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七章 苦肉计
“无论是阳光道,还是修罗道,奴婢都愿意跟着小姐。”丹青坚定地说。

    “奴婢也是。”染墨也说。

    “那好,从明日起,你们两个必须认真练武,还有,跟我学医。”

    “学医?”染墨和丹青同时惊诧出声。

    镇国府是武勋世家,府中就连仆役多少都会些武功,更聘请了男女武师各两人长期在府里授艺,只要家中仆役想学武,就可以在不当值的时候去请教。

    这是第一代镇国候留下来的传统,他认为这样既可以培养家中子弟习武的氛围,又可以更好保障府里的安全。

    所以慕雪瑟让她们练武并不奇怪,她们原先就一直在习武,不然怎么可能将慕雪瑟从熊掌下救出来。

    但是跟慕雪瑟学医就让染墨和丹青奇怪了,更让她们不明白的是慕雪瑟什么时候会医术了。

    “对。”慕雪瑟不欲多做解释,又说,“你们可以起来了”。

    染墨站了起来,丹青却还跪在地上,慕雪瑟眉头一皱,“怎么?”

    “小姐不奇怪马车怎么就惊了么?”丹青眼神清亮地看着慕雪瑟,若是往日慕雪瑟还如往常一样与童氏亲近,她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可是刚刚慕雪瑟今天的一番表现,很明显是对童氏起了疑心。

    慕雪瑟回视她,笑容如平湖生波,慢慢在唇边漾开,“你不用急,不用我出手,父亲会去查,母亲更会去查。”

    “难道小姐不怀疑——”丹青微颦眉问。

    “不是她。”慕雪瑟没有让她说出名字来,打断道,“虎毒不食子,两辆马车同时受惊,雪柔也在车上。不过很多人都会怀疑她,所以她为了还自己清白,一定会查得清楚明白。”

    丹青怔了一下,又说,“三小姐,还跪在佛堂中呢。”

    “苦肉计,难为童氏舍得。”慕雪瑟微微垂下眼,睫毛如羽扇一般在眼下投下阴影,这个丫头太聪明,前世她会突然投井,恐怕另有隐情。

    “丹青,你很聪明,但是到底涉世未深操之过急。”慕雪瑟抬起眼眸,收起笑容,正容道,“你该学学染墨,少说多看,明白么?”

    “奴婢明白。”丹青垂首道,她和染墨性情迥异,她向来活泼好动,染墨却总是一脸沉默地做事,真让她学,她还真有点学不来。

    慕雪瑟垂眼看着左手腕上那串紫檀佛珠。这串紫檀佛珠手串极为精致,一共十四颗,表示观音之十四无畏。颗颗都是暗紫红的小叶紫檀木所制,每一颗珠子上都细刻着佛画,颗颗不同,连起来是《观世音菩萨度化众生脱离六道轮回图》。

    这是七岁时,童氏送她的,说是托人从熙国佛家圣地,华莲山大罗觉寺特意为她求来的,保她一世平安喜乐。

    那时她得了这佛珠,极为喜爱,偏偏年纪还小,手腕太细,童氏就想了个法子,在这佛珠上系上缨络,垂挂在她腰带上。后来年纪渐长,身量日壮,终于可以戴在手上了。

    慕雪瑟用右手食指一颗一颗地抚摸着那串佛珠,像是想到什么可笑的事一般弯起嘴角,“丹青,你去帮我做几件事。”

    夜色已深,慕府佛堂中,月光斜斜照射进来,落在正跪在慕氏祖宗牌位前的慕雪柔背上。她那纤弱的身子,因为久跪疲惫而轻轻颤抖着。

    “累了么?”

    童氏把仆人都留在了佛堂外面,独自进来。

    “母亲!”慕雪柔惊喜地回过头去看童氏,正要起身,童氏却阻止她。

    “不许起来!”

    慕雪柔心一凉,又乖乖地跪了回去,这一起一跪,小腿上顿觉一阵酸麻,让她不适地皱眉。

    “你父亲和祖母原谅你了。”童氏缓缓走到慕雪柔身前,抬起眼看着那尊一丈高的弥勒佛。“只是你祖母到底还是留下了心结,不易化解,你以后可要好好孝敬她老人家。”

    “是。”慕雪柔轻轻啜泣。

    “还好,我提前让人说了是慕雪容那个傻瓜硬拉着你逃走的。”童氏轻扯嘴角道。

    “母亲!”慕雪柔心中一惊,“你为何如此?”

    “当时情形混乱,你心神不定被人撺掇逃走,和主动弃雪瑟于不顾性质总归是不一样的。”童氏眼神微斜,扫了她一眼,“你还没有议亲,难道愿意名声更坏一些?”

    慕雪柔嚅嚅片刻,还是不再多言此事,她又低声问,“母亲,我还要跪多久?”

    “跪到晕过去为止。”童氏看着慕雪柔吃惊的眼神,淡淡道,“做戏要做足,要不是我让你先行自己罚跪于此,你以为你祖母那一关那么容易过去么?三个人,就你没受伤,你再不吃点苦头怎么行。”

    “我当时太害怕了。”慕雪柔漂亮的双眼中淌着晶莹的泪,哭泣道,“四妹妹一背是血,都拉着我拼命跑,我腿都软了,哪敢回头——”

    “跑得好。”童氏提高声音笑道。

    慕雪柔顿时一呆,惊疑不定地看着童氏,不明白母亲是在责怪她,还是真在夸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若不跑,你这花容月貌也毁了怎么行?”童氏唇边的笑容渐渐变冷,眼中尽是残忍,“你大了,日后行事就该为自己多做打算,别似慕雪瑟这般呆傻,居然还冲上去救人。”

    “母亲,马车为什么突然就惊了……”慕雪柔怔怔地看着童氏,心头发凉,

    “老夫人到底疑了我。”童氏皱眉道。

    “母亲,真的是你!”慕雪柔差点尖叫。

    “你还在车上,我怎么可能动手脚!”童氏瞪了慕雪柔一眼。

    慕雪柔松了口气,“那祖母为什么疑你?”

    “三个女儿,就你没事。你不也疑我了么?”童氏看着慕雪柔道,慕雪柔垂下眼不敢说话。

    童氏又恨恨道,“到底是谁,害我身受怀疑!”

    差点害她多年隐忍经营差点毁于一旦,她一定要查出来。

    “不过慕雪瑟这一回算是彻底毁了。”想到这里,童氏又笑起来,对着慕雪柔道,“你的出头之日来了。”

    “母亲,非得如此么?”慕雪柔颤声道,她一直知道母亲深恨当年因为姜华公主下嫁慕振荣,慕家将她贬妻为妾的奇耻大辱。

    自从童氏重居正室之位后,就开始往慕雪瑟和慕天华身边安插自己人。

    企图,昭然若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