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六章 千机引
“老白!你怎么捡回来这么一个只会吃白饭的家伙?”那个黑面壮汉向着老白不满地喊道。

    “这——”老白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讪笑,“我那不是在镇上看见他被姓厉的手下追么,姓厉的一直跟我们过不去,所以我就故意救了他,好让他们不痛快,想着带回来也多个干活的,谁知道他这么没用。”

    慕雪瑟心思微转,九方痕和九方澜在菁州府附近遇袭,竟是是蓬莱船主厉厌天派的人么?只是厉厌天一介倭寇,为什么要冒险在慕振荣管辖的地界袭击九方痕?他知不知道九方痕的真实身份是当朝太子?

    她记得前世,后来厉厌天归降了六皇子九方镜和楚赫的心腹——接任南越总督的路之舟,那么这次的事情是否真如她先前所想,跟九方镜和楚赫有关?

    这一连串问题接踵而来,慕雪瑟一时间也无法参透其中内情,颇觉头疼。

    “还不快干活!”黑面汉子又踹了地上的九方痕一脚。

    九方痕吓得全身发抖,赶紧爬起来拿着破布用力地擦着甲板。

    慕雪瑟眉头微皱,若是让人知道堂堂大熙太子在慕振荣管辖之地失踪不算,还被抓到倭寇的船上当苦力,这等同是送了一个大大的把柄给慕振荣的政敌,光是都察院那群言官的唾沫星子就够慕振荣受的了。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把九方痕救出去,绝不能让九方痕在南越出事,更不能让这伙倭寇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否则他们一旦挟持九方痕,慕振荣投鼠忌器,反要受制于他们。

    “慕小姐,拙荆身体不适,无法前来迎接,烦请你随我进舱内诊治吧。”秦泽海收敛了眉宇间那股煞气,举止倒也彬彬有礼,颇有豪强一方的大气。他并未多注意九方痕,反倒是脸上的焦急透露了他有多重视自己这位夫人。

    秦泽海的这位夫人许淑云,慕雪瑟也早有听说,许淑云出身书香门第,只可惜家道中落,沦为娼妓,曾是南越两地有名的清倌,后来不知怎么的跟了秦泽海。如今看来秦泽海倒真是对她有心,两人如同传言那般鹣鲽情深。

    “秦船主请带路。”

    慕雪瑟不再多看九方痕一眼,带着丹青由秦泽海领着进了内舱,反倒是九方痕在听见秦泽海称呼她“慕小姐”时,眼中一亮,悄悄抬头看了看她的背影。

    一进到舱内许淑云的房中,慕雪瑟顿时一惊,只见挂着烟罗软帐的金丝楠木床边守了两个丫环,而躺在床上的许淑云脸色已然泛青,整个人已陷入昏迷。

    慕雪瑟不等秦泽海催促,立即上前为许淑云把脉。才刚接触脉象,慕雪瑟就微微一怔,她细细把了片刻后才沉着脸道,“尊夫人并非生病,而中毒。”

    “中毒?”秦泽海大惊。

    “而且已近三个月了。”

    “三个月?”秦泽海顿时惊怒交加,“可是我夫人半个月前才开始觉得不适,请过几个大夫都说是得了怪病。”

    “这毒名为‘千机引’,下在女子身上,并不会很快发作,但是若是与男子同房,那么女子身上的毒就会过到男子身上,并且二人立即毒发身亡。”

    这种阴邪的毒药出自大内东西二厂,并不是寻常人可以得到的,慕雪瑟前世也是机缘巧合下救过一个身中此毒的女子才得知的。所以刚才,她一摸许淑云的脉象,发现像极了“千机引”,也是吃了一惊,细细诊了片刻才敢确定。

    “秦船主,此人是冲着你来的,尊夫人不过是遭了无妄之灾。”慕雪瑟一脸凝重,“这毒本可在女子体内潜伏半年以上,但是因为尊夫人已有四个月身孕了,所以才提前引发毒性。”

    “那孩子可保得住?”秦泽海心下黯然。

    “这就要问过尊夫人的意思了。”慕雪瑟叹息道。

    说完,她淡淡扫了屋里两个丫环一眼,“秦船主不妨细想想尊夫人是如何中的毒,否则我凑巧救了夫人这一次,再有下一次你们未必还能劫得到我的马车。”

    秦泽海脸色一变,阴沉地打量着屋里的两个丫环,“月牙,海潮,夫人平时都是你们两个贴身侍候的。说!是谁下的毒!”

    “奴婢冤枉!”月牙和海潮顿时吓得一下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但是都只是口里喊着冤枉,都不承认下毒之事。

    “说不说!”秦泽海一怒之下,一掌拍在舱壁上,震落无落灰尘,震得仓壁咯吱作响。

    “慢着。”慕雪瑟还真怕秦泽海冲动之下,几掌把船舱给毁了,赶紧阻拦道,“秦船主,我有一个法子,可以找到下毒之人。”

    “什么法子?”秦泽海看向慕雪瑟。

    “能借个手下给我么?”

    “老白!”

    秦泽海高喊一声,老白立刻进来了,“船主,你找我?”

    “跟着慕小姐,慕小姐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这——”老白有些犹疑不定地看着慕雪瑟。

    “走吧。”慕雪瑟带着丹青走出船舱,老白只好跟在后面。

    过了一会儿,老白面色古怪地拿了两个长方的盒子过来,盒子五面密封,只有一面上有一个刚够一只手大小进入的圆洞。

    “想不到秦船主的船上就有这样的好东西,让我不必费神去找了。”

    秦泽海不明所以,慕雪瑟却只是笑了笑,对着那两个丫环说,“‘千机引’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只要沾上之后,一年之内无论怎么洗,涂什么都不会消除,人虽然闻不出,但是祁蛇特别喜欢。”

    她又从袖囊里拿出一个药瓶来,“现在,我这里有一瓶避蛇的膏药,而这两个盒子里各放着一条老白今天在菁州府捉到的祁蛇,你们两个把这避蛇膏抹在手上,再分别把手伸进这两个木盒里,若是没碰过‘千机引’,蛇就不会咬你,若是碰过了——”

    慕雪瑟顿了一下,又笑道,“祁蛇又名五步蛇,若是被咬了,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两个丫环抖得更厉害了,丹青可是不管那么多,在慕雪瑟眼神示意下,上前抓起丫环的两只手都涂上了避蛇膏,然后道,“你们动作快一点,别耽误了我们小姐给你家夫人治病!不然,就算你们没罪也是死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