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八章 用心险恶
“当年太后逼我让位为妾之辱,我终生难忘!”童氏双眼恨意重重,冷笑道,“我至今都在众多贵妇里抬不起头来,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是因为姜华当年非要嫁给你父亲,你如今就是镇国公府的嫡女,未来镇国公的嫡亲妹妹。慕天华和慕雪瑟现在所有的一切,本来都该是齐儿和你的!”
  
      想当初,她和慕振荣少年夫妻,极是恩爱,那时慕振荣只是镇国候府嫡次子,于爵位本无缘。可是慕振荣却与当今圣上成了莫逆之交,从龙有功,原本是世子的镇国候府长子慕振江反因站错队开罪今上,错失爵位。
  
      今上登基后,不仅让慕振荣袭了爵,还把镇国候的爵位提了一等,成了镇国公,从此对慕振荣更是大加重用。
  
      原本一切对于童氏来说,该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惜这一切尊荣都与她无关。
  
      圣上还在争夺皇位之时,当时的德妃,现在的太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下旨,强行将姜华公主嫁给慕振荣为正室。那时慕振荣与她新婚不到一年,他向太后提出让她为平妻,被太后驳回。
  
      不得已之下,她主动请求自贬为妾,她想自保也只能这样做。否则,下一道懿旨送来的可能就是赐死的毒酒。
  
      她虽不是什么豪门大户出身,可到底是慕振荣明媒正娶来的,却沦为妾室,只能看着姜华公主风风光光地嫁入慕家。
  
      虽然因为这件事情,慕振荣和林老太君一直觉得愧对于她,包括姜华公主都对她非常好,一应用度如同从前,在姜华死后一年,她也立刻被扶了正,但到底意难平!
  
      慕雪柔看着童氏那愤恨的双眼,没有说话,她从前年纪极小,不知事,只觉得有慕雪瑟这么一个处处待自己好,让着自己的姐姐真好,姜华公主也是极温柔和善的嫡母。
  
      然而稍大一些,出门拜访赴宴的时候,她发现,被夸得最多的永远是慕雪瑟,被众家小姐讨好的永远是慕雪瑟,被诸多贵公子示好的也永远都是慕雪瑟。
  
      包括宫浩磊,慕雪瑟订亲的未来夫婿。
  
      那是她掩藏在心底里不敢付诸言语的奢求。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
  
      “老夫人说,要你永远记着,慕雪瑟是为什么伤的。”童氏柔声问,“你知道这是何意?”
  
      不等慕雪柔回答,她又说,“老夫人这是要你永远记着慕雪瑟对你的恩情,要你知恩图报,永远莫与她争。”
  
      慕雪柔的心凉了半截,她又听见童氏在说,“你哥哥此次春闱又未及第,但是宫家大公子——”
  
      童氏故意停顿了一下,看见慕雪柔眼露焦急才说,“宫浩磊殿试得了一甲第三名,是新科探花,据说他在殿试上深得圣心,连着几位阁老都赞不绝口,如今可是京城炙手可热的少年新贵,端得是前途无量啊。慕雪瑟真是好福气。”
  
      说完,童氏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佛堂。
  
      慕雪柔一个人孤伶伶地跪在寂静的佛堂中,恍惚发楞,她想起宫浩磊英俊的脸,未语先带三分笑,喊她,“雪柔妹妹。”
  
      又想到母亲刚才所说,永远莫与慕雪瑟争。
  
      她不甘心,就同母亲说的那般,当年姜华公主未曾下嫁的话,她就是今天的慕雪瑟,与宫浩磊订亲之人。
  
      第二天早上,慕雪瑟刚起身,就听说了慕雪柔昨夜在佛堂里晕倒,童氏请了大夫来诊视,说是本就因遇熊之事受到了惊吓,又跪了大半天,慕雪柔原就身子弱,哪里受得住,得要卧床好好调养几天才行。
  
      听着反倒是比慕雪瑟这个受了重伤还能强撑着去花园求情的,更虚弱些。
  
      慕振荣和林老太君得知后,更是一早便去探望慕雪柔了。
  
      府里的下人们原本对于慕雪柔在危难时弃舍身救她的亲姐姐不顾,颇有鄙夷的言论。
  
      如今,慕雪柔内疚自罚又晕倒的事一出,那些议论纷纷转了风向,成了三小姐本性良善,只因一时过错,就自惩于此,其实换作任何人,遇上那样的危险能不慌乱害怕?逃跑也在情理之中,竟都是体谅的话。
  
      可是才不过短短半天,镇国公府的下人们忽然又都说,三小姐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谈不上多良善,遇上危险就吓坏了不顾姐姐逃走,回来之后也不先关心二小姐的伤势,反而先跑去罚跪,怕只是一心想为自己开脱而已。
  
      反倒是二小姐,如此危机之下,还能奋不顾身地上前救人,二小姐才是真正良善之人。之后又不顾自身重伤,来为众人求情,更是心慈之人。
  
      若不是二小姐,如今这府里有多少人活不了啊。
  
      一时之间,满府都是对慕雪瑟为人品行的赞誉和感激,再提起慕雪柔,都有些淡淡的。
  
      这些话,自然是慕雪瑟交待丹青找人传开来的。
  
      她早就猜到童氏让慕雪柔罚跪的用意,自然不会让她们称心如意。
  
      有时候,下人的想法很简单,别人说什么,就跟着传什么,你只需要提醒提醒。
  
      童氏听到这些话后,气得面目扭曲,狠狠地拍了一下红楠木桌面,“我还真是小看慕雪瑟了!”
  
      她好不容易让慕雪柔以罚跪到晕倒为代价,想要让所有人对慕雪柔改观。毕竟若是让慕雪柔被传出个对嫡姐不悌的名声,以后到了议亲的时候,可就麻烦了。
  
      却没想到,偏偏有人要刻意在这个时候为慕雪瑟歌功颂德,生生把慕雪柔给压了下去,竟是没半点效果。
  
      “夫人觉得这些话是二小姐让传的?”童氏的亲信卫妈妈有些诧异,在她看来,慕雪瑟向来毫无心计,任由童氏攥在手心,随意拿捏。
  
      “昨天看到慕雪瑟,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童氏皱着眉头,“以前她可说不出那些话来,也想不了那么多事,仿佛她受伤之后,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昨夜花园之中,她看着慕雪瑟的笑脸,却莫名心生忌惮。
  
      “夫人想多了吧。”卫妈妈劝慰道。
  
      “不,”童氏摇摇头,慕雪瑟看似为她求情,可却处处挑起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对她的疑心。她有些阴沉地看了卫妈妈一眼,“你吩咐她院子里的人好好留意她的举动。”
  
      为了雪柔,慕雪瑟无论如何都要被毁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