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六章 长姐雪云
慕雪瑟一夜未眠,吩咐丹青去休息之后,只吃了早点就躺上床休息,连午膳都没起来吃,一直睡到了下午,才被染墨唤起来。
  
      “小姐,大小姐来看你了。”
  
      慕雪瑟洗漱一番,换了一身水蓝百蝶穿花襦裙,秀发由一根碧玉簪子挽起,才施施然走了出去。果然见慕雪云一身鹅黄色衣裙,正坐在堂屋里喝着香茗,身后站着丫环绿意,绿意怀里还抱着一个锦盒。
  
      “大姐姐。”慕雪瑟微微一笑,走到上首的罗汉床右首坐下。
  
      “二妹妹今日可好些了。”
  
      慕雪云隔几日就会来看望慕雪瑟,她是慕雪瑟的庶长姐,生母早逝,在这府中又不得祖母林老太君和慕振荣的看重,所以童氏对她很是疏忽,赴宴常常都不带她,却也因此让慕雪云躲过此次遇熊之劫。
  
      在慕雪瑟记忆里,这个长姐一直都是温柔无争的性子,也从未与自己有过任何冲突。慕雪云后来远嫁,成了临淄王侧妃,半年后缠绵病榻的王妃病逝,因她打理后院得力,性子又平静无争,深得临淄王喜爱,就成了正妃。
  
      她们姐妹四人里,慕雪云算是在府中最不得宠的一个,但也许,她的结局是最幸福的那一个。
  
      “好多了。”慕雪瑟摸了摸自己左额那块血痂,昨夜浸了雨水,她今日稍稍改了配药。
  
      慕雪云看了一眼慕雪瑟左额上那生生破坏了绝色容颜的血痂,她原本以为慕雪瑟骤然毁容,一定会伤心不已,谁知道,这几次来看她,都见她异常平静,反倒是她自己忧心过虑了。
  
      想到这里,慕雪云笑了笑道,示意身后的绿意把锦盒拿给慕雪瑟,“这是母亲让我带给你的,听说雪容早上来闹了一场,母亲说雪容年纪小,让你多担待点。这对白玉瓶可是雪容非常喜欢的,跟母亲要了好多次,母亲都未允,如今却给你了。”
  
      慕雪瑟接过锦盒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对上好的白玉瓶,瓶身一只雕着玉兰花,一只雕着蝴蝶,极为精致。慕雪瑟在心里冷笑,明明就是童氏有意撺掇慕雪容前来闹事,现在见慕雪容灰溜溜地回去,她再来摆当家主母的样子,送来这么一对白玉瓶。
  
      看似是在安抚慕雪瑟,让府里的人说她公允,实际却是在向受罚的慕雪容卖好,显示她这是在为慕雪容善后,替慕雪容安抚慕雪瑟。
  
      她慕雪瑟岂是一对白玉瓶安抚的了!
  
      况且,这对白玉瓶还是慕雪容喜欢的,童氏到底是真心想安抚她,还是有意想挑起慕雪容对她的嫉恨?
  
      慕雪瑟只是淡笑着合上锦盒,交给身旁染墨,对慕雪容道,“母亲多虑了,雪容是我的姐妹,我自然不会同她计较。”
  
      就在这里,丹青进来禀报,“小姐,三皇子殿下和方公子前来了,说是来道谢的。”
  
      “快请进来。”慕雪瑟点了点头。
  
      就见一身青绸夏袍的九方澜,走了进来,旁边跟着穿身金滚边蓝绸直裰的九方痕,一眼看去,九方澜仪神隽秀,气质儒雅,比起身旁一脸天真单纯的九方痕,不知道多出多少皇子该有威仪气度。
  
      不过院中的小丫环们却都瞧着九方痕偷偷笑,看见这一幕的丹青斜睨了她们一眼,她们才老老实实地去干活。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们,只因为九方痕长得实在太好看了,俊眉修鼻,一双桃花眼始终含着笑意。
  
      今早在客栈里换下那身破旧衣服换上华服的时候,九方痕的钟灵毓秀更是显露无遗,丹青和染墨都看得差点移不开眼。丹青一直以为大少爷慕天华已经是最好看的男子了,没想到跟九方痕一比,顿时就显得慕天华行武人粗犷。
  
      可惜却是个绣花枕头,丹青想起在秦泽海的船上九方痕那没用的样子,眼中的鄙夷之色一闪而逝。这样一比,果然还是她们家大少爷更好。
  
      慕雪瑟和慕雪云都站起来冲九方澜和九方痕福了福身,九方澜还了礼,九方痕却是冲慕雪云笑了笑,然后就要走上前来拉慕雪瑟的衣袖,“雪瑟姐姐。”他刚从慕振荣那时知道了慕雪瑟的名字。
  
      “方公子。”慕雪瑟却迅速退了一步,避开了九方痕想要亲近她的手。
  
      九方痕顿时一脸受伤,还想再走上前,九方澜却道,“表弟,是你失礼了。”
  
      九方痕颇有些含嗔带怨地看了慕雪瑟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在控诉慕雪瑟翻脸不认人。
  
      慕雪瑟在心里叹气,心说这么多人在场,她要是真让九方痕拉上她的袖子了,这以后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又一想这九方痕估计是在宫里被皇后娘娘宠惯了,不仅养出胆小懦弱的性子,还这么不遵礼教规矩。不知道男女七岁不同席么。
  
      “三殿下和方公子怎么来了。”慕雪瑟请他们各自坐下,又吩咐丫环上茶。
  
      她向九方澜望去,九方澜也正好也望过来,两人相视一笑。九方澜道,“我是来多谢二小姐派人领我表弟进府。”
  
      “区区小事罢了。”慕雪瑟笑问道,“几位今天在这用晚膳?”
  
      九方痕刚要开口说好,九方澜抢先笑道,“不了,我与表弟一会儿还找国公爷有事商量。”
  
      慕雪瑟点点头,又看向慕雪云,慕雪瑟也笑着摇头,“我也算了,看完你,我还要去看看雪容,她今天在你这闹事受了罚,她小孩子气性,肯定想不通,我去开导两句。”
  
      九方澜也听说了早晨的事情,他在慕家住了这么多天,对慕家内宅各个院子的主子,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了解。他边喝茶,边向着慕雪瑟看过去,只觉得这位慕二小姐当真有去,似乎无论什么事只要是跟她扯上关系就平静不了。
  
      只见慕雪瑟微微点了点头,慕雪容向来骄横她是知道的,没有嫡小姐的命,却偏偏养出了嫡小姐的脾气,府里四个女儿,就她脾气最大最不讲理。反倒是慕雪云,天性温和,总是在做和事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