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一章 童氏诡辩
寿椿堂的院子里,慕振荣一下将童氏甩在地上,又把那串佛珠扔到她脸上。
  
      他与童氏少年夫妻,共枕多年,一直对她信任有加,内院之事哪怕姜华公主在时,也多有倚重。
  
      原本,他也曾跟林老太君一样担心过童氏因恨姜华公主当年下嫁,让她被贬为妾室之事,而对慕天华和慕雪瑟下手。
  
      但是这四年间,童氏待慕天华和慕雪瑟一直视如己出,无微不至,甚至比姜华公主还要纵容疼爱。
  
      所以他从未想过童氏会是一个心肠恶毒之人。
  
      可是,慕雪瑟的紫檀佛珠里的鹿衔草,是他亲眼所见,不曾作假。
  
      难道,这么多年,他都看错了?
  
      满院下人都是一脸惊愕,慕振荣向来敬重童氏,从未见他与童氏红过脸,今日竟发了这样大的火。
  
      “老爷,有话好说……”卫妈妈立刻上来扶起童氏。
  
      童氏一把推开卫妈妈,跪在地上,“我知道老爷和老夫人疑我,但请先容我把话说完。”
  
      “你说。”林老太君冷哼一声。
  
      “这佛珠确实是我送去的,但是我绝对没有放什么东西。”
  
      慕振荣没有说话,死死看着童氏,想从她眼中看出一丝破绽,童氏眸光笃然,竟是不避不让,反倒让他捉摸不透了。
  
      “老爷,老夫人,我可以对天发誓,这佛珠上的毒,真的不是我动的手脚!若有半句假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下辈子做牛做马,不再为人!”
  
      童氏立此重誓,倒把林老太君和慕振荣震住了,一时倒拿不定她说的是真是假。
  
      童氏又道,“这佛珠是我六年前送给雪瑟的不错,但是当初也是请别人代为到华莲山大罗觉寺求的,一送来,我就巴巴地送给雪瑟了,中间有谁动了手脚,我怎会知道?况且,这六年间,说不定有谁看见雪瑟常带着,有心仿了一模一样的,把原先的换了去,也是大有可能呀。请老夫人,老爷明查。”
  
      时隔六年,一切都再难查证,只要她咬死了说不知道,林老太君和慕振荣断不能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问她的罪。
  
      “自然要查,这件事一定要查到底!”林老太君冷笑,“荣儿,你听明白了么!”
  
      “儿子明白,这件事,儿子一定会让人彻查到底。”慕振荣冷声道。
  
      “老夫人,老爷,这件事情要查,但一定不能大肆查问,只能慢慢查。”童氏一脸镇定地说。
  
      若是大肆查问,她送慕雪瑟的佛珠有问题这件事传出去,那她这多年慈母贤妻的功夫就白做了。
  
      “你什么意思?”林老太君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认定童氏是想拖延时间。
  
      “老夫人,”童氏抬头看着林老太君,“您要为雪瑟想想啊,若是此事传扬出去,那雪瑟这辈子就毁了。”
  
      她料定林老太君和慕振荣一定会把此事瞒下来,一个不能生育的女儿,有谁会要?
  
      林老太君全身一僵,慕雪瑟毁容之事,已是让她头疼,若再传出无法生养?
  
      女有五不娶之一——世有恶疾不娶。
  
      妇有七出——无子。
  
      虽说娶妻娶贤,容颜毁去也能勉强让人接受,但是无法生养,却是无人能够接受的!
  
      宫家三代单传,宫侍郎只有宫浩磊一独子,宫浩磊的妻子将来是要掌一府中馈,传宗接代。
  
      宫浩磊自小才学样貌,皆是不凡,此次更是金榜题名,钦点探花,所求之妻,定然是德颜工容,一不可缺。
  
      若是宫家真要退亲,他们也不好拒绝,到底对方不情愿,硬把慕雪瑟嫁过去,也不会幸福。
  
      林老太君现在只求能在宫家知道这件事前,寻得良方恢复慕雪瑟的容貌,调理好身子。退一步说,哪怕宫家退亲,也可以悄悄另找人家把慕雪瑟嫁了。
  
      倘若慕雪瑟无法生养之事,闹得人尽皆知,再被退亲,恐怕再无好人家肯娶,若是有求娶的,也怕是别有所图,慕雪瑟恐就只能一辈子青灯古佛了。
  
      “罢了,你暗地里悄悄地查,千万不可以把事情传出去。”林老太君看了慕振荣一眼,又扫视了一遍全院的下人,“你们谁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或者乱打听些什么,立刻打死!”
  
      满院下人,一齐发着抖跪下,连声说不敢。
  
      林老太君又看向童氏,她现在的确找不到证据说这件事就是童氏干的,但童氏毕竟有最大的嫌疑,要她这么轻轻放过童氏是不可能的,“无论真相如何,东西是由你的手送出去的,你也有失查之罪,现在我罚你在你院子里抄五十遍《法华经》,没抄完不准离开院子,你可心服。”
  
      “儿媳领罚。”童氏松了口气,只是抄经而已,至少没夺了她掌家之权,而且她的确嫌疑最重,她都能感觉到慕振荣看着她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疏离和怀疑。
  
      “卫妈妈。”林老太君忽然把目光转向童氏身旁的卫妈妈,“你不能替你主子分忧,阻止她犯错,现罚你代主受过,打二十大板!”
  
      卫妈妈脸色惨白,她年近五十,二十大板,还不要了她的老命。
  
      童氏的脸色也很难看,林老太君说代主受过,那就表示原本该被打的是她,这等于是变相承认了她有罪!
  
      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看着卫妈妈被按在地上行刑,打得惨叫连连。
  
      等到二十板都打完后,卫妈妈的下半身已是血肉模糊,整个人奄奄一息。童氏在一旁恨得咬,面上却丝毫不敢露出来。
  
      林老太君不愿再看童氏,转头对慕振荣说,“走,扶我回雪瑟的院子。”
  
      慕振荣立刻扶着林老太君出了寿椿堂,刘妈妈明白这是林老太君有话要对慕振荣说,就带着其他下人远远地跟着。
  
      “这次的事情,说句实话,你是怎么想的。”林老太君目视前方,淡淡问慕振荣。
  
      “我与她多年夫妻,”慕振荣顿了一顿,长长叹了口气,“不想疑她。”
  
      “我也不想。”林老太君也叹气道,“姜华故去这四年,她把家里上上下下都打理的极好,对雪瑟和华儿也从无半点怠慢,我也是看在眼里的。可这件事——我不得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