程似乎丝毫不在意,关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气,一把抽过她手里的干毛巾将她扭过去。

    “擦头发的这点功夫我还是有的!”

    “”

    什么臭脾气!

    唐惊程也不再跟他对着干了,乖乖坐好,看着床头那束干掉的玫瑰,突然半开玩笑地问:“麻烦你下次来的时候带盒避孕套行吗?”

    “”关略擦头发的动作停了停,“我不喜欢戴那东西。”

    “可你得为我负责,要是我怀孕了怎么办?”

    “怀了就生下来!”

    “我呸!”唐惊程猛地转身,“能让我生孩子的男人已经死了。”

    关略心口抽紧,却笑了笑,将毛巾甩到床上:“行,好样的,你最好记得这句话!”转身走了,门撞得倍。

    唐惊程一下子倒在床上,被子里还有两人刚缠绵过的温度,她看着天花板笑了笑,真该死,自己这算什么怪脾气。

    关略一路从楼梯上下来,冷着脸出去。

    动静太响,雅岜吓了一跳。

    “九哥…”

    关略没理,直接从厅里走了出去,雅岜正想追,又听到二楼“嘭”的一声撞门声,门口的汽车已经发动开走了,唐惊程慢悠悠地下了楼。

    “唐姐姐,这…你们…”

    “有烟吗?”

    “没有!”

    “去买!”她懒洋洋地靠在楼梯的栏杆上。

    雅岜挠了挠头:“我不,您不能再抽烟了,要是九哥知道了非打死我不可!”

    “你就这么怕他啊?”

    “当然!”雅岜当然怕,整个九戎台的人都怕。

    唐惊程缩着肩膀笑了笑:“也行,那你去给我买盒套儿来。”亚刚状亡。

    “”

    “不懂?避孕套啊,超薄没有浮点的,你九哥喜欢这种。”

    “”雅岜咬着门牙闷下头去。

    唐惊程得意地笑,就知道这孩子接不住。

    她慢悠悠走到雅岜面前:“所以嘛,好孩子,烟和套儿,你选一样去给姐姐买来。”

    雅岜皱着眉头,人高马大地杵在唐惊程面前老半天,最后还是梗了梗脖子:“知道了。”

    唐惊程得逞,目送雅岜直愣愣地出门。

    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厅口的门没有关,她也懒得去关了,任由风吹进来刮在她脸上。

    肩膀有些疼,她用手碰了碰,突然想起关略那双眼睛,心燥如焚。

    大约二十分钟后雅岜回来了,从门外直拔拔地冲进来,也没吱声,就将一个硬邦邦的盒子塞到唐惊程手里,转身闷着头就走了。

    唐惊程笑,小样儿,看我还治不住你了!

    她得意地将手摊起来,以为是烟呢,可明明白白就一盒没有拆封的杜蕾斯。

    “嘿,日你大爷啊,雅岜你给我过来!”

    “”

    雅岜听到了,溜得比贼还快。

    之后两天关略没再去关宅,唐惊程也没联系他,第三天有人送了一套礼服过来。

    关略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明晚六点,轻潇生日,你也一起来吧,到时候我让司机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