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七章 虚情假意 一

浴血嫡女 第二十七章 虚情假意 一

“说起来她受罚也算是因为我呢。”慕雪瑟淡淡笑道,吩咐染墨,“去把我书房里那幅《千山朔雪图》拿过来。”

    染墨依言去了西侧的小书房,将墙上挂着的《千山朔雪图》取了下来交到慕雪瑟手上,慕雪瑟拿着画爱惜地看了看,又将画递给慕雪云,“大姐姐,你看我这幅《千山朔雪图》如何。”

    “云山真人的真迹,自然是不差的。”慕雪云拿着《千山朔雪图》仔细地品鉴了一番,才叹道。

    慕雪瑟笑了笑,让染墨将《千山朔雪图》用长锦盒装好,交给慕雪云,又对慕雪云道,“大姐姐,雪容一直都想要这幅云山真人的《千山朔雪图》,你就帮我送给她,就说今早的事我不打算记着,让她也别放在心上。”

    不过慕雪瑟是很清楚知道以慕雪容的性格,才不会这样过去,慕雪容向来觉得她对不起别人可以,但若别人犯她分毫,她必然记在心里,睚眦必报。前世,慕雪瑟接连遭难,先是毁容,后是失贞,满府里笑得最开心,明显暗里地讽刺她的就是慕雪容。

    虽然明知如此,但表面功夫她还是要做一做,才能显出她这个做二姐的是真心友爱姐妹。这一招,她可是和童氏学的。

    “雪容如此对你,你还——”慕雪云接过长锦盒微叹一声,“你是个有肚量的,倒是雪柔这丫头平日看得挺稳妥的,如今身子好了却胆怯躲着不敢见你。”

    慕雪瑟不在意地笑笑,真心情义不在见与不见。

    况且,她还有很多事有做,只要慕雪柔不先来惹她,她暂时还没打算动她,“姐姐还是快去雪容那里替我问候她吧,只盼她别记恨我就好。”

    “也好。”慕雪云把长锦盒交给绿意,起了身。

    “那我们俩也一同回去吧。”九方澜也笑着站起身。

    九方痕还想留下来,偏偏九方澜斜眼瞪了他一眼,他只好不情不愿地跟着起来,对慕雪瑟说,“雪瑟姐姐,我再来看你。”

    见九方痕对慕雪瑟颇为亲近,张口就叫姐姐,慕雪云和九方澜的表情都有些惊奇。虽说九方痕确实要比慕雪瑟年纪小,可是他见了慕雪云却没有这么叫。

    慕雪瑟则是不在意地笑笑,站起来送他们三人到堂屋,对着九方澜说,“我有些不适,就请长姐代为送二位过府去了。”

    “这个自然。”慕雪云向着九方澜福了福身,脸上起了些许红晕。

    “也好,慕二小姐好好休息。”

    九方澜向慕雪云看去,只见她姿容不过秀丽而已,但那略带羞涩的笑容里带着一种恬静的感觉,让人极是舒服。

    九方痕却一下凑近慕雪瑟的耳边,悄声道,“你让我帮忙的事,我一定会做好的。”

    慕雪瑟的耳朵一红,还没等九方痕说第二句,九方澜就脸色一变,一把将九方痕拉回来,强拉他同面色有些怪异的慕雪云一起出了慕雪瑟的院子,过了角门。

    角门处通往府里内院的是一条青石板铺就的小道,两旁都是花圃,正值夏日艳阳,各色花开正艳,不知繁几,其中有几株牡丹花开繁复,色泽明丽,极尽雍容,在乱花迷眼间,却能一眼望见,生生将其它的娇花都压了下去。

    “果然这万花丛中,唯有牡丹真国色。”慕雪云看着那花圃里怒放的株株牡丹,微微叹息道。

    “牡丹明艳不可方物,却太过咄咄逼人,我倒是更喜欢这垂丝海棠。”九方澜却说,他看着那几株娇花满枝的垂丝海棠道,“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蒙蒙细雨中。不张扬,看似娇柔无依,不甚起眼,却别有另一番风骨。”

    慕雪云怔怔看他,心头悸动,忽然微微行了一个福礼,九方澜回她一笑,三人就在此处分开,慕雪云身后跟着抱着长锦盒的绿意,一路往慕雪容的娴月阁去。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眉宇间多了几许娇媚与欢欣。

    才到娴月阁,迎面看见慕雪容的贴身侍婢小娟端着药碗从慕雪容的屋里出来,笑问道,“四妹妹呢?”

    “大小姐来了。”

    小香还未回答,她身后的门帘被一纤手撩起,柳姨娘站在帘后,冲着慕雪云笑道。

    “柳姨娘,四妹妹在做什么?”慕雪云顺势进了慕雪云的闺房,边向柳姨娘有礼地笑问着,边向慕雪容的床边走。

    “大姐姐。”正趴在床上的慕雪容看见慕雪云进来,状似虚弱地冲她笑了笑。

    慕雪云看见另一边的书案前站在一个丫环,正在拿笔抄录着什么,她好奇地走过去,“这是在写什么呢?”

    一看,居然是林老太君罚慕雪容抄写的《女诫》。

    “你这丫头。”慕雪云不禁摇头。

    “大姐姐坐。”慕雪容吐了吐舌头,“反正祖母又不常看我的字,一定能糊弄过去的。再说了,我伤口深,好得慢,疼死了,哪还有力气抄书啊!”

    “那你今天早上还有力气去流觞阁闹事,”慕雪云顿了顿,又道,“伤在背上,到底比二妹妹毁容的好。”

    “哈哈,她活该!”一提起慕雪瑟的伤势,慕雪容双眼一亮,今天早上的时候,她完全被慕雪瑟身上的气势和林老太君给吓到了,都忘记好好嘲笑慕雪瑟一番,现在再想起慕雪瑟那张本是妍丽无双的脸上,多了那么大一块血痂,她真是开心死了。

    “闭嘴!你想死么!”柳姨娘冲慕雪容骂道,有意地看了慕雪云一眼,示意警告。

    “大姐姐又不是别人,才不会把我的话传出去呢。”慕雪容嘟着嘴,她从小到大不知道在慕雪云面前诅咒过慕雪瑟多少次,一句都没有传出去,就连慕雪柔时不时都还会站在慕雪瑟那边,慕雪云却能守口如瓶,所以她对慕雪云很是信任。

    柳姨娘皱起眉头,但到底慕雪云还在,不好再说什么。

    她深知这个大小姐自幼丧母,是慕振荣从小伺候的一个通房所生。在府中行事向来谨小慎微,不掺和任何事,但到撇开姜华公主不说,在童氏威慑之下,尚能独善其身,也是不能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