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五章 继母阴险
辰时过后,丹青和染墨才一起从府里的角门回来,一回到慕雪瑟的正屋,染墨就对慕雪瑟说,“小姐,方公子已经见到老爷了。”

    “父亲怎么说?”

    “老爷见到方公子大喜过望,直言说小姐做的好。”染墨笑了笑,她已经听丹青说了事情的经过,慕雪瑟何止是做得好,简直就是拿命去换九方痕回来,可惜她和丹青偏偏得了慕雪瑟的吩咐,不得向慕振荣透露分毫,真是憋得慌。

    “还有,老爷已经听说了早上四小姐来闹的事情,和老夫人都发了话,说是从今往后,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理由插手流觞阁的事,哪怕是小姐犯了错,都自有老夫人和老爷来管教!。”

    慕雪瑟笑了笑,她的流觞阁总算是彻底独立自由了,以后就算她再彻夜不归,看谁还敢来堵流觞阁的门。

    “还好小姐事先防着会有这一出,不然让四小姐得逞可怎么好。”丹青愤愤然道。

    “你们真觉得今天的事情是慕雪容自己的主意?”慕雪瑟挑眉一笑,“凭她能窥得流觞阁的内里?凭她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奴婢今天可是看明白了,四小姐带来的,不少就是夫人身边的人。”染墨冷着面回答。

    “夫人还真是贼心不死!”丹青一听,更是气得直骂,“都怪那个老白,没长眼睛居然劫了小姐的马车。”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慕雪瑟摇头笑笑,“我得以结识秦泽海,未偿不是件好事。”

    “可是他真的会听小姐劝说,归降朝廷么?”丹青不无担忧,大家闺秀却结识倭寇,让人知道了可是重罪,更何况慕振荣还是封疆一方的重臣,若有失当,可是会连累慕家满门。

    “他一定会。”慕雪瑟自信地笑了笑,“否则,他的下场可就难说了。”

    “小姐,你为什么那么关心倭患之事?”染墨问出了和秦泽海同样的问题。

    “因为我的实力太弱,想要做成某些事,没有外援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些前世之因,却是她不能说的。

    慕雪瑟推开里间的窗,院子中的蓝花楹落了一地的紫,她未让人扫去,就让那些紫色的花这么留着,别有一番意趣。

    “染墨,丹青,你们看,如今的我虽在这小小的流觞阁里如鱼得水,可隔壁慕家的大宅里,往往我全力以赴,也掀不起一丝风浪,这终究是因我太弱了。”

    “有些仇恨,我虽然避而不提,可从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她的视线越过东厢房的屋顶,看着慕府上空那一片蓝天,“现在,你们要做的事情,是把流觞阁里的内鬼给我揪出来!”

    染墨和丹青的脸上同时露出气愤的神色,佛珠里的秘密慕雪瑟没有瞒她们,她们怎么也没想到童氏会这么阴毒,居然下药让慕雪瑟无法生养。

    就算慕雪瑟愿意就这么算了,她们也不愿意!

    嘉裕居里,斜倚在贵妃靠上的童氏听完了翠羽禀报了慕雪容流觞阁闹事的结果,轻蔑一笑,“慕雪瑟那丫头果然狡猾。”

    她总觉得慕雪瑟毁容之后就有点邪门,上次佛珠之事,虽然是毕先生发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童氏就是觉得跟慕雪瑟脱不了干系。她心里越发忌惮起慕雪瑟,一直惦记着拿住她的错处,好好发落一番,却没想到,这一次还是让她逃过了。

    童氏又狐疑地看向卫妈妈,“那个眼线可靠么,会不会是她的消息有误?”

    “应该不会。”卫妈妈想了一下道,“估计是四小姐把事情办砸了,让大小姐找了机会溜了回来。”

    “慕雪容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童氏冷笑一声,又问翠羽,“那丫头没乱说话吧。”

    “四小姐她哪里敢,咬死了说是为了抓野猫才强闯流觞阁的,”翠羽笑了笑,“老夫人估计是气狠了,也没详细逼问她,就罚她回娴月阁抄一百遍《女诫》,禁足一个月。”

    “我就知道老夫人是向着慕雪瑟那丫头的。”童氏眼波微转,面上一片阴沉。

    “还是夫人想的周到,让四小姐去趟这混水。”卫妈妈奉承道。

    今天天还未亮,她们就得到流觞阁眼线传来的消息,说是慕雪瑟昨夜悄悄出府,一夜未归,顿时就大喜过望。

    上次佛珠之事,童氏虽未被严惩,但是慕振荣和林老太君明显对她起疑,这几日备受冷落,如今得到这可以打击慕雪瑟的把柄,怎么会放过。

    未禀明长辈擅自出府,彻夜未归可是大错,就算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再如何偏心慕雪瑟,以他们二人秉公方正的性子,心里对慕雪瑟的喜爱也会打上折扣。

    只要慕雪瑟在林老太君和慕振荣心里失了份量,她想拿捏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可是童氏她偏偏不自己去揭发慕雪瑟,反而撺掇着慕雪容去出这个头。

    “虽然慕雪瑟现在防着我,我可还没打算和她撕破脸,老夫人和老爷有多偏心那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无论是谁揭发的这事,都会引起他们的不满。更何况我堂堂当家主母,遇上这事不稳妥地悄悄处理了,反去大闹生事,传出去可也不好听。”

    若是这事慕雪容闹出来,那就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完全可以说是慕雪容小女孩不懂事。然后再由她装出一副慈爱嫡母的样子,出来收拾残局,既收拾了慕雪瑟,又不沾半点脏水到身上。

    可惜的是,居然没有成功。

    童氏把玩着左手尾指上的护甲,漫不经心地同翠羽道,“你派人把我给慕雪容准备的东西送过去,好安抚安抚她。她是个不顶事的,她娘却是个精明的,不好好把她哄着,以后用起来可不方便。”

    “四小姐一直很喜欢您那对白玉瓶,要不要一起送过去。”翠羽垂道问道。

    童氏怔了怔,忽然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般笑起来,“不,这对白玉瓶我有别的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