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九章 无法生育
这时,童氏的心腹丫环翠羽站在帘外禀报,“夫人,刚刚听说江宁名医毕先生来了,现在正去为二小姐和四小姐诊病呢。”

    “什么!”童氏大惊失色。

    昨日,慕振荣要她派人去江宁将毕先生请来,她却让人到街上绕了一圈,回来禀报说毕先生去别地云游行医了。

    就是为了不让毕先生来为慕雪瑟诊治,怎么今天这毕先生却不请自来了?

    她急匆匆赶到扶疏阁,发现不仅慕振荣和林老太君在,就连三皇子九方澜都坐在扶疏阁的堂屋喝茶。

    见童氏进来,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同时看向她,林老太君的目光是冰冷的,慕振荣的目光却是疑惑。

    刚刚他正与九方澜在书房讨论太子失踪一事,他的贴身侍从李福突然来报,说是毕先生应他之请来了。

    可他分明记得童氏昨日告诉他,毕先生云游行医去了,怎么今日却自己来了。

    毕先生为慕雪瑟检查完伤口,摇摇头,“皮肉都被撕掉了,定会留疤。”

    慕振荣和林老太君顿时一脸失望,在一旁喝茶的九方澜好奇地看了慕雪瑟一眼,他昨日听说慕二小姐不顾及自身伤势替下人求情,再一想看见她躺在山崖上的那一次目光相交。一时好奇,就跟了来。

    却见慕雪瑟一脸泰然,凤眼中丝毫看不出绝丽容颜毁去的伤怀。

    “老夫再为小姐把个脉吧。”毕先生也觉得慕雪瑟的脸毁了很是可惜。

    童氏的脸色变了一变,她上前笑道,“先生远道而来,连茶水都没喝上一口,不如先休息一下,再把脉不迟。”

    慕雪瑟却是伸出右手放在红木几上,“先生请。”

    童氏的脸色瞬间一僵。

    丹青在慕雪瑟手上搭上一条丝帕后,毕先生才伸手搭脉,他还多看了童氏一眼。

    慕振荣说昨天有让童氏派人请他来,却得知他出去云游行医了,可是他明明昨天一整天都在家,却从没见到慕家的人。

    反到是今早有一小厮带着慕振荣的帖子来请他。

    看来这个镇国公继室夫人的贤名,多半不实。

    刚一搭上慕雪瑟左手脉博,毕先生面色立刻凝重起来,慕振荣知道必定有问题,急急问道,“小女身体如何?”

    童氏拢在袖里的手,顿时一紧。

    毕先生沉吟了一下,才说,“请国公爷屏退左右。”

    林老太君一听,知道事情不对,立刻让服侍的人都下去。

    “那我也先出去吧。”九方澜从善如流地站起来,到底是镇国公府的家事,他也不好多听,只是临出门前,忍不住又看了慕雪瑟一眼。

    慕雪瑟正好抬眼看过来,视线对上的一瞬间,九方澜总觉得那双明明极为平静的眼睛在冷笑。

    一瞬间,他又一次因为一个十三岁少女的视线觉得发冷。

    屋里只剩下慕雪瑟、林老太君、慕振荣、童氏和毕先生五个人,毕行生问慕雪瑟,“小姐可是常年服用鹿衔草?”

    童氏的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

    “那是什么?我并不知道?”慕雪瑟奇道。

    “毕先生,何为鹿衔草?”慕振荣也问。

    “此药若用量对症,有调经止血之效,但若是常期服用的话,会有损胞宫,令女子无法生育。”

    “毕先生,那小女——”

    慕振荣和林老太君大惊失色,慕雪瑟却依旧神色淡淡,不怒不悲。

    “小姐脉象上看,极像服食鹿衔草之类的药物已久,虽说每日份量极浅,但已有五六年了吧,身体根本已损,虽说并非绝对失去希望,但日后子嗣上一定是艰难的。”

    毕先生摇摇头,他极少帮内宅贵妇诊病,此类阴私,曾从同行嘴里听到,但自己遇上还是第一次。

    只是竟想不到,五六年前这个少女不过总角之年,居然都有人要下此狠手。

    “查!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谁竟敢给你下药!”林老太君震怒道,“毕先生,你可查得出此人是如何对我孙女下手的?”

    毕先生有意无意地看了童氏一眼,他直觉童氏拖延他诊脉就跟这件事有关。

    林老太君注意到毕先生的眼神,顿时视线像利箭一样射向童氏。

    童氏面上镇定,但拢在袖里的手已紧张得握得死紧。

    “那今日呢?我诊小姐之脉,发现小姐今日也服过此药不久。”毕先生又问。

    “可是我早起不适,今天连水也未沾过。”

    “怎么可能?”毕先生诧异道,又思索片刻,“小姐中毒已有五六年……药毒未必从口入,小姐身上可有随身佩戴时间超过五年的东西。”

    “有,”慕雪瑟点点头,伸手将脖子上挂着的玉牌,和左手腕上的紫檀佛珠褪了下来,捧给毕先生验看。

    “这玉牌是我从小带在身上,是我生母为我在京城法华寺开过光的。这佛珠是六年前,继母从华莲山大罗觉寺为我求来的。这两样东西,除了沐浴,我从不离身。”

    慕振荣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串佛珠和玉牌,无论是姜华公主还是童氏,都不是慕雪瑟真正的生身之母。

    到底是姜华公主憎恨她不得已扶养的慕雪瑟,还是童氏嫉恨慕雪瑟是姜华公主之女?

    慕雪瑟眼角瞥见童氏脸色已经发白,顿时淡淡一笑。

    毕先生看着慕雪瑟那淡然的笑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女在知道自己以后可能不能生育后,还能如此平静。就连他为她检查伤口之时,她也不曾露出羞惭之色,本是倾国色,容颜尽毁,她却毫不在意。

    一个女人,没有容色,不能生育,那等同于一生无望。

    可她,却是一脸泰然,颇有种随性自流,不拘于世俗成见的旷达。

    毕先生先检查了玉牌,后又看了佛珠,有些犹豫道,“小姐,这串佛珠,可介意让我剖开检查?”

    “先生请便。”

    毕先生向慕振荣借了一柄极为锋利的匕首,拆下一颗紫檀佛珠,用力剖成两半。他拿起一半,只闻了一下,就断声道,“佛珠中空,内心里藏着提炼得极浓已凝成块的鹿衔草汁。”

    显然,能在这佛珠里藏上鹿衔草的最大嫌疑就是童氏。

    慕振荣当年为娶姜华公主,贬妻为妾之事,多少为人所诟病,毕先生也是知道这些纠葛的。

    可是六年前,慕雪瑟不过是个懵懂孩童,这人却早早埋下暗手,毁她一生,心思之毒,令人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