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三十二章 惩治刁奴 三

浴血嫡女 第三十二章 惩治刁奴 三

“是!”那几个侍卫立刻上前,抓住这些下人,强性掰开嘴就把那些又腥又臭的溲水灌进他们嘴里。

    丹青闻到那股味道,几欲作呕,可那几个侍卫都是行伍出身,什么脏的臭的没见过,毫不在意地继续灌。

    “二小姐,奴婢错了!你饶了奴婢吧——”

    “二小姐,饶命啊——”

    “不要,放开我!呕——”

    一时间,整个后罩房前都是鬼哭狼嚎和呕吐的声音,有不少人开始挣扎,想要逃跑。

    “有谁敢逃跑的立刻砍断双腿扔出去喂野狗!”慕雪瑟冷冷下令。

    “是!”侍卫们领命。

    一个侍卫抽出腰间的钢刀,向着一个不信邪还拼命挣扎逃跑的丫环双腿挥去,鲜血飞溅而起,溅到那个侍卫的脸上,他的眼睛却眨也不眨一下。

    “啊——”那个丫环惨叫一声,双腿齐膝被斩断,重重地摔在地上整个人昏死过去,激起无数尘埃。那些还在挣扎哭喊的下人们同时一惊,顿时都不敢喊不敢动了。只能鼻涕眼泪齐流地任由这些侍卫往他们嘴里灌那些溲水,一直灌到肚子滚圆,再也灌不下去为止。

    慕雪瑟始终嘴角噙着冷笑,冷眼看着这一切,这些人,仗得童氏得势,就肆意欺侮她母亲。慕青宁所承受过的痛苦,她都要一一讨回来。

    “怎么,觉得我残忍么?”慕雪瑟看着一脸苍白的丹青。

    “不,是他们有错在先,况且小姐在这府里本就寸步难行,不对别人残忍,别人就会对我们残忍!”丹青强忍着呕吐的欲望说,她不明白慕雪瑟怎么还能这么淡定地站在这里,仿佛这恶心的气味一点都影响不了她。

    “恶心么?”慕雪瑟扬起嘴角,仰头看天,又想起前世那个阴暗的小房间,“我见识过更恶心的事情。”

    丹青微微发怔,不明白慕雪瑟一个深闺小姐为什么会见识过比这还恶心的事情。她只觉得,慕雪瑟自从毁容之后就变得很多,虽然外表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可丹青每每看着她那双沉寂的双眼,总觉得她仿佛一夜成长了好多年岁,眼中竟有沧桑之感。

    慕雪瑟一直在笑,她觉得世事轮转,真是妙不可言,曾经,她是被折磨的那一个,如今换成她来折磨别人。曾经,她只要看见别人的眼泪就心疼,现在她看着这些满地哀嚎的刁奴,心却硬得像块石头。

    “喂完了么?”她浅笑着问,她那张有着丑陋疤痕的苍白的脸仿佛地狱罗刹般透着阴寒。“喂完了就赏他们每人五十大板,若是打死了,就扔出去喂狗,若是不死,就给我往下贱的地方卖,越贱越好!”

    “是!”那些侍卫高声领命,纷纷拿起木杖过来行刑。

    院子里,顿时充斥着木杖击打皮肉的声音和声嘶力竭的惨叫声。

    被强灌了一肚子的溲水,又再受五十大板的杖刑,有几个人能活下来?就算活下来了,还要被卖到下贱的地方去,要是被卖到戍边,更是生不如死。

    慕雪瑟又环视着被她叫来观刑的其他下人,冷冷道,“这就是刁奴欺主的下场,你们看明白没有!”

    “奴婢明白!”站在一旁观刑的众人齐齐跪下,看着眼前满地鲜血和污秽,听着耳旁这凄厉的怪胎叫声,全都吓得面无人色,浑身颤抖。

    原本他们突然被叫过来,不明所以,却没想到原来慕雪瑟是要给他们一个警告,先用王婆子来示恩,再用这些被处罚的下人来示威,好让他们再也不敢生出异心来。

    只是如此恶心残忍的刑罚,他们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些下人怎么也想不明白,慕雪瑟看着如此柔柔弱弱一个人,为何手段却如此狠绝?此番连恐带吓之下,一想到薛碧山庄以后是交给了这个地府修罗一般的二小姐来管,这些人如何还敢有二心。

    “看明白了,以后就好好伺候我青宁姑姑!”慕雪瑟厉声道,“再有任何闪失,今天的他们就是你们的下场!”

    “奴婢不敢!”众奴仆纷纷以头抢地,以示忠心。

    “还不各自回去干活!”丹青喝了一声,那群仆妇立刻爬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再也不愿在这人间地狱多待一会儿。

    慕雪瑟冷漠地看着眼前的酷刑许久,看着这些欺侮过慕青宁的人在眼前哀嚎着,抽搐着,求饶着,挣扎着,忽然就笑了。

    她的笑如同那盛开在冥河边的彼岸花,耀眼而冰冷,看得人心里发寒。

    一直到这场杖刑结束,她的唇角始终都挂着这抹略带残忍的笑意,看这被拉出去,没受住的几具尸体和剩下那些奄奄一息,再也叫不出声的奴婢,她才淡淡道,“丹青,把这里收拾干净,你在外面等我。”

    交待完后,她才提步独自走进慕青宁的房间,香穗已经帮慕青宁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

    她把香穗打发了出去,就跪坐在慕青宁脚旁的矮椅上,把慕青宁的手握在手里,头靠在慕青宁膝盖上。

    在这一瞬间,她卸下了脸上那冰冷的面具,露出了孤寂的表情,与刚刚在院子里那凌厉狠毒的样子判若两人,她流着泪轻声道,“娘,原谅女儿来晚了,女儿也身不由己。”

    她仰起头,看着慕青宁瘦薄的脸,慕青宁没有看她,眼神没有任何聚集地对着墙壁的一处。慕雪瑟抬起袖子,拭掉眼角的泪,坚定地说,“以后会好的,一切都会越来越好,我发誓,你的仇,我一定替你报。”

    等慕雪瑟走回正屋的时候,发现九方痕脸色苍白地在院子里对着一个木桶不停地呕吐,而九方澜一脸沉寂地站在一旁帮他拍着背。

    慕雪瑟看见九方痕看向她的目光有几许惊惧,见她走过来,脸色更白,又俯下身呕吐起来。

    显然,他是看见慕雪瑟刚刚是如何处置那些下人了。

    慕雪瑟笑了起来,她并不觉得心虚或者后悔,只是觉得很可笑,前世,她拼命与人为善,可是倒了最后,所有的人都弃她而去。而今生,她注定选择这条修罗道,发誓以恶止恶,她也已经可以预见道,所有人的也许都会因为她变得狠毒残忍而离她而去,无论前世今生,她都注意是孤独的。

    可是那又如何?

    留着那些虚情假意在身边,她宁可孤独一世。

    九方澜看着她脸上莫名的笑容,叹气道,“二小姐,一切可还如愿?”

    慕雪瑟微微眯了眯眼看着九方澜,这个三皇子太精明,他已然猜到今天九方痕会约慕振荣出来打猎,是她授意的。

    只是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依附九方痕这样的草包太子呢?若非九方澜只是一个依附太子生存,没有任何前途的皇子,怕是童氏早就怂恿慕雪柔搭上他了,慕雪容只怕也不会这么老实。就只因为九方澜无权亦无势,只是个闲散皇子,才会连慕雪容这个庶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为什么,九方澜明明有心机能力,却不用在为自己争取利益上,反而一心护着九方痕?

    慕雪瑟百思不得其解,难道仅仅因为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她与慕雪柔从小一起长大,曾经相亲无隙,最后如何了?

    她淡淡道,“三殿下,君子不窥人私。”

    说完,她与九方澜擦肩而过,独自进了正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