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二十八章 虚情假意 二

浴血嫡女 第二十八章 虚情假意 二

“你呀,怎么还是这么口无遮拦的,本来就是你们抛下雪瑟不对。”慕雪云肃正面容,教训慕雪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雪柔上次在佛堂跪了一夜,都跪昏了过去,她都这样自罚了,还羞得不敢见雪瑟。要不是你受了伤,还不知道父亲和老夫人要怎么罚你呢,你今天怎么还敢去闹事。”

    “哼,你们一个个都帮着慕雪瑟说话!”慕雪容冷哼一声,心说装昏谁不会,她要不是懂得一回来就装昏倒,现在说不定也要跪佛堂。

    再说了,她现在背上还伤着,就算她今天去找了慕雪瑟麻烦又如何?林老太君不也只不痛不痒地罚了她抄书,禁足么,她本来受了伤就少走动,禁足就禁足呗,抄书嘛找个识字的丫环代替就好了。

    “而且父亲和老夫人就只会找我们姐妹的麻烦,那班狗奴才,连个马车都看不好!慕雪瑟随便说了两句话,老夫人和父亲居然就这么放过他们了!”慕雪容气得涨红了脸,又想起她被熊伤了背的事,大夫说她的背会留疤,虽说平时看不见,但是万一以后被她的夫君嫌弃,她一辈子岂不是毁了?

    “雪瑟带着伤替他们求了情,她都伤成那样了,父亲和老夫人怎么可能不听。”慕雪云叹了口气。

    “就她惯会装好人!”慕雪容咬牙切齿,她背上受了熊的一爪,五道爪痕深可见骨,父亲和祖母却从头到尾连看都没有来看过她一眼,却对慕雪瑟关怀倍至,只严惩慕雪瑟身边的四个丫环,还让慕雪瑟迁去流觞阁,现在流觞阁的一切还让慕雪瑟自己做主。

    两相比较之下,她怎么能不恨,怕是经此一事,府里的下人更看轻她这位四小姐了。

    所以她才会这么气愤,今天一得到机会,就这么迫不及待地去找慕雪瑟麻烦,却没想到麻烦没找成,受罚不说,还成了满府的笑柄,下人都说她是嫉恨慕雪瑟受宠,故意挑在慕雪瑟沐浴的时候去闯流觞阁,想陷害慕雪瑟,这一下祖母和父亲更不待见她了。

    还好童氏为了安慰她,事后送了不少好东西过来,不然她真就是得不偿失。

    “你太小家子气了,我刚刚去看过雪瑟,她说了今天的事不怪你了,让你也别放在心上。”慕雪云向着绿意招招手,绿意上前来将长锦盒,慕雪云说,“这是她送给你的云山真人的《千山朔雪图》,说是你很喜欢,还说过几日,她见好了就来看你。”

    “她现在还来讨好我,也不嫌晚!”慕雪容虽然嫉恨慕雪瑟,但她眼皮子向来浅,见了好东西就想要,这幅价值千金的《千山朔雪图》的确是她一直想要的,所以还是露出笑意。

    打开看了一眼,慕雪容就拿着画对柳姨娘说,“娘,帮我挂到书案后面吧。”

    她唤童氏作母亲,因为童氏是嫡母,但是私下却唤柳姨娘叫娘,以此区分。

    柳姨娘依言从慕雪容手里接过画,挂到了书案后面的墙上,一见那幅画展开就是磅礴延绵的山脉雪景,隐隐透出一股苍茫之气,果然是幅好画,也忍不住心生喜欢。

    她本是慕青宁的贴身丫环,慕青宁喜弄文墨丹青,她耳濡目染,倒也学得一二。

    “大姐姐在这一起用晚膳?”慕雪容笑问道。

    “不了,我刚替母亲送了对稀有的白玉瓶给雪瑟,还要去回母亲的话。”慕雪云摇头道。

    “是那对玉兰蝴蝶的白玉瓶?!”慕雪容猛地瞪大眼睛。

    “对啊。”慕雪云笑着起了身,又向柳姨娘道了别后,就带着绿意出去,没有看见慕雪容露出嫉恨的表情。

    “母亲居然把那对我一直想要的白玉瓶送给了慕雪瑟!”慕雪容阴沉着一张脸,眼中是说不出的嫉妒,那一对玉兰蝴蝶白玉瓶,她一眼在童氏那里就看上了,整整磨了童氏两个月,童氏眼看就要松口给她了,却转眼送去讨好慕雪瑟那个贱人!

    “容儿,”一没了外人在,柳姨娘换了称呼,“下次,不可以再在人前说二小姐的坏话,你明白么。”

    “娘,你也帮她说话!她凭什么!”

    “凭她的生母是姜华公主,她的嫡亲哥哥是世子爷!”

    一听柳姨娘的话,慕雪容不甘愿地闭上了嘴,但是眼中的恨意不减反增。

    “你今天就不该听夫人的撺掇去找她的麻烦,便宜没讨到,反惹一身骚!”柳姨娘皱着眉头看着慕雪容。

    “又不是母亲让我去的,是我听了她院子里下人的话,自己想去的。”慕雪容嘟囔道。

    “你是真蠢还是假笨,你和慕雪瑟向来不和,慕雪瑟就算真的彻夜不归,你怎么会知道她去哪了?夫人派人来问你,摆明了就是要把这事泄露给你,让你去找慕雪瑟的麻烦!”柳姨娘恨铁不成钢地说,“她分明就是拿你当刀使,你还自己傻乎乎地凑上去!”

    慕雪容顿时扁着嘴不说话,事后她也觉得不对劲,但是童氏送了那么多好东西过来安抚她,有上好的翡翠耳坠,琉璃飞雁钗,缠丝金凤簪……只是偏偏把她很想要的那一对白玉瓶送给了慕雪瑟!

    她现在完全没想起慕雪瑟刚送了她一幅价值千金的画,只记得慕雪瑟占了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心生恨意。

    “你说你同二小姐较真做什么?你背上的伤虽然重,但是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却彻底毁了。”柳姨娘唇边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微笑,“她一辈子都已毁了,如今剩下的也只有身份而已,你没必要恨。”

    “对,她自小不是凭着那张脸受尽赞美么!哈哈,我看她以后还怎么得意。”慕雪容笑声中尽是快意。

    “所以你别再去同慕雪瑟闹,绝对不能让再老夫人迁怒于你。等老夫人气消了,这些事也就过了。”柳姨娘循循教诲道。

    慕雪容没说话,她趴在床上,心里却想着自己今天挨打受罚的气,迟早要从慕雪瑟那里讨回来,她已经想好了日后要怎样羞辱毁容的慕雪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