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三十一章 惩治刁奴 二

浴血嫡女 第三十一章 惩治刁奴 二

“姐……”慕振荣眼中含泪走到慕青宁面前,用袖子轻轻揩掉她脸上的饭渍,竟是拉着她的手跪了下来,“我对不起你——”

    慕雪瑟前世今生都只见过慕振荣跪过御敕圣旨,跪过祖宗牌位,跪过林老太君,再无其他,不由得惊得一退。

    一旁的丹青也惊讶不已,国公爷向来威风凛凛,望之俨然,哪里有过这等凄惶的样子。

    半晌,慕雪瑟才哽咽道,“父亲,你看姑姑的手臂——”

    慕振荣这才注意到慕青宁被他拉着的手臂,露出袖子的地方有一块淤紫。

    他吃惊之下,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一把掀开慕青宁的袖子,新旧淤伤满布在整条白皙的手臂上。

    慕振荣倒抽一口冷气,猛地站起来,甩袖大步冲出屋去,大喝道,“来人,给我把那几个刁奴重打五十杖,留着一口气不要打死,我还要问话!”

    那五个婆子顿时大声哭叫着求饶,慕振荣沉着脸,站在院中看着他随行的下人行刑。

    这些行刑的下人,都是慕振荣的亲卫,行武出身,最懂得如何把人打得皮开肉绽,痛不欲生,却偏偏还留下一口气在。

    顿时,满院都是木棍击在皮肉上的闷响和凄厉的惨叫声,五个婆子的下半身都被打得鲜血淋漓,看得山庄里的其他仆妇全都脸色苍白,好几个被吓得软倒在地上起不来。

    “父亲,”慕雪瑟站在慕振荣身后道,“薛碧山庄,可否交由女儿来管。母亲主持府中中馈,事杂务忙,多有顾及不到的——”

    “好。”慕振荣想起慕青宁那条手臂的伤,和之前被强逼灌食的情形,长长叹了一口气,咬牙道,“今日起,薛碧山庄一应事务,大小开支都交由你管,不用跟你母亲汇报。”

    “是。”慕雪瑟心中微松,这是她今日的目的之一,只有得到整个薛碧山庄的控制权,她才能更好地照顾慕青宁。

    慕雪瑟从自己随行的丫环里挑了一个新买进府,叫香蕙的丫环去服侍慕青宁,又命人去请大夫来为慕青宁治伤。

    “山村野地,哪里有什么好大夫,还是请毕先生前来吧。”慕振荣说。

    “也好。”慕雪瑟低声问,“父亲,三殿下和方公子还在正房等着,先去用午膳吧?”

    慕振荣站着没说话,一直等院中杖刑结束,五个下半身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婆子被拖下去后,立刻有仆人打了水上来清洗地上的几滩血迹时,才道,“午膳你陪三殿下和方公子用吧,为父还有事情要回去处理。”

    慕雪瑟没有说话,她知道慕振荣是要急着回去找童氏自算账,也是,慕青宁都被糟蹋成这样,如果慕振荣还有心吃饭的话,也值不得慕雪瑟再对他心存尊敬了。

    慕振荣又回头看了一眼后罩房,喉结动了动,半晌才艰涩地说了句,“照顾好你姑姑。”

    慕雪瑟垂下眼帘,掩盖起眼中的泪意,低声道,“父亲请放心。”

    慕振荣点点头,这才长叹一声,留下大部分的护卫,只让几个侍卫带了那五个被打得半残的婆子,跟着他先行回府了。

    慕雪瑟一直站在薛碧山庄门口,目送着慕振荣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他们马蹄扬起的尘埃,才转身回到了正房。

    她其实很想回去亲眼目睹慕振荣会如何处置童氏,童氏又会如何巧言令色为自己开脱,可惜现在发落这山庄里的人,和照顾好慕青宁更加重要,更何况,这里还有两位皇子在。

    坐在正房堂屋中的九方澜和九方痕等了许久,都有些奇怪。正在这时,慕雪瑟身后跟着丹青,慢慢走进了堂屋,九方澜一看只有慕雪瑟,便问道,“镇国公呢?”

    慕雪瑟歉然道,“我父亲突然有急事要先行回府处理,就留下我招待二位,还请不要见怪。”

    其实以两位皇子之尊来说,慕振荣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走是很无礼的,但是从中可见他的真性情,可见慕青宁对他的重要性。

    “出了什么事么?”九方澜有些担心地微微敛眉。

    “家宅不宁。”慕雪瑟没有多言,反正九方澜也早见识过慕家的阴私内斗了,她也不怕让他知道,不过九方澜是个有分寸的,定然不会多问。

    果然,九方澜一听就闭上了嘴不再多问,事关镇国公府的内院私事,他身为外人,是不好窥探的。

    九方痕倒真是很好奇,可是看慕雪瑟一脸阴沉不语的样子,他怕惹慕雪瑟生气,只好强忍着不问。

    薛碧山庄的时蔬比慕宅还要新鲜不少,厨娘的手艺又很好,再配上今天刚打的野味,一顿午膳做得十分丰富美味。

    可是他们三人却吃得异常的沉闷,慕雪瑟若有所思,九方澜谨守分寸,九方痕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也只好默默地吃饭了。

    等午膳过后,慕雪瑟挑了个机灵的侍卫陪着两位皇子四处逛逛,她开始发落起薛碧山庄的下人了。

    后罩房前的空地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跪了十多个人,慕雪瑟站在这些人面前,一张脸冷得欺霜似雪,丹青陪在她身旁,旁边还站着薛碧山庄其他一些下人,都正偷眼打量着慕雪瑟,不知道她想做什么。

    院子里另外还有十几个慕振荣留下的侍卫,剩下的侍卫都守在山庄外面,不让任何人有机会闯入,也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出去。

    “王婆子,这里面可还漏了什么人没有?”

    慕雪瑟问了一个婆子一声,那婆子走上前来,原来是上次领着慕雪瑟夜入薛碧山庄的守夜婆子,她走到那些人跟前逐一看过去后,冲慕雪瑟笑道,“二小姐,平时虐待青宁姑娘的人都在这了,一个没漏?”

    “真的没漏?”慕雪瑟挑挑眉,“我说了,这事儿你办好了有赏,但你要是撒了谎,后果你可负的起?”

    跪在地上的那些人,顿时对王婆子露出怨恨的眼神,王婆子却毫不在意,“二小姐,我绝对没有说谎。”

    慕雪瑟答应帮她一家脱奴籍,还给她五百两银子去做笔买卖,不过是出卖几个人,就有这么大的好处,她当然乐意。

    “那就好。”慕雪瑟看了丹青一眼。

    丹青会意,上前一步,拿出袖囊里早已准备好的几张卖身契和一张五百两的银票递给王婆子,“妈妈,你拿好了,今后您一家都是自由身了。”

    王婆子一家是林老太君的陪嫁,慕雪瑟找个借口说要放了他们一家,林老太君本就好善,自然也就同意了。

    王婆子接过东西,喜不自甚地去了。

    慕雪瑟冷笑了一声,吩咐道,“把东西抬上来!”

    立刻就有几个侍卫抬了几缸猪溲水过来,放在那十几个欺侮过慕青宁的奴仆面前。

    慕雪瑟看着那些跪在地上发抖的下人,想起慕青宁身上的伤,眼透寒芒,冷喝道。“给他们全都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