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三十五章 责难童氏 三

浴血嫡女 第三十五章 责难童氏 三

“我和振荣都知道对你不住,所以哪怕当初姜华在的时候,我们也是处处给你体面,你的一应用度都不曾降,更让你帮助姜华协理中馈。姜华自知有愧于你,对你也是极为敬重,处处退让。”

    林老太君摇了摇头。

    “姜华去了一年,我就立刻让老爷将你扶正。姜华走后这四年来,我对你也是极看重信任,从不插手府中之事。就连你将雪瑟身边,姜华留下的人通通换掉,我也不曾说过一句!”

    站在一旁的慕振荣听到这里,眉头皱起,深深看了童氏一眼。童氏心中暗惊,原来她的所作所为,林老太君并非毫无所觉。

    “但是,先是你放在雪瑟身边的丫环出了问题!”林老太君厉声责问,“现在又是青宁!那五个刁奴,你又怎么说!你掌家四年,怕是我那苦命的女儿这四年都受尽了折磨!”

    林老太君猛地站了起来,身子因气极攻心,晃了晃,两旁的慕振荣和刘妈妈立即上前扶住。

    林老太君却是一把甩开慕振荣,看也不看他一眼,撑在刘妈妈身上,一手指着跪在地上不停磕头自请责罚的童氏冷声道,“这个家,你既然当不好,那就不要当了!你治家不严,致使刁奴行凶欺主,你现在给我跪到花园的碎石路上去,不跪满两个时辰,不许起来!”

    府中花园里的那条碎石路都是鹅卵石铺就,鹅卵石颗颗突起,若是在上面跪上两个时辰,刺骨钻心,那真是一种令人痛苦不堪的折磨。而且那条路上,府中下人,进出来往,常要经过那里,更何况现在府里还住着九方澜表兄弟和毕先生。她一个当家主母,在满府下人面前被罚跪,颜面扫地,以后如何立威?

    童氏伏在地上,敛起眼中几要溢出的恨意,正要答谢林老太君的处罚。却有一人,突然跑到她身边跪下。

    “祖母,母亲每日处理家中事务,忙碌不堪,难免疏漏。况且她经年操劳,身体本来就虚,还请祖母看在母亲为府中操持多年,生儿育女的份上,免了罚跪吧!”

    童氏抬头看向跪在身边的慕雪柔,再看林老太君眼中森森的寒意,中心暗叫不好。

    果然,只听林老太君冰冷一笑道,“你们母女俩都是身娇肉贵的,只有我那女儿和雪瑟天生薄命,活该让人残害糟蹋!这都是你母亲驭下不严所至,有没有纵容还难说!两个时辰不合适,那就跪上四个时辰!跪完了再到我的院子里来认错!”

    童氏和慕雪柔的脸立时就白了,慕雪柔只听说林老太君在嘉裕居大发雷霆,杖毙了好几个下人,她赶紧过来看看。结果一来,就听见林老太君要处罚童氏,她想都没想,就立即跪下求情。

    她却不知道慕青宁是林老太君命中伤,心头肉,她一番求情,反而让林老太君更恨童氏,罚得更重。

    “父亲!”慕雪柔不死心地看向慕振荣。

    慕振荣却只是看着童氏,欲言又止,目光晦涩难懂,看得童氏心口发凉,她总觉得慕振荣还有什么话想问,却偏偏没说。

    到底是什么?夫妻之间,若是有疑不问,必成心结。

    慕振荣到底什么都没说,林老太君看着慕雪柔那不死心的样子,又想到慕雪瑟的伤,脸色更加阴沉,“你母亲有错,自然当罚,我看你上次的佛堂也是白跪了,到现在还分不清是非曲直!”

    慕雪柔的脸色顿时白了,童氏心中一惊,果然听见林老太君接着道,“雪柔,我看你留在你母亲身边是学不好了,我会让人送你去城郊的陵光庵讼经祈福,等你想明白了你母亲为什么受罚,你再回来吧!”

    慕雪柔顿时傻眼了,她不明白自己就求了个情,怎么就被罚去尼姑庵清修了。

    “老夫人,我做错了,我一人承担,请你不要责罚柔儿啊,她什么错都没有!”童氏一听慕雪柔要被送走顿时大急,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传得不好的话,别人可能会认为慕雪柔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会被送去尼姑庵清修,那样慕雪柔的名声就毁了。

    “我这怎么是罚她,我这是在为她好!”林老太君冷哼一声,在她看来,童氏心术已坏,若是慕雪柔留在她身边耳濡目染之下,怕也会对慕雪瑟生出不好的心思,偏偏童氏又还休不得,她只好先把慕雪柔送走,分开她们母女,之后再酌情处理。

    “老爷,你帮柔儿说句话呀!”

    童氏扑上去要拉慕振荣的手,却被慕振荣一下甩开,他冷冷道,“母亲说的没错,雪柔是该去清修一番,我马上着人安排,今天就去!”

    说完,他就和刘妈妈一起扶着林老太君离开。

    看着慕振荣扶着林老太君领着寿椿堂几个下人一起离去的背影,慕雪柔的心顿时凉了,她莫名其妙要被送走,她到现在还反应不过来。

    她又抬头看了看烈日当空的天,如此在碎石路上跪上四个时辰,不中暑才怪,更何后两个时辰后就入夜了,夜寒露重,湿气入体,怕是会落下病根。

    “母亲!”慕雪柔的眼泪顿时落了下来。

    童氏却是反而镇定了下来,她伸手轻轻抚了抚慕雪瑟的乌发,一脸从容,“你去吧,我迟早会有办法让你回来的。”

    “母亲,你真要去跪?”慕雪柔眼含着泪。

    “看见了么?”童氏示意慕雪柔去看站在院门外的一个打扮体面的婆子,慕雪柔认得,那是寿椿堂侍候林老太君的杜妈妈。“她是你祖母留下来看着我受罚的。”

    说完,童氏就站了起来,走出嘉裕居。

    慕雪柔不知如何是好,只能跟在童氏身后,看着童氏走到花园的碎石路上,当着来往的下人的面,跪在烈日底下。只一会儿,童氏就被晒得头昏眼花,热汗直流,双膝已经痛到麻木了。

    路过的下人虽然都垂着头,不敢看童氏,但是隐隐的议论声和低低的笑声还是传入慕雪柔耳中。

    一时间,她只觉得羞愤难当。

    【作者题外话】:看文的朋友如果喜欢本文的话,请收藏此文,能留下你的评论就更好了,就当作给我的鼓励,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