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章 浴血重生
不,她放不下!她不甘心!怎么能就这样死去!怎么能就这样放下!这恨,这怨,已深入骨髓,永生永世无法磨灭!
  
      她的脸上忽然裂出狰狞可怖的笑容,猛直起脖子,看着楚赫和慕雪柔一字一句,用尽最后力气怨毒地说,“此生若能重来,我必化做恶灵,饮汝等之血,啖汝等之肉,嚼汝等之骨!”
  
      她仰天大笑,四周的一切渐渐模糊,只剩下成片成片的红色,红得刺眼,如同地府黄泉永不熄灭的业火,汹涌而来,将她包围。
  
      她听见身体骨胳在这无尽业火之中燃烧的咯吱声。
  
      就此魂飞魄散?
  
      不!
  
      慕雪瑟在虚无中猛睁开眼!
  
      入眼却是乌云密布的天空,透不出一丝阳光。
  
      她发现自己居然躺在潮湿的悬崖边,耳边有人带着哭腔惊喜道,“二小姐,你醒了。”
  
      她转过头,看见身旁两个灰头土脸的小丫环,怔了下。
  
      丹青?染墨?丹青不是早就投井死了么?
  
      而染墨——
  
      不是为了帮她逃出忠义候府,死在楚赫侍卫的刀下么?
  
      她现在是死后遇见了她们俩的鬼魂?
  
      慕雪瑟仔细端详着丹青和染墨,发觉这两张脸比起记忆里的太过年轻。
  
      她中心猛地一震,这黑云沉沉仿佛要压下来一般的天,潮湿的悬崖,还有旁边的树林里熊的吼叫和人的惊呼。
  
      这一切太过熟悉,曾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魇里!
  
      她伸手摸了一下剧痛无比的左额,摸到了满手鲜血。她看着左掌上的鲜红,怔忡片刻,忽然就大笑出声!
  
      这是十三岁,她在菁州府郊外毁容的那天!
  
      她的养父镇国公慕振荣在她七岁的时候就任南越总督之职,她们这一房连同她的祖母林老太君一起举家跟随慕振荣离开京城,至菁州府赴任。
  
      而十三岁那年夏天,她和三妹慕雪柔,四妹慕雪容,一起随同继母童氏给莞城余老夫人拜寿。从莞城回菁州府的途中拉车的马突然惊疯,马车冲进树林,又遇上数只发狂的棕熊袭击。她们姐妹三人,她受伤毁容,慕雪容背上也被熊抓伤,只有慕雪柔无事。
  
      是梦么?她所经历那三年的一切?可是那些痛,那些恨,太过深入骨髓,真实得刻骨铭心。
  
      她想起自己临死前的诅咒——此生若能重来,我必化做恶灵,饮汝等之血,啖汝等之肉,嚼汝等之骨!
  
      “哈哈哈……”
  
      她笑得不可抑制,她所有的不幸,所有的厄难,都始于她毁容的这一天。
  
      现在一切重来,回到这一天,很好,很好。
  
      慕雪柔!六皇子!楚赫!我从地狱回来了!
  
      “二小姐?”染墨和丹青一脸惊疑,不明白现在生死未仆,慕雪瑟还毁了容,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我身边只剩下了你们。”慕雪瑟收住笑,长叹道。
  
      染墨和丹青抽泣着不说话。
  
      慕雪瑟记得,前世她为了救慕雪柔和慕雪容被棕熊的掌风扫到脸上,整个人摔在地上晕了过去,而慕雪柔和慕雪容却扔下她逃跑,还有她的那些好丫环们,一个跑得比一个快。
  
      只有染墨和丹青冒死从熊掌下将她拖到树林外这处悬崖来,否则她哪有命在。
  
      “别担心,马上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慕雪瑟淡淡道。
  
      她看着阴霾的天,有风从悬崖吹过,吹起她的长发和衣袂,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死去。
  
      三皇子九方澜带着手下冲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慕雪瑟听到马蹄声向着他转过脸来,半面染血,双眼幽深难测,几如恶鬼。
  
      与慕雪瑟视线对上的一瞬间,九方澜生生打了个寒颤!
  
      夜色暗沉,白天因二小姐和四小姐遇熊受伤一事而闹得人仰马翻的镇国公府现在却是一片压抑的沉寂。
  
      前后院间的穿堂里,跪满了瑟瑟发抖的婆子丫环,还有小厮护卫,就连当家主母童氏也跪在地上,满脸自责愧疚地向着林老太君和镇国公慕振荣哭泣。
  
      “老夫人,都是儿媳的错,都怪我没看好她们,出了这等祸事,要不是三皇子刚好路过相救——我难辞其咎,请您责罚我吧,”
  
      慕振荣看着童氏一脸怜惜,“怎么是你的错,明明就是这帮下人护主不力!”
  
      “不错!”林老太君看了慕振荣一眼,面如寒霜,“这些下人让主子受此重伤,必须重罚!全都杖责二十,通通发卖了!”
  
      那些婆子、丫环顿时都抖得更厉害了。
  
      “等等!”
  
      这一声喝止,声音清朗,语调却是坚决的。
  
      众人循声看去,都是一呆,只见受了重伤本该躺在床上休息的慕雪瑟却由丹青扶着缓缓走来。她一身素衣,左额上的白布还染着血,步伐虚浮却坚定地走到林老太君和慕振荣跟前跪下。
  
      “雪瑟!你怎么出来了?”童氏一副心疼的样子看着跪在她身边的慕雪瑟,“老夫人和老爷会帮你重重处罚这些下人的,你快回去!”
  
      她还没说明她的来意,她的这个好继母就给她安了这样一顶残忍的帽子,她都可以感觉到那些下人看着她眼神都有些冷了。
  
      前世她们姐妹出事之后,童氏就是这样长跪不起,做足了愧疚的姿态,最后祖母和父亲反而更加怜惜她。而之后还摆出一副慈母的样子,什么好东西都往她屋里送,博得了众人的赞誉和慕振荣的欢心。
  
      可惜慕雪瑟还记得这个一向对她疼爱有加的好继母,在她第一次从忠义候府逃出来向她求救的时候,将她绑起来送回到楚赫面前。
  
      而且告诉慕雪瑟,她这辈子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毁掉慕雪瑟和慕天华。
  
      因为姜华公主当年抢走了她正妻之位,因为她认为慕雪瑟和慕天华抢走了原本该是她女儿慕雪柔和儿子慕天齐的地位,因为他们是姜华公主的儿女。
  
      那时,她才知道,她这个满脸慈爱的继母,佛口蛇心,早已恨毒了她们兄妹。
  
      而一向与她感情笃深的好妹妹慕雪柔,也在那时,露出了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