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章 回府
“好,我会仔细思量的。”秦泽海点点头,对于慕雪瑟这个人,他从一开始的不屑一顾,到现在心服口服,不过短短几个时辰,想想也真是不可思议。

    “我等你的答复,现在还烦请船主派人送我们回菁州城吧。”慕雪瑟看了一眼天色道。

    “现在风雨虽说不急,但也还是等雨停了再走吧。”秦泽海看着船舱外风雨道。

    “我若是天亮之前不回去,会有大麻烦。”慕雪瑟摇摇头,若是让童氏知道她一夜未归,她的麻烦就大了。

    大家闺秀深夜外出不归,等同失节,如此大的把柄落在童氏手上,她怎么会让慕雪瑟好过?

    秦泽海还想说什么,许淑云却拦住他,她本出身书香门第,对于闺阁里那些逼死人的规矩,最是清楚不过了。她道,“慕小姐自有她的难处,你快派人送她回去吧。”

    “好。”秦泽海高喊一声,“老白。”

    “船主。”老白听见进来。

    “你送慕小姐回去。”

    “是。”

    “你轻功如何?”慕雪瑟却突然问老白。

    “还算不错。”老白呆了一下,不明白慕雪瑟干嘛问她轻功。

    “那就好。”

    慕雪瑟却不多作解释,带着丹青一走出船舱,九方痕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秦泽海和老白,然后才敢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慕雪瑟。

    “我们回去吧。”慕雪瑟冲他笑了笑。

    九方痕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虽一身破烂旧衣,却如何也掩盖不住张俊美无俦的脸在这一笑之下的风采,倒让慕雪瑟微微楞了楞神。

    她回想起前世的最后一面,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和他手中的弓箭,她别过脸去,心口又开些微微泛疼。

    “慕小姐,上船吧。”老白在架好的小船边喊她。

    丹青扶着她走过去,九方痕跟在身后,他们四人同乘了一艘小船回到岸上,又乘了慕雪瑟原先来时的马车向菁州城赶回去。

    一路上,丹青不时撩开车帘,看着东方渐渐发亮的天色,有些着急,她是清楚被人发现慕雪瑟一夜未归会有何后果的。

    慕雪瑟却始终低头沉思着这一次的意外所揭开的背后的隐秘。

    太子,厉厌天,九江王,楚赫,前世后来成为南越总督的顾之舟,还有出自大内的“千机引”,这一桩桩一件件,综错复杂,看似毫无关联,却总有那么一丝细线将这些人这些事串在一起,让慕雪瑟不得不深思细想。

    她前世所看见的,原来都只不过是水面浮光,那汹涌暗潮都深藏水底。若不是此番机缘巧合,有此一遭意外,她也未必能窥得一隙。这朝廷之水,果然很深,她虽占了重生三年的先机,却也还是要苦心筹谋,把前世所知全都用心揣摩一遍,才不至于寸步难行。

    “慕姐姐?”一旁的九方痕看见她皱着眉头,似乎颇为苦恼的样子,忍不住靠近她,轻轻叫了一声。“你在想什么?”

    九方痕那张漂亮的脸突然凑到近前,慕雪瑟的眼中不由自主地泛起疏离和戒备。她稍稍后退避开他的靠近,看见九方痕的眼中闪过一抹受伤,只好轻咳一声道,“我在想该如何安排你,你不能直接随我回府,等等到了我家,丹青先陪你在外面找个客栈梳洗一下,把衣服换了,之后我再让人领你进府。”

    慕雪瑟叹了口气,正重交代道,“你要记住,关于倭寇和我救你的事情,一字也不许泄露与人知道,包括你表哥和我爹,你明白么?”

    “为什么?”九方痕怔怔地看着慕雪瑟,他还想跟九方澜吹嘘吹嘘慕雪瑟是如何舍身跳海才救了他的。

    “因为会给我带来很大的麻烦,我救了你,你应该不希望给我带来麻烦吧?”慕雪瑟挑眉看他,若是被人知道她一个未嫁女儿不仅私自出府,还被倭寇劫持一夜,她的名节全毁不说,怕是慕氏一族为保清誉,逼她三尺白绫自我了断都有可能。

    但是她不想多费唇舌同九方痕解释这么多,在她看来,九方痕连这一点远见都没有,实在不值得她费心深交。

    “不希望。”九方痕拼命摇头,他虽只比慕雪瑟小一岁,可看他那不通人情世故的样子,仿佛黄毛小儿,如此这般单纯不通事世,如何做一个运筹帷幄的明堂君主?也怪不得六皇子九方镜会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了。

    慕雪瑟不禁摇头,“如今南越两地各处都贴了寻找你的画像告示,你就说自己是看见告示才寻找慕府的,无论你怎么解释你失踪这段日子的事情都好,就是半个字不能提及倭寇和我,明白么?”

    让人知道堂堂熙国太子曾在慕振荣的地盘被倭寇绑架,慕振荣会被御史言官弹颏不说,只怕皇上觉得皇家威仪受辱,定会逼慕振荣全力清剿秦泽海的五峰船队。到时候,结果恐怕就如同前世一般。

    慕雪瑟突然想到,前世九方痕是不是也被抓到秦泽海的船上?那他后来是怎么脱险的呢?

    她有些狐疑地望着九方痕,九方痕却恍然不觉,一离开了秦泽海的船,他也不再那么畏畏缩缩,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他笑道,“原来慕姐姐是在画象上看过我啊,我还说你是怎么认得我的呢。”

    其实慕雪瑟身为太后名义上的外孙女,本来应该会有很多机会进宫见到几个皇子的,但是因为太后从来就不喜欢她,所以每次宣姜华公主进宫都不让带着她。她与几位皇子按理说还算得上是表兄妹,却如同陌生人一样生疏。现在想来太后定是一早就知道她并非姜华公主亲生女儿,所以才一直都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姜华公主带她进宫吧。

    所以前世,直到九方澜和九方痕同慕振荣述职时一起回京,皇家的仪仗前来迎接两位皇子,她都一直不知道九方痕原来是太子。

    只是前世九方痕脱险真相到底如何,怕是她今世没机会得知了,慕雪瑟摇摇头叹气,“总之,我交代你的话,你可明白?”

    怕是因她的重生,很多事情都会发生变化,环环相连,她那三年的先机也未必全中,日后她还要多思多搜集情报才行。

    “明白了,我什么也不会说的,你放心吧。”九方痕笑得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亮晶晶的,“慕姐姐,你的大恩大德,我一定会报答的。”

    “是啊,你可是欠了我好大一份人情。”慕雪瑟毫不客气,“所以以后如果我有事要让你帮忙,你一定不能推迟。”

    九方痕大概从未见过慕雪瑟这种不谦逊两句,就携恩望报的,呆了一呆,才又甜甜的笑起来,“好。”

    慕雪瑟忽然神思一动,看着九方痕极为温和地笑了起来,“那么,你回去之后,先帮我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