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七章 营救太子
月牙一听这话,虽然害怕,但还是闭眼睛把手伸进其中一个盒子里,过了一会儿突然咦了一声,却看见慕雪瑟向她使了个眼色,立即闭嘴不说话了。

    海潮看着月牙把手伸进去居然无事,对慕雪瑟的话更是深信无疑,她几次伸出手,要去碰那个洞口,又马上缩了回来,

    “怎么,不敢么?”慕雪瑟冷笑,上前一步抓起海潮的手就往木盒的洞口塞。

    海潮惊得大声尖叫,拼命甩手挣脱慕雪瑟的手,终于大哭出声,“船主,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你,居然是你!夫人看你无家可归,饿昏在路边将你救了回来,你就是这么回报她的么!你这种人,就该让蛇咬死你!”秦泽海一气之下,抓起海潮面前的木盒狠砸在她身上。

    木盒在海潮身上反弹了一下,掉在地上弹了一下,发出空响。

    “咦?”秦泽海这才发现不对,看向慕雪瑟。

    “‘千机引’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香气,这木盒子里也根本就没有蛇!”慕雪瑟看着海潮冷冷道,老白一直在慕府盯梢,哪有功夫抓蛇。她不过是让老白陪她演了一场戏,月牙敢把手伸进木盒,自然发现了端倪,而海潮——“那条毒蛇只在你自己心里!”

    海潮一下跌坐在地上,秦泽海脸色铁青地看着她,对老白说,“把她绑进底舱,等我得了空再审问!”

    他又问慕雪瑟,“慕小姐,我夫人中得这毒,你可解得了?”

    “自然是解得了。”慕雪瑟淡淡一笑,“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管开口,只要我这船上有的,绝不推脱!”秦泽海以为慕雪瑟想趁火打劫,面上冷冷地说。

    “东西倒是没有。”慕雪瑟推舱门走到甲板上,“想要的人,倒是有一个。”

    “人?”秦泽海跟了出来。

    这时天空又开始下起毛毛细雨,海风更烈,原本只有微波的海水渐渐涌起浪花。

    “我要他。”慕雪瑟站在风雨里,向着在雨中擦着甲板的九方痕一指。

    原本正在努力擦着甲板的九方痕听见这话一楞,抬起头来看着慕雪瑟,俊美的眉眼间露喜色。

    “他?”秦泽海倒是没想道,顿时笑起来,“慕小姐为何要救一个萍水相逢的少年?莫不是看他长得俊?”

    这话十分无礼,慕雪瑟却不介意,只是道,“他叫方衡,是我家世交的孩子,前几日来菁州府玩,却遇路匪走失,他表哥到我们府来请我父亲帮忙找人,却没想到他居然在这里。”

    九方澜母妃一族姓方,方衡是九方痕假称九方澜表弟的化名。

    “慕小姐要任何东西都好说,可是这个人,你却不能带走。”秦泽海自然没有忘记慕雪瑟的父亲是谁,东西是死的不会说话,人可是活的,他怎么知道这个少年是不是慕振荣故意派到他船上来刺探情报的。

    “秦船主不必担心多余的,我保证他离开后不会提及关于这船上之事的一个字。”慕雪瑟偏过头看着秦泽海道,她自然看出秦泽海在担心什么。

    “哼,我凭什么相信你?”秦泽海冷哼道。

    “就凭尊夫人的命在我手里。”慕雪瑟微微一笑。

    一听这话,秦泽海心里的狂傲之气顿时被激了起来,冷笑道“我就不信这天下间只有你能解此毒了!”

    他生平最不喜受人要挟,更何况此人还是区区一个弱女子!

    “天下间的确不止我一人能解此毒,只是‘千机引’的解法特殊,若是解毒不当,反而会提前毒发。而南越两地除了那下毒之人,就只有我有这个本事了,就算毕先生来了,也绝对束手无策!”

    慕雪瑟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不由得秦泽海不信,他怒视着慕雪瑟,又听她淡淡道,“不知道尊夫人可否拖得起?”

    “慕雪瑟!你真当我不敢杀你!”秦泽海咬牙切齿。

    慕雪瑟施施然走到甲板边,看了一眼波涛渐起的海面,回眸一笑,“你现在就可以把我扔下去喂鱼,实话告诉你,我的水性差的很。”

    “来啊,把她给我扔下去!”秦泽海一脸凶煞,高声喝道。

    立刻就有两个壮汉要过来抓慕雪瑟,慕雪瑟微微仰头看了一眼落雨纷纷的夜空,海风吹得她的长发猎猎飞舞,纷飞的衣裙像是翅翼破碎的蝴蝶。她回过头冲秦泽海一笑,这笑容说不出的桀骜不驯,无惧亦无畏。

    忽然,她纵身而起,竟是自己毫不犹豫地从甲板上跳了下去。

    “小姐!”丹青措手不及,惊呼着冲到船边,却连慕雪瑟的衣角都没抓住,只看见慕雪瑟如断了翅的蝴蝶迅速下坠。

    秦泽海和那两个壮汗更是料想不到,全都一下冲到船边,三人同时扯过船上的缆绳,急急向着下坠的慕雪瑟抛出,在她坠落海面之前缠在她的腰上,又一齐用力将她拉了上来。

    九方痕跪在雨中,呆呆地看着又被拉回到甲板上的慕雪瑟,她的头发和衣衫都被雨水和海水打湿,面上更是湿漉一片,显出几分狼狈,可她却是笑得毫不介意,仿佛她刚刚不曾经历过一场生死。

    这里已是深海,时有鲨鱼出没,他不明白慕雪瑟为什么要豁出命来救他这样一个世交家的孩子。

    “小姐,你的伤!”丹青有些担心地看着慕雪瑟的左额,用丝帕为她擦拭脸上的雨水。刚结痂的伤口浸水,可是很容易引起感染溃烂的。

    “无妨。”慕雪瑟安抚地对丹青笑笑,“回去上点药就好了。”

    “是我无礼了,想不到慕小姐的性子如此刚烈,颇有乃父之风啊。”秦泽海身上的气势瞬间弱了几分,摇头叹道。

    他本性桀枭,在这苍海之上一呼百应,少有人能压他一头。偏偏这慕雪瑟从见面伊始,就气焰嚣张,对他这个海上一霸毫不畏惧不说,还屡屡挑衅。再加上与慕振荣积怨多年,忍不住想要吓她一下,压一压她的气势。他的那两个手下自然也看出他的意思,不会真把慕雪瑟扔下海。

    却不想慕雪瑟性子如此狠绝,连他自己都没有把握一定能救上她来,刚刚若是晚上一点,慕雪瑟就落进海里了,在这鲨鱼时时出没,又是风雨交加的深海,施救不及的话,不淹死,也会葬身鱼腹。

    他想想都觉得后怕,慕雪瑟却是始终面不改色,让秦泽海和在场的倭寇都不得不心生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