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章 太子失踪
树林遇熊之时,多少仆役都看见了慕雪柔和慕雪容弃慕雪瑟于不顾,童氏是瞒不住的。

    “那几个丫环与雪瑟虽有主仆之名,生死当前,胆怯逃跑,终是常情。”林老太君脸色沉沉,接着道,“可是她们三人,是骨肉血亲,居然都能见死不救!况且,我可听说是雪瑟先冲上去救她们,才毁的容的!她们居然也能挪得动腿逃跑!”

    慕振荣的脸色也很难看。

    “雪柔也自知不该如此,自觉无颜见老夫人和老爷,才自罚跪于佛堂,已经跪了半天了。”童氏边拿出绣着红梅的丝帕擦了擦眼泪,“她到底还是个孩子——”

    “罢了,你起来吧。”林老太君叹气道,“她年纪小,心慌逃跑也属正常。这事终究干系她们两人的声誉,弃救了自己的嫡姐于危难的名声传出去,别人就会说她们德行有亏,我们慕家教女不利。所以我虽生气,却没有责罚她们,就是不想坐实了这个恶名。柔儿尚有廉耻之心,自愿去跪佛堂,证明她是真心悔过。只望她日后好好对雪瑟,莫忘记,雪瑟的脸到底是为什么伤的。”

    “儿媳明白,一定会好好劝诫柔儿的。”童氏垂着泪站了起来。

    “雪柔到底知道廉耻,可那贱婢生的呢!”林老太君忽然转过脸,目光森寒,狠狠瞪着慕振荣,“我怎么听说都是她一力拉着雪柔逃走,还大声嚷嚷雪瑟死了就死了,自己的命更要紧?”

    “儿子也没想到雪容会如此薄情寡义,只是她现在也受了重伤,一切处罚还是待她伤好再说吧。”慕振荣眉头深皱,如是说道。

    “哼!”林老太君冷哼一声,“我从前管不了你,现在也是管不了你的。”

    “母亲言重了——”一听林老太君的话,慕振荣面现惊慌,正想好言解释,林老太君却打断他。

    “我只问你一句,雪瑟如今伤成这样,你可还记得当初答应过我什么?”

    “儿子一定会广寻名医为雪瑟医治,就算治不好,我也定保她一生幸福康乐。”慕振荣肃然道。

    童氏看了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一眼,暗暗纳闷,她从前就觉得奇怪,为何老夫人如此偏爱慕雪瑟,甚至连嫡长孙慕天华都要排在慕雪瑟后面。

    “好,记着你的话。现在立刻派人去查,马车怎么可能突然发狂,我可从没听说过那段路上有熊。”林老太君说完,有意无意地看了童氏一眼。

    童氏强忍着心惊,平静地回视林老太君,忽听慕振荣问道,“怎么毕先生还没有请来?”

    这位毕先生,是在南越两地都极有名望的名医,就是脾气有些古怪,从不肯替达官贵人看病,但是与慕振荣却有不浅的交情。

    “老爷一吩咐,我就派人去请了,可是人回来却说毕先生几日前去云游行医了。”童氏赶快垂下头回答,掩饰住眼中的异色。

    慕振荣皱起眉头,毕先生生性随性,的确常常不知会任何人就出门云游行医。

    “罢了,这也是她们姐妹的命。”林老太君长叹一声,说实在,慕雪瑟的脸伤可见骨,皮肉都被撕掉一块了,她也没指望毕先生的医术真的能治好。“三皇子殿下还等你,他这次救了雪瑟姐妹,他表弟失踪来请你帮忙,你可一定要好好还这个恩情。”

    林老太君不再多言,让刘妈妈扶她回自己的寿椿堂,童氏和慕振荣垂手相送。

    眼见林老太君走远了,慕振荣抚慰地拍拍童氏的手,“去看看雪柔吧。”

    说罢,他就皱着眉头匆匆去外院找三皇子九方澜了。

    什么表弟失踪啊,失踪的那是三皇子的亲弟弟,当今太子九方痕!

    慕振荣实在头疼,真是屋漏偏连夜雨,水患还没解决,家里出了这等事,太子又在他的管辖地遇袭失踪,怎么什么事都堆在一块儿来!

    “老夫人,您是不是怀疑这事跟夫人有关?”在回寿椿堂的路上,刘妈妈扶着林老太君在前面走,其他下人保持着一段距离跟在身后。

    刘妈妈自林老太君出阁前就一直伺候着她,与林老太君的感情非一般主仆可比,所以有些话,别人问不得,她却问得。

    “我倒是并不疑她。”林老太君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目光矍铄,极是清明,“雪柔虽未受伤,到底也在车上,她不会拿自己的孩子冒险的。这些年,她是怎么为这个家付出,怎么待老爷,我和几个孩子的,我是看在眼里。”

    “那老夫人刚刚何必对夫人那种态度?”刘妈妈不解。

    “姜华公主死去四年,她在府里的地位越发稳固了,人啊,总是得陇望蜀,”林老太君轻轻蹙眉叹气,“我是怕她有了不该有的想头,敲打一二罢了。”

    “老夫人就是爱操心的命。”刘妈妈摇头笑道,“二小姐有您疼着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林老太君也笑起来,摆摆手不再说话,任由刘妈妈扶着慢慢走回寿椿堂。

    丹青扶着慕雪瑟慢慢走回慕雪瑟居住的扶疏阁,慕雪瑟忽然问,“你知道三皇子为什么会来找父亲么?”

    说起来,慕雪瑟他们这一次也是幸运,若不是九方澜刚好有急事来找慕振荣,路过救了他们,只怕他们带出去的那些护卫根本对付不了那几只棕熊。

    “奴婢听说是殿下的表弟失踪了。”丹青想了一下回答。

    “表弟?”慕雪瑟心中一凛。

    前世,九方澜的确后来有带着一个称是他表弟的十二岁少年住进慕家,一直住到慕振荣回京述职。

    可是慕雪瑟后来知道,那根本不是什么表弟,那是太子九方痕!

    三皇子生母早逝,是在皇后膝下长大,与太子一向兄弟情深。前世储位之争中,三皇子始终站在太子一边。

    太子在慕振荣管辖之地失踪了?不过既然前世后来九方痕有被找回来,她应该不用太过担心这事。

    想到九方痕,慕雪瑟不自觉捂住心口。

    前世,她就是死在九方痕的箭下,虽是她闯入围场,被他误杀,但到底是一箭穿心,刻骨难忘。

    九方痕身为太子却性情懦弱,一直不如六皇子九方镜受皇上喜爱,能坐上太子之位,全因生母是皇后。

    所以楚赫和九方镜一直心心念念就是除了他,这样最受皇上喜爱的九方镜就能当上太子了。

    这次九方痕出事,不知道跟他们二人有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