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爱情这把刀>  084 苏霑怒
迟峰的案子算是了结了,被定性为逃避排查过程中不慎坠楼身亡。

    杜虹在云凌呆了几天便被送回云南,范庆岩带着桐桐也一起回去,老麦和叶覃都没有去送机,关略另外派了一名手下去。

    手下回来汇报:“九哥,迟爷家里那位走的时候情绪还很不稳定。登机的时候还在一路骂嚣,不过庆哥在旁边帮您劝着呢。”

    关略手指来回捻着一支还没点上的烟,笑了笑:“范庆岩还算识抬举,这点要比迟峰强。”

    “那九哥您的意思是”

    “暂且看看吧。”

    关略将烟又收回盒子,范庆岩这颗棋,能不能用就看以后他的表现了。

    百里香已经恢复营业了,生意似乎比查封前还要好。

    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死了谁都没啥关系,更何况还是迟峰这样“身份不明”的人。

    苏梵上年度的股东分红大会刚刚开完,董事会那帮老家伙都赚得满盆归,一个劲地在会上当着苏闳治的面夸苏诀。

    “上年度苏梵的营业额上升20%,苏总年轻有为啊,看来闳爷后继有人了。”

    “对对对。阿诀这孩子虽然不是商科出生,可做事沉稳,手腕决断,倒有几分闳爷当初刚创办苏梵时的风范,是块做生意的料啊…闳爷,说不定再好好培养几年,苏总就能独当一面了。”

    “是啊,闳爷好福气。教出这么出色的儿子,等苏总跟姚家千金的婚事一办完,看样子闳爷离退位在家享清福的日子不远了。”

    一个个都倒向苏诀那边,苏闳治表面应承,可心里早已怒火焚心。

    不过这些话苏诀是听不见的。他名下没有苏梵的股份。自然没有资格参加股东会议,倒是苏霑一字不落全都听进去了,气得不行,真恨不得把这些老东西都踢出董事局。

    股东大会一完苏霑就叫了几个狐朋狗友去了百里香。亚刚扑血。

    大伙儿一看就知道今天苏二少是吃了枪炮来的,脸色简直黑得不行,立即叫阿莱安排了几个新鲜的姑娘进来。

    “苏少消消气,你家老爷子挺你就行了,你还在乎这些?”旁边自有人劝。

    苏霑也知道这个道理,以前他就想啊。说到底苏梵还是苏家的,苏闳治才是最大的股东,只要把老爷子抚顺了,早晚还不是他苏霑朝南做?

    可渐渐他发现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苏闳治都已经快70了,可他性头还是这么大,贪恋权位,喜欢把事都抓在自己手里,完全没有要回家颐养天年的趋势。

    苏诀前两年又讨了个总经理当,虽然只是代理总经理,可好歹比他一个总监职位高,所以苏霑发现他在苏闳治面前蹦跶这么久,替他做牛做马什么事都干了,到最后捞的还不如苏诀多。

    “操,老爷子老谋深算,谁知道他心里在盘算什么,苏诀现在到底还是个总经理,职位比我高,要再让他成了姚家女婿,那我以后在公司还有什么位置?”

    这也确实是实情。

    自从苏诀和姚晓棠的婚期公布之后,苏梵这段时间的股票一路大涨,他手里几个项目也成功启动了。

    “现在整个公司的中层领导都他妈跟在苏诀后面屁颠屁颠转,今天下午开董事会,居然有人当面跟老爷子提退位放权的事!”

    苏霑越说越窝火,旁边懂事的姑娘立即凑过身来:“苏少别气了,还有你们这帮男人,出来玩还老是聊什么工作,多无趣!”

    姑娘讨巧地倒了酒,故作娇嗔地贴在苏霑身上。

    苏霑一时心口发痒,看姑娘娇媚火辣,刚才那些糟心事也被他抛到脑后去了:“操他妈工作,苏梵早晚都得到我手里。”

    “对嘛,苏少,别想了,来,咱喝酒!”旁边一伙儿附和。

    苏霑掐着姑娘的腿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一屋子的人喝得正乐呵,苏霑放桌上的手机却开始闪了起来,他神魂颠倒地趴在姑娘胸口,懒得接,可手机闪个不停,姑娘替他看了一眼。

    “爸嘿,苏少,你爸的电话…”

    喝得醉呼呼的苏霑一时没听清,旁边有人推了推他的胳膊:“二少,老爷子,你家老爷子给你打电话!”

    苏霑猛地一惊,迅速从姑娘怀里直起身来,看那模样酒像是醒了一半。

    “手机呢,快给我!”

    他拿了手机跑出包厢,找了个还算僻静的角落才将电话回拨过去。

    “爸”

    “混账东西,又出去鬼混了?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办件像样的正事?成天在外面给我胡吃胡混,再这么下去还想不想在公司干?”

    老爷子怒火烧得特别旺,把股东大会上窝的火全部发苏霑身上了。

    苏霑心里委屈,可又不敢多说。

    “爸,我没鬼混,就跟几个朋友出来商量一点事。”

    “放屁,你交的那些狐朋狗友我还不知道?也是一个个成天没正经的主!你什么时候能跟阿诀学学?他这个点还在公司加班,随便泡个女人还是在替自己以后铺路,你呢,成天只知道厮混摸鱼,让你办的事一件都办不成,上回迟峰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

    苏闳治越骂越起劲,中气十足,恨不得将苏霑扒层皮。

    本来苏霑也没觉得什么,反正从小他都被骂糙了,老爷子脾气暴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可他千不该万不该提苏诀。

    “爸,你口口声声不就说苏诀傍了个德丰银行么,先不说以后怎样,他能不能顺利把姚晓棠娶回去还是个未知数!”苏霑气得直接撩了电话,气息都在抖,这可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撩老爷子的电话。

    反了他!

    苏梵总部大楼,苏诀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他独自一人坐在电脑前面,屏幕上显示一张玉器工艺品图片。

    “玉麒麟,长.8,高13.1,玉料表面经染色呈孔雀蓝,东汉时期作品,器身宽长,兽面逼真先后出土了一对,经鉴定系为国宝级古董玉器,现均收藏于云凌博物馆库内”

    苏诀已经对着屏幕上这张玉麒麟照片和剪短的介绍思虑了一晚上,钟明就在那时候走进来。

    “苏总,德丰和其他几家银行的贷款均已到位,这是合同书。”钟明将文件放到苏诀桌上,他不动声色地按灭了电脑屏幕。

    “好,辛苦了。”

    “应该的,苏总客气。”钟明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那您打算什么时候去缅甸?”

    “再等等吧,最近抽不开身。”

    “对对对,我都忘了,您和姚小姐再过半个月就订婚了,至少也要等办完订婚宴再动身去缅甸。”钟明笑着接话。

    苏诀将面前的文件合上,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走吧,下班!”

    苏诀独自开车回去,这是他的习惯,他不喜欢过多外人介入他的私人生活,所以即使公司给他配了司机他也很少用。

    车子经过唐惊程工作室那个弄堂,他又习惯性地将车速放慢了下来,最终停到路边。

    打开副驾驶旁边那个暗盒,盒子里躺了半包已经开封的烟,上面压着一张请柬。

    楼轻潇的生日宴就办在将军府。

    下午五点左右,关略的司机已经把车停在关宅门口,唐惊程换好衣服下楼,雅岜正蹲在门槛上喝水,一回头,半口水差点没把他憋死。

    “唐姐姐”

    “见鬼了?”

    雅岜扶着门框站起来,使劲挠着头,眼睛就是不敢朝唐惊程的身上看。

    他哪儿敢看啊,第一次见唐惊程化妆,第一次见唐惊程穿这么漂亮挑眼的礼服,更何况那礼服好透啊,绢纱材质的嫣红长裙,低胸设计,右肩有独特的刺绣蕾丝,刚好可以盖住她的疤。

    “漂亮吗?”唐惊程踩着高跟鞋走到雅岜面前。

    雅岜眼睛不敢乱瞄,继续低着头,狠狠点了两下:“嗯嗯!”

    “说话呢!”

    “漂亮!”

    “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漂亮?”唐惊程就喜欢逗他,“抬起头来!”

    雅岜只能硬着头皮抬头,视线平行过去刚好是唐惊程曼妙的胸口,耳根唰地就红了,赶紧撇过脸去:“真的漂亮!”

    “哪儿漂亮?”

    “人…人漂亮…”

    “裙子不漂亮吗?”

    “衣服也漂亮。”

    唐惊程直接笑了出来:“衣服当然漂亮,这是Valntn今年的高定款。”

    雅岜继续挠头,他当然不懂啥叫Valntn啥叫高定,不过他知道肯定是很厉害很贵的东西。

    “九哥送的?”

    “当然不是!”唐惊程撇着眉,“他送的那条裙子我没穿!”身上这件是她昨天急ALL虞欢喜送来的。

    “唐姐姐不喜欢九哥送的那件吗?”

    “不是啊。”

    “那为什么不穿?”

    “那件没这件漂亮!”

    确切点讲,关略送的那件太保守,实在没身上这套吸人眼球!

    唐惊程上了关略的车子,雅岜又从宅子里跑出来,急吼吼地给她送了一件开司米斗篷。

    “唐姐姐,这外套你得披着。”不披就她露成这样,回头关略还不扒了他的皮?

    一路上司机只顾开车,也没跟唐惊程说句话。

    车子开入市区的时候她接到关略的电话:“到哪儿了?”

    “刚进市区,应该快了吧。”

    “那我让老麦在门口接你。”

    唐惊程没吱声,收了手机,又从包里掏出一颗药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