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五章 再会太子
“老白,这是怎么回事?”那人看见车中的慕雪瑟和丹青二人明显一楞,转头就一脸怒气地冲着一个左脸有道刀疤的壮汉沉声喝道,“我不是让你把毕先生请来么?她们是谁!”

    老白赶紧凑过来一看,看见车内二女也是吓了一大跳,“这,这不对啊,我是亲眼看着毕先生坐这辆马车去慕家的,然后今天终于看到这车出来,这车这么破,我想怎么也不会是慕家的马车,应该就是毕先生自己的,所以就——”

    他越说越小声,忽又粗声粗气地冲慕雪瑟二人问道,“喂,你们两个是谁啊?”

    慕雪瑟一张脸冷冷地坐在车内不说话,心里却是又好气又好笑,劫人也不先把脸看看清楚,手下糊涂成这样,主子早晚会被气死。

    那男子果然气得不轻,直接一脚把老白踹开,“如果耽误了夫人病情,我就扔你下海去喂鲨鱼!”又一把扯掉车帘,厉声道,“杀掉她们,不能让这件事泄露出去!”

    立刻就壮汉提着刀过来,丹青的小脸唰地一下白了,拿着匕首就要挡在慕雪瑟身前,慕雪瑟却朗声道,“慢着!可否听我说几句话?”

    “你就算有遗言,我也没兴趣听!”男子冷冷道。

    “秦船主,我们做笔交易如何。”杀机当前,慕雪瑟说话却是不疾不徐,仿佛一点都不害怕。

    “你知道我是谁?”男子怔了怔,伸手拦住那个提刀的壮汉,微微眯了眯眼回头看向慕雪瑟。

    “沧海五峰,蓬莱有主。”慕雪瑟微微一笑,“南越两地海域上的倭寇里,敢自称船主的也就两个人,一个是蓬莱船主厉厌天,另一个是五峰船主秦泽海。我听说厉厌天是独眼,公子两只眼睛都完好,怎么也不像是蓬莱船主吧。”

    “你很聪明,可是我凭什么跟你做交易?”秦泽海盯着慕雪瑟看,全身散发出的气势极为凌厉。

    慕雪瑟不避不让地对上他的视线,她那双幽暗的眸子里透出的沉静,竟有一股丝毫不弱于他的气韵,让秦泽海不得不讶异。

    “因为我姓慕,而且,我的医术未必比毕先生差。”

    前世,她虽只浸淫医道三年,但是三年里她日日夜夜只做这一件事,而且她还借用镇国公府之势,得到大熙国不少名医的指点,这其中也包括毕先生。虽不敢说医术天下无双,但她自信绝不比毕先生差。

    乍一听到慕雪瑟说她姓慕,周围倭寇的脸色都沉了下来,他们与南越守军常年交锋,尤其在慕振荣手上败得最惨,以至于这些倭寇提起镇国公慕振荣都是咬牙切齿的。

    “我凭什么信你!”秦泽海的脸色也不好。

    “尊夫人若不是病重,你又怎么会想要劫持毕先生呢,你何不死马当做活马医,让我试一试。再则,毕先生现在在慕家,我若治不好你夫人,你还可以用我来要挟我爹帮你把毕先生请来。”

    “好!”秦泽海只想了一下,就极爽快地答应,“你下来,跟我上船!”

    丹青立刻扶着慕雪瑟小心下了马车后,才发现她们正在一处浅滩边,慕雪瑟受伤的左脸暴露在月光下,众倭寇看见她左额那块丑陋的血痂都是一惊。

    慕雪瑟却是看向刚刚被秦泽海踹到一边的老白,冷冷问,“你杀了我的车夫?”

    “没,没啊,我只是把他打昏了,这会儿也该醒了吧。”老白看见慕雪瑟狰狞的左脸对着自己,再加上那一双凌厉的眸子,竟是忍不住退了一步。

    “你是慕家哪位小姐?”秦泽海有些狐疑地看着慕雪瑟的伤疤。

    “我排行第二,我叫慕雪瑟。”

    “可是我听说慕家二小姐慕雪瑟有倾国之色。”

    “那么秦船主以后可以告诉天下人,慕家二小姐慕雪瑟是个无盐女了。”慕雪瑟面无表情地走到水边的几艘小船旁,回头淡淡道,“秦船主,你还要再浪费时间么?”

    女子多爱美,可是慕雪瑟却是一脸对自己的丑陋的伤疤毫不在意。秦泽海看着慕雪瑟的眼神染上几分惊奇,却也不再多言,他带着慕雪瑟和丹青还有那个老白上了其中一艘小船,其他人坐在别的小船上一起驶向夜色中幽茫的大海。

    丹青一只手扶着慕雪瑟,另一只藏在袖子里的手紧紧握着匕首,显然很紧张。

    慕雪瑟轻轻拍拍她的手背,示意她安心,然后抬头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巨大福船。船上灯火通明,还有人举着火把在船边向着这里观望,一看见他们就高喊着,“来了,来了……”

    然后扔下绳套来,跟慕雪瑟同船的老白把绳套在小船两端系牢了,船上的人就把他们连同小船一起拉上去。

    海风很大,其间小船不停地摇晃,丹青几次吓得脸都白了,慕雪瑟却依旧一脸从容,毫不惊慌。秦泽海看着她,再一次心生惊讶,他第一次被这样拉上大船的时候,也是相当紧张的,生怕绳套中途断了。

    丹青虽然害怕,但还是抢先一步跳到甲板上,然后挡开想扶慕雪瑟的老白,狠狠瞪了他一眼,才伸手将慕雪瑟扶到甲板上来。

    还没等慕雪瑟站稳,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怒骂,“让你擦个甲板都擦不好!”

    慕雪瑟看过去,就见一个衣衫破旧十一二岁的少年跪在甲板上,身旁放着一桶水,手里拿着一块破布正一脸惶恐地擦着甲板。

    旁边一个黑面壮汉很是不满地在少年身上踹了一脚,少年一下倒在地上,向着慕雪瑟的方向露出脸来。

    慕雪瑟看着少年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整个人如遭雷击怔在那里。

    九方痕!

    慕振荣和九方澜在南越两地遍寻不着的太子九方痕,居然在这里!

    心口突然一阵穿心般的剧痛,慕雪瑟猛地伸手捂住,额上竟冒出冷汗来。

    白天的梦境,原来是预兆么?

    她从未想过,会以这种方式与九方痕再相见。

    事实上,她内心是很排斥再见到九方痕的,因为那会让她想起自己是如何悲惨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