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十九章 说降秦泽海
许淑云的脸色也沉下来,向慕雪瑟道,“慕小姐是否知道什么?”

    “夫人可知‘千机引’的由来?”

    “不知。”

    慕雪瑟笑得有几分不屑和厌恶,“这毒,通过男女欢好将毒过入男子体内,鱼水之欢人间乐事,会通过这种事来下毒的人,往往是因为自身不能人道,而扭曲憎恨世间一切男女欢爱,才会想出这种淫邪的毒来。”

    “不能人道?”秦泽海吃了一惊,“你是说太监?”

    “不错,此毒出自大内,绝非寻常可得。”慕雪瑟面色一肃,“秦船主,厉厌天为什么能得到此毒?”

    “你的意思是厉厌天与朝廷之人有所勾结?”秦泽海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是,只是他没想到尊夫人已有身孕,秦船主是体贴之人,自然是不再与她同房,也就躲过了这一劫。”慕雪瑟感慨一声,又道,“秦船主,厉厌天既然与朝廷之人有所勾结,那么将来有一天,你极有可能腹背受敌,遭受他与朝廷的联手夹击,不如趁我父亲还是南越总督,归降朝廷如何?”

    前世,她知道秦泽海的结局,记得也是这一年,秦泽海突然发疯一般,带领手下疯狂进攻南越两地的沿海州县,现在看来极可能跟许淑云中毒身死有关,毕竟“千机引”不知解法,很容易反将毒引发。

    因为秦泽海的疯狂进攻,导致南越的抗倭军队和五峰船队都是两败俱伤,慕振荣也因为抗倭不力遭弹劾,在慕振荣之后接任的总督也是如此。

    后来慕振荣因为慕雪瑟的关系,举荐了楚赫和六皇子的心腹顾之舟出任南越总督。时逢封地毗邻南越的九江王叛乱,秦泽海和厉厌天也同时联手进攻南越两地,一时之间大熙国内忧外患。

    可是那时顾之舟居然成功说降厉厌天,与厉厌天联手夹击秦泽海,秦泽海战败,被厉厌天割下头颅做为归降的献礼。也因为厉厌天的突然倒戈,导致朝廷可以腾出手来对付九江王,加速了九江王谋反的事败。

    现在想来,这一切都太过巧合,倭寇的突然大举进攻与九江王的谋反举事,厉厌天的倒戈与九江王的事败。慕雪瑟怀疑与厉厌天勾结的朝廷之人说不定就是九江王,以九江王的身份想弄到“千机引”也不是难事。

    只是没想到厉厌天首鼠两端,一边投靠九江王,一边又投靠楚赫和六皇子,在最后倒戈归降。

    恐怕厉厌天派人袭击太子,说不定就是楚赫授意,毕竟太子是拦在六皇子九方镜与皇位之间最大的障碍。

    可惜,今世她慕雪瑟绝不会再让楚赫计谋得逞。

    “慕小姐,你所说的只是一种可能,”秦泽海审视着慕雪瑟冷冷道,“毒药既然来自大内,朝廷的人都有可能得到,也说不定是镇国公让人给我夫人下的毒,再让你来解毒,施恩与我。还有一种可能,与厉厌天勾结的朝廷之人就是镇国公!”

    “呵,若是厉厌天真归降了我父亲,我今天就不会有提醒你的这一番话了。”慕雪瑟冷笑一声,“再则,如果秦船主死了,你的手下就会乱做一团,可能成为几个散倭游寇毫无章法地四处做乱,又或者是另有一人整合了你的手下做了新的船主,更有可能的是被厉厌天吞并壮大,这些对于朝廷而言有害无利,我父亲是不会做这种傻事的。死了你一人并不能对朝廷的抗倭大计有利,否则,朝廷想要暗杀你,不敢说易如反掌,却也绝不困难。”

    慕雪瑟面色冷凝,“所谓上兵伐谋,中兵伐交,我做主劝降你,一是因为需要的是你这个五峰船主的影响力,由你领头,你的手下才会愿意信任并归附朝廷。二是因为你对尊夫人的一片深情,让我深感佩服,情深之人,终不会是大奸大恶之辈。三是厉厌天明明已有意投降朝廷,却偏偏屡屡进攻南越,与我父亲做对,显然他是无意让我父亲这个南越总督好过了,我选不了他,自然只能选你了。”

    “我和兄弟现在是天高海阔,我找不到理由让自己去受朝廷的束缚。”秦泽海看着慕雪瑟道,“我若归降,有何好处。”

    “我可以保证两点,一是朝廷一定会灭了厉厌天,二是朝廷一定会开海禁,我知道秦船主与厉厌天不同,及少抢劫沿海州县,与朝廷交战也很少主动。你五峰船队的钱财来源,往往都是你海运走私所得。只要海禁一开,到时秦船主你依旧可以组建船队出海经商,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

    她看着秦泽海和许淑云,真挚道,“许夫人应该也不希望一辈子如此漂泊,将来连孩子都顶着倭寇的名头,老了也无法堂堂正正地回归故里吧。”

    许淑云心上大动,这的确一直是她的心病,她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受的教导就是堂堂正正做人,沦落至此,只是因为她爱着秦泽海。现在慕雪瑟给了她另外的选择,她忍不住有些乞求地看向秦泽海。

    秦泽海一向深爱许淑云,一看许淑云那微带泪光的眼神,也有些动摇了,但还是忍不住问,“慕小姐,你一介深闺女流,这南越倭患与你何干,你为何要冒险劝我,不怕我一怒之下杀了你么?”

    “因为事关我父亲的仕途,所以我不得不争取。况且,我也有自己的私心,我希望以后能够在生意上与你合作。若是秦船主有意与我合作,到时我自然会详细告知。”慕雪瑟垂眸轻笑,“秦船主,你不必马上回答我。五日之后,你带着尊夫人到菁州城找我,我会为她第二次施针,以后每隔五日我都要为她施针一次,七次之后,毒方可全解。”

    “原来你还留了一手。”秦泽海哑然道。

    “我并无威胁你之意,”慕雪瑟缓缓道,“我很羡慕你和尊夫人之间的感情,就算秦船主你五日后给不了我满意的答复,我也会尽全力治好尊夫人的,还请你不要有所顾虑,按你的心意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