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四章 四妹受罚
“你在危机关头抛下雪瑟不顾,我已没有追究!”林老太君指着慕雪容的脸骂道,“如今还敢带人强闯流觞阁找什么野猫,你是存心想坏你姐姐的名节吗!”

    “我,我是因为那只野猫打坏了我最喜欢的琉璃花瓶才想进来找的,二姐姐既然在屋里,为什么不让我进来找?”慕雪容尖叫辩解道,还把责任推给慕雪瑟。

    “野猫?”林老太君何等精明,根本不可能信这种理由,“抓只野猫你要兴师动众地带着人把流觞阁三个门都给堵了,还闹得左右街坊都被吵醒?你不会派人个过来跟你姐姐说一声,让她着人帮你找么?染墨没跟你说你二姐姐在沐浴么?你分明就是别有用心,想陷你二姐于万劫不复!”

    在林老太君看来,抓野猫什么的不过是借口,慕雪容根本就是打听好了慕雪瑟正在洗澡,故意找借口带着小厮来强闯,好坏慕雪瑟的名节!若是刚刚慕雪瑟沐浴时真却被慕雪容带着的小厮闯进来,那慕雪瑟名节尽毁不说,下场恐怕不是三尽白绫了结性命,就是青灯古佛了此残生!

    想到这里,林老太君就气得发抖,她本来就不待见慕雪容和柳姨娘母女俩,偏偏慕雪容从小就冲动无脑,还性子骄横,事事都爱和慕雪瑟别苗头不说,偏又眼高手低,不成气候。

    “是孙女思虑不周,孙女没考虑到这么多,只想着快点抓住那只野猫,怕它再惊着二姐姐,绝对不像祖母所说的那样别有用心啊。”

    慕雪容赶紧跪下,她只一心想着找慕雪瑟的麻烦,却忽略了后果。又深恨染墨多事,没事干吗把慕雪瑟在沐浴这一节说出来,这不是故意要让林老太君发怒么。

    只是到底是童氏那里得错了信,还是慕雪瑟提前回来了?想到这里,她不仅不愧疚悔过,还在心里骂慕雪瑟太狡猾。

    “思虑不周?先是带人堵了三个门防着人来给我报信,又带人非要在你姐姐沐浴时硬闯进,我看你思虑得很周全嘛。”林老太君冷笑。

    慕雪容的心中一凛,虽然林老太君对她的目的有所误会,但结果都是一样的,她再怎么解释已是枉然,只能再向林老太君哭求,“祖母,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没安那样的心啊”

    她现在除了一口咬死自己没有安害慕雪瑟的心思,也别无他法了。

    “哼,有没有你当我看不出来!念在你有伤在身,这次就只罚你抄写《女诫》一百遍,禁足一个月!若再有下次,你就去跪佛堂!”林老太君怒声道,“,还不快起来,把这些人都给我带回去!府里这么闲么,他们都无事可做,全都来帮你捉野猫?”

    慕雪容狼狈从地上爬起来,一下扯到了背上的伤口,顿时痛得吡牙咧嘴,正好对上慕雪瑟看过来的眼神。慕雪瑟明明没有笑,可是慕雪容却觉得她那双幽深的眼睛在笑,在嘲笑她的愚蠢和失败,慕雪容忽然间就气得扭曲了面庞,甩袖走了出去。

    “雪瑟,你四妹妹太糊涂,你别跟她计较。”林老太君看着慕雪瑟叹了口气,“她如今身上带伤,我也不好重罚她。”

    “孙女明白。”慕雪瑟笑了笑,她明白,这件事慕雪容不过是一个受人利用的炮灰。

    否则,单凭慕雪容哪里叫得动那么多的下人,敢来闯她这个府里最受宠的嫡小姐的流觞阁?这分明是有童氏的手笔在里面。

    “好孩子,你是个懂事的。”林老太君伸出手摸了摸慕雪瑟还未绾起的长发,看着慕雪瑟左额的那块疤,悲从中来。慕雪瑟不仅接连遭难,就连搬到这流觞阁里来还不得安生。

    “天还这么早,就劳祖母您跑这么一趟,不如祖母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吧。”慕雪瑟不忍看林老太君脸上的悲色,调笑道。

    “怕是你自己想睡个回笼觉,才急巴巴地赶我走吧。”林老太君好气又好笑地说。

    “二小姐说的是,老夫人你这么早就被吵醒,昨夜半夜又醒过一次,还是再回去休息一会儿吧。”刘妈妈关心林老太君的身体,赶紧抓住机会插话。

    “祖母半夜醒过?是梦魇了么?”慕雪瑟担心地问。

    “没什么,只是梦见你青宁姑姑,有些伤心罢了。”林老太君看着慕雪瑟的眼神顿时充满伤感。

    慕雪瑟想起昨夜看见慕青宁的样子,顿时心下愤慨,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只能沉默了。她不会轻易放过童氏的,就凭慕青宁身上的那些伤,童氏死一百次都不够!

    “好啦,老夫人,你看二小姐都没精神了,你让她也多睡会儿,老奴扶你回去吧。”刘妈妈一看这祖孙俩的情绪都变得低沉,赶紧说。

    “也好。雪瑟你好好休息。”林老太君交待一句,就由刘妈妈扶着回去了。

    等人都走了,染墨才怨怼地看着慕雪瑟,“小姐,你可吓死奴婢了!”

    慕雪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做的很好。”

    她还真未想到,染墨能有这样的手段魄力不仅事事安排得当,还带着丫环们成功拖住了慕雪容,为她争取了时间。否则慕雪容要是真的一路畅通无阻地闯了进来,怕是她也来不及赶回来。

    “小姐没事就好。”染墨现在才完全松了一口气,又拉着香草夸奖道,“小姐,这次香草可立了大功,你可要好好赏她。”

    “赏二十两银子,提为二等丫环如何。”慕雪瑟看着香草笑道,她也觉得这个小丫环忠心又机灵。

    “谢小姐。”香草领了赏,喜滋滋地出去了。

    染墨这才问道,“小姐,丹青呢?路上可是出什么事了?”

    “丹青和三皇子的表弟方衡在一起。”慕雪瑟对于染墨等香草走了才问的谨慎很满意,吩咐道,“你现在带些银子到城南‘悦来客栈’的天字一号上房找丹青,她会把详细的情况告诉你。然后你们在辰时前带方衡到府里去见父亲,就说是看见他在流觞阁外转悠,我吩咐让你们领去找父亲的。”

    “是。”染墨虽然满肚子的话要问,但还是强按捺住,先按慕雪瑟的吩咐,出门去找丹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