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八章 主谋是谁
“那么秦船主现在是什么意思?”慕雪瑟只是淡淡看着秦泽海,其实慕雪瑟刚刚也是在赌,她在赌秦泽海对许淑云的情深意重,在赌秦泽海绝不敢拿许淑云的命冒险。

    秦泽海终究叹息一声,“还请慕小姐为我夫人驱毒,在下会让这个少年同你一起离开的。”

    显然,她赌对了。

    慕雪瑟笑起来,冲着九方痕温和地招招手,“方衡,你来。”

    九方痕扔下抹布,一骨碌爬起来,飞快地跑到慕雪瑟身前,慕雪瑟装出一副亲昵的样子笑问道,“还记得我么?”

    “慕姐姐。”九方痕甜甜地叫她。

    慕雪瑟有几分诧异,心想这个太子虽然胆怯懦弱,但倒还算有几分机灵,知道该怎么配合。只是慕家有四个女儿,她身量比他还矮一些,他如何知道她比他年长,张口就叫她姐姐?

    “你表哥和我爹正四处找你呢,却不曾想,你居然在这,让我们好找。”

    眼见他们居然拉起家常来,秦泽海不满地瞪了九方痕一眼,九方痕顿时吓得一哆嗦,缩身躲到了慕雪瑟的背后。他身量高出慕雪瑟半个头,却如此畏首畏尾地躲在一个比自己矮小的女子身后,真是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在场的倭寇见了,都嗤笑起来,就连丹青看见九方痕这个窝囊样,也忍不住目露鄙夷。

    “慕小姐,叙旧的话可否稍后再说?”秦泽海不屑地看了九方痕一眼,有些心急地向慕雪瑟催促道。

    “你先在外面等我。”慕雪瑟吩咐九方痕一声,九方痕看了围观满脸横肉的倭寇一眼,有些害怕地拉着慕雪瑟的袖子不放。

    “许夫人是女子,你进去不放便。”慕雪瑟无奈地看着自己被九方痕拉着不放的袖子。

    秦泽海顿时不耐烦地怒目而视,“哼,你再敢耽误慕小姐的时候,信不信我现在就扔你下去喂鱼!”

    九方痕吓得立即缩了手,不敢再纠缠慕雪瑟,乖乖地立在一边。

    慕雪瑟看他那幅畏缩懦弱的样子,深深叹了口气,这就是当朝太子,楚赫和六皇子九方镜的对手么,真是不堪一击。

    她不再多言,带着丹青走回船舱后就从袖囊里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许淑云“神庭”“印堂”“人中”等穴上施针。

    虽然这几日来,慕雪瑟有教授丹青和染墨一些医理和认穴,但亲眼看见慕雪瑟出手医病还是第一次,丹青忍不住眼露惊奇。

    片刻后,许淑云低吟一声,缓缓转醒,第一眼先看见慕雪瑟,微微一怔,有些虚弱地问,“你是?”

    “云儿!”秦泽海惊喜地上前,“慕小姐果然有些真本事。”

    “没三两真金,怎敢和秦船主你做交易。”慕雪瑟看着被秦泽海体贴地扶着坐起的许淑云,“许夫人,我有话问你。”

    “姑娘请讲。”

    慕雪瑟抓紧时间道,“你并非生病,而是中毒,而且已近三个月,我可以为你驱毒,但是你的孩子——”

    “保不住么?”不等慕雪瑟说完,许淑云就急急打断她。

    慕雪瑟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我可以帮你保住孩子,但是你体内的毒怕是已侵入胎儿体内,若是你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将来孩子可能会有残疾或者是天生痴傻。纵然如此,你还要留下这个孩子么?”

    “要!”许淑云咬咬牙道。

    “即使他可能会天生残疾?”

    “是。”

    “即使他可能会天生痴傻?”

    “是!无论他是残疾还是痴傻,他都是我的孩子,我要留下他!”说完,许淑云泪眼盈盈地看向秦泽海,“你会嫌弃这个孩子么?”

    “不,不会,”秦泽海上前一步握住许淑云的左手贴在脸颊上,“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无论他怎样,我都会好好疼爱他!”

    眼见他们夫妻情深,慕雪瑟立于床边,心中微微感慨,世俗夫妻,相濡以沫,莫过于此。

    她轻叹一声,对许淑云道,“既然两位已经决定,那就抓紧时间医治吧,天亮之前,我必需赶回菁州城。”

    她要来纸和笔,写了一张药单递给秦泽海,“不知道船上可有这些药材。”

    “都有。”秦泽海扫了一眼药单回答。

    “那烦请船主让人将这些药熬成汤汁,再备一个大木桶装上半桶水把药汁加进水里,给夫人浸浴驱毒用。”

    秦泽海立刻着人去准备,慕雪瑟就抓紧时间继续为许淑云施针驱毒,半个时辰后,许淑云脸上青气渐褪。期间,秦泽海向她讲了海潮下毒的事情。

    “想不到我一时心软,竟有今日恶果,却可怜了我的孩子。”许淑云感慨道,她这真是无妄之灾,本是善心,却引了只白眼狼回来,反害了自身。

    慕雪瑟顿觉心有戚戚焉,她曾经也如同许淑云一般单纯仁善,相信只要真心付出就会有等同的回报,最后却目睹亲人惨死,自己也悲惨身亡。

    等到浸过药浴之后,许淑云脸上的青色已完全消失,脸色稍稍红润了一点,人也精神了许多,秦泽海大喜过望,对着慕雪瑟不停地道谢,态度更是恭敬了几分。

    “照着方子抓药,三碗水熬成一碗,早晚各服一次,服用一个半月。”慕雪瑟将写好的方子递给秦泽海,忽然又道,“秦船主,你可曾想过到底是谁如此处心积虑地要你死?”

    秦泽海沉默了一下,才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厉、厌、天!”

    原本熙国南越两地海域上的倭寇就只有五峰船队一派,首领是秦泽海的父亲——秦老船主,现在的蓬莱船主厉厌天原是秦老船主的养子。

    但是自天和九年,秦老船主死后,厉厌天与秦泽海争夺首领之位,五峰船队就分裂成了两派,一派是秦泽海为首的五峰船队,另一派就是厉厌天另起炉灶的蓬莱船队。厉厌天一方面割据一方,和秦泽海分庭抗礼,一方面又常常会与秦泽海合作共同对付朝廷,让朝廷头疼不已。

    一心想让秦泽海死,一是朝廷,另一个自然是厉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