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一章 刻骨仇恨
荻兰围场里正在进行着熙国一年一次天子秋狝,慕雪瑟跌跌撞撞地走在围场的枫林间,每每她因全身伤口的剧痛快要倒下时,她就逼着自己回想起半个月前忠义候府后院那场凌迟酷刑。

    只要想到最疼爱她的大哥慕天华在她面前一刀一刀被凌迟,心中那股仇恨就能逼着她挣扎着强撑下去。

    那场酷刑,整整持续了三天!

    她就被关在一旁的笼子里,亲眼目睹了长兄三天的割肉之痛!那行刑架下的土地上,一寸一寸在她眼前被鲜血浸透成暗红色。

    她却无能为力,只能声嘶力竭地哭喊,眼睁睁地看着他最后变成血鲜淋漓的骨架。

    昏迷前大哥还笑着对她说,“丫头,不要哭。”

    她到现在还能感觉到他血溅在她脸上的温度。

    慕雪柔却让人挖出哥哥的心脏送到她面前,对她笑,“二姐姐,我让人将这颗心煮给你吃可好?”

    慕雪柔,她继母童氏所生的三妹妹,从小一起长大,她最疼惜爱护的三妹妹,那个总是微笑着坐下合欢花树下满脸天真温柔的三妹妹,她那双从前单纯无辜的眼睛,此时却充满着恶毒。

    “慕雪柔!大哥虽与你不是一母所生,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从未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他!”她抓着笼子,冲着慕雪柔歇斯底里地大叫,“慕雪柔!父亲不会放过你的!”

    “父亲?”慕雪柔轻笑,“原来二姐姐你还不知道,父亲昨夜已在城外的树林里被乱箭射死了。我们可是用你的名义引诱他去的。”

    “为什么?”慕雪瑟痛苦得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慕雪柔笑得阴沉,语气里埋着深深的恨意,“因为你明明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他却让你占了镇国公府嫡长女的名份!

    “我本才该镇国公府的嫡长女,是未来镇国公的嫡亲妹妹!可是你占了本该属于我的位置,你哥哥慕天华又占了原本该属于我哥哥的镇国公府世子之位!就像我母亲说的那样,你们兄妹俩跟你们的母亲姜华公主一样是个喜欢抢夺别人东西的贱人!

    “因为你四处散布我害你毁容,在危机下弃你不顾的流言,我才会多年来被那些注重品德的高门清贵看不上眼!

    “而这一切,都源于父亲对你的偏爱!明明我才是他的亲生女儿!

    “慕雪瑟,你不会清楚我有多恨你,你的一切我都要夺回来,我才是天之骄女,这些全部都是你欠我的!”

    “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慕雪瑟喃喃问。

    “是,这一切都是你的错。”她的夫君,有白璧君子之称的忠义候楚赫,站在慕雪瑟身旁一脸冷酷地看着她。

    她嫁入忠义候府两年,为他主持忠义候府中馈,为他的仕途和权欲几次向父亲请求援手,又几次因为替他谋取利益而与大哥争吵。

    他曾替她对镜描眉,亲吻她左额上那块导致她毁容的丑陋伤疤,说他从不在意她的外表,他只在意她的心。他说他从不在意她的过往,世人的讥讽对他而言只是清风过耳。

    可是现在,他却满含厌恶地对她说,“慕雪瑟,你的存在本就是个错误,你真以为我会容许一个毁容又失贞的女人一直坐着忠义候府主母的位置,让我继续受尽嘲笑么?”

    原来,两年夫妻恩爱,种种皆是谎言,他始终对她毁容和失贞这两件事耿耿于怀,始终觉得她配不上他!

    “那你当初又何必要娶我!”

    “我当初娶你,本就是因为中了别人的诡计!但我以为你是镇国公和姜华公主的嫡亲女儿,以为你是太后的外孙女,娶你可以匡助我和六皇子的大业,也就勉强为之!却没想到,原来你只不过是镇国公妹妹的私生女儿罢了!”

    所以现在她真正的身世被揭穿出来,她已失去利用价值,他就獠牙尽现!

    “况且镇国公和慕天华都冥顽不灵,始终站在太子那一边,不肯襄助六皇子,留之何益?不如除去,另扶一人坐上镇国公之位!”楚赫的眼中都是透骨的寒意,揽了慕雪柔入怀,“柔儿的嫡亲哥哥就是最合适成为镇国公的人选。”

    “你们以为你们就一定能如意么!”慕雪瑟愤怒得全身颤抖。

    “能不能如意,我会让二姐姐你好好地看着。”慕雪柔笑了,“我还让你活着,就是要你看着这一切,看着镇国公府易主,看着楚赫大业得成,看着我跟楚赫双宿双飞!”

    “大业得成?”慕雪瑟讽刺地大笑,“太子还在,你以为六皇子就一定能登上皇位么!”

    “半个月后的天子秋狝,就是太子的死期。”

    “你们居然想行刺太子?”

    “太子懦弱无能,如何配坐上皇位?”楚赫冷笑道,“六皇子才是真龙天子!”

    她怎么能让他们如意!

    之后慕雪瑟就被关进一间门窗全被封死,不见一缕阳光的房间,日日夜夜只要这些人心情好了,或者是心情不好了,都会跑来想出各种新奇的酷刑折磨她。

    但是她告诉自己一定要熬下去,一定要找机会向太子九方痕报信,这是她最后报仇的机会!她一定要看着这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她熬过了所有加诸在身上的酷刑,全身被折磨的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终于让她找到机会从中心义候府逃走!潜进了这座荻兰围场,寻找随同天子秋狝的太子九方痕。

    深秋的寒风过境,荻兰围场成片红枫如火焰的怒涛般汹涌,一众皇亲显贵骑着高头骏马穿梭于枫林间驰猎,

    远远的,她看见太子九方痕一身红衣华服骑在马上,领着几个人追赶着一头麋鹿,张弓射箭,迎面冲来。

    “太子殿下!”她惊喜地大喊着冲上前去,却见九方痕射向麋鹿的那支箭错过奔跑的麋鹿,疾射而来,正中她的心窝。

    她在一瞬间失了全部力气,仰面倒下。

    “喂!你怎么样!”九方痕下马奔过来扶她靠在怀里,他所有的随从都震惊地看着这个遍体鳞伤,丑陋不堪的女人。

    她嘴里涌出的鲜血染上了九方痕的华服,她伸出右手紧紧抓住九方痕的袖子,用尽全力颤抖道,“六,六皇子……楚赫,他,他们要害你!”

    却已是太晚,她看见无数手持刀剑的黑衣人将九方痕和他的随从慢慢包围,寒风卷起地上的枫叶,漫天漫地红枫如血,百步之内,一片肃杀。

    枫林一隅,楚赫和慕雪柔并肩而来,漠然地望着这一切。

    慕雪瑟怔怔仰望着秋日蓝成一片的天,就这样结束了么?

    【作者题外话】:第一次发书,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