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四章 母女相见
外间一个人都没有,只孤伶伶地亮着一盏灯,里间隔着帘子透出光来。

    慕雪瑟撩开帘子,走进去,屋里西面一张坐榻上坐着一个女子,身形纤瘦,苍白的瓜子脸,秀鼻修眉,唇若染朱,唯有一双凤眼无神茫然。

    “母亲。”慕雪瑟一下子向着女子跪了下去,用力磕了三个头,落下泪来。

    前世,等她知道慕青宁是她生母的时候,慕青宁早因身体虚弱染病死了。

    她根本没有机会喊慕青宁一声母亲,甚至她都未曾见过慕青宁几面。

    只在九岁,养母姜华公主病死的那年,特意带她来过一趟薛碧山庄。

    那天慕青宁刚好疯病发作,在山庄大闹,慕雪瑟站在姜华公主身边只觉得害怕,想要后退。

    姜华公主却紧紧拉住她的手,“不许退,好好看着她。”

    慕雪瑟只能怔怔站在那里,看着慕青宁与想要制服她的丫环撕打着。

    那时她不明白,为什么发疯的是面前这个不认识的女人,姜华公主却要用温柔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

    后来她知道,那个疯女人就是慕青宁,她的姑姑。

    如今她才明白当年姜华公主的意思,她是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想要牵起这对缘分薄如朝露的母女那一点羁绊。

    慕雪瑟跪在地上,慕青宁楞楞地看着她的脸,眼神复杂起来,仿佛认得她,又仿佛厌恶她,忽然指着慕雪瑟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猛拍着坐榻,不可抑制,仿若慕雪瑟是什么可笑的存在一般。

    慕雪瑟擦干脸上的眼泪,缓缓站起身,看着疯狂大笑的慕青宁,她落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握紧。

    慕青宁能有今日,与那对她始乱终弃的男人脱不了干系!

    才会造成慕雪瑟如今这尴尬的身份。

    她发誓,一定要查出这个背弃她们母女的男人是谁!

    突然,慕雪瑟看见慕青宁拍着坐榻的左手臂露出一块青紫,她猛地拉住慕青宁的左手,捋开衣袖一看,一整条手臂上青红交错,都是淤伤,明显是受人凌虐。

    再一看慕青宁身上虽然穿着整洁,衣衫料子虽好,却已老旧。

    慕雪瑟放下慕青宁的手臂,沉着一张脸走出后罩房。

    等在外面的丹青和梁上婆子迎上来,一看慕雪瑟难看的脸色,丹青怔了一下,“小姐,可是青宁小姐有何不妥?青宁小姐笑得那么大声,居然没有一人过来查看——”

    “回去吧。”慕雪瑟打断丹青。

    她仰头看天,皓月当空,把薛碧山庄染成一片萧索的月白色。

    前世,慕青宁会因体弱染病早逝,原来,竟是如此死的么?

    慕雪瑟阴沉着脸坐在回菁州城的马车里,一旁的丹青看着她的脸色正想要问什么,马车突然骤停下来,车外传来拉车的马的嘶鸣声,然后忽听一个陌生粗犷的男音大喊一声。

    “驾!”

    整辆马车突然掉了个头疾奔起来,慕雪瑟和丹青在车内被颠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

    丹青正想伸手掀车帘问怎么回事,慕雪瑟却按住她,低声道,“你听,并不止我们拉车这一匹马。”

    丹青一听,马车周围果然有很多马蹄声,还有男人呼喝的声音。

    “有很多人,都拿着兵器。”

    她们这是遇上打劫的了,丹青咬咬牙,车夫是府里的一个老实巴交的汉子,按理说不会出问题才对。

    她拔出匕首,护在慕雪瑟身边。

    “他们人太多。”慕雪瑟却是伸手按住丹青握匕首的手,“我们不是对手,还是先弄清楚他们的来意吧。”

    她出身将门,家中不只两个哥哥习武,就连她们姐妹自小也是请名师指点,所以除了自小不爱练武的慕雪柔,其它三个女儿都会些功夫,其中以慕雪瑟为佳,那时师傅常夸说她若生做男儿,定不比长兄慕天华差。

    不过姜华公主离世之后,童氏就以女子温柔婉约更得男子喜欢为理由,劝说三个女儿不要习武,而她们三个也都听话做罢,是以荒疏了四年。现在慕雪瑟却觉得学武是好事,前世若不是她自小练过几年武艺,身子还算强健,慕雪柔和六皇子对她的那些折磨,哪里挺的过来。

    但是她可不认为,四年未动拳脚的自己加上一个半桶水的丹青,能够敌得过这群劫持她们的男人。

    不能力敌,就只能智取!

    慕雪瑟皱眉暗忖,她的这辆马车外表简陋破旧,一看就没什么可抢的,而且她们已经快到菁州城了,是谁那么大胆敢在菁州城附近拦路打劫?

    忽然听外面有人问道,“老白,你这么抢了马车就拉走,就不怕车里的毕先生生气,一会儿不肯帮夫人看病啊?”

    “唉,你是没听说过毕先生医术高,脾气怪,我若是想靠嘴皮子说动他是绝无可能,况且我在镇国公府外蹲了七天了,哪还有力气说啊,还是直接带回去让船主自己来说。”

    一瞬间,慕雪瑟脑海里转过无数个想法,南越两地饱受倭患已久,大熙也因此海禁,早无平民敢驾船出海,对方所说“船主”定是倭寇无疑。

    只是这些人为什么会将她误认为毕先生?

    是了,是这辆马车,她用这辆马车将毕先生请来,而慕振荣将毕先生留在慕家小住,为了方便治她们姐妹的伤势。

    这人说在镇国公府外蹲了七天,显然是毕先生被她请出门就跟上了,认死了这辆马车。

    “小姐,原来他们劫错了人。”丹青也想明白了。

    “小声些,这群人是倭寇,如果发现劫错了人,我们两个就麻烦了!”慕雪瑟沉声道。“现在只有等见到他们的船主,再谈条件了。”

    这群倭寇既然是要请毕先生给他们夫人治病,那么她就还有几分把握能全身而退。

    马车一路疾驰,丹青和慕雪瑟都被颠得难受,但都强忍着没发出声来,忽然赶马车的人呼喝了一声,拉车的马发出一声嘶鸣,停了下来。

    “毕先生,我的手下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马车刚停,就有一人急急过来撩开车帘,慕雪瑟看见一张眉眼带些桀枭之气的脸。这人穿一身绸缎夏衫,若不是知道他是倭寇,她会以为他是哪个豪门大户的公子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