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三十七章 达成共识
“没有老夫人支持,可还有老爷啊。”这话卫妈妈自己都说得没底气,今天看慕振荣简直比上次佛珠之事还要暴怒十倍都不止,弄得卫妈妈这次都没敢上前求情说话。

    “呵,我就知道,只要跟别的事情摆在一块,他永远都不会站在我这边!”童氏面露悲色,“就像当年太后逼他娶姜华公主一样,他还是舍弃了我!”

    她只一心深恨着慕振荣弃她不顾,对她发火之事,却不想想若不是她对慕雪瑟下毒手,又让人虐待慕青宁,慕振荣又怎么会对她如此。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罢了,偏偏她不思反醒,还将一切都怪在别人身上。

    “夫人,你别这么想,就算当年姜华公主进了门,老爷不也一样待你如初么,也就差了一个名份而已。”卫妈妈安慰道,这倒是实话,慕振荣当初比起姜华公主,还更偏向童氏一些。

    可是童氏又怎么会因为这些就觉得满足,就觉得甘心?

    “这些都是虚的,顶什么用!真正抓在手里的权力才是真真的!”童氏冷笑一声,“我总觉得慕青宁会如此受重视一定有什么隐情。柳姨娘本是慕青宁的贴身丫环,慕青宁一疯,她就被老爷收房了!她说不定知道些什么,老夫人这些年才会不待见她,你想个法子从她那里套出话来!”

    “是。”

    卫妈妈嘴上应道,心里却想着柳姨娘为人精得滑不溜手,哪里是那么容易套到话的。

    “还有那个慕雪瑟,我总觉得这个丫头变得十分诡异。”童氏喘着气道,“今天老爷可是跟她一起出的门,怎么那么凑巧就突然去薛碧山庄?你给我让流觞阁那的人看紧点,我就不信抓不住这丫头的半点错处!”

    “老奴明白。”卫妈妈听童氏这么一说,也觉得太过凑巧,可是慕雪瑟从前那个单纯的性子,怎么会突然改变呢。

    深夜人静的流觞阁里,慕雪瑟的房里却还亮着灯,下人都被染墨和丹青打发去休息了,就剩下她们两个,一守在屋外,一个守在屋内。

    忽然,有道黑影闪过,有人在慕雪瑟的窗户的轻轻敲了敲。

    “秦船主请进。”

    慕雪瑟正靠坐在贵妃榻上看着医书,窗户被人推开,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果然是秦泽海,另一人自然就是许淑云了。

    今天已是第五日。

    “深夜不好惊动别人,无茶水相待,还请秦船主不要见怪。”

    “无妨。”秦泽海摆摆手,如今他再见慕雪瑟,态度早已平和许多。

    慕雪瑟站起身请二人坐在榻上,自己则让染墨把梳妆镜前的椅子搬过来,自己坐了上去,拿起许淑云的右手把了把脉,问,“夫人这几日觉得如何了?”

    “你也别老叫我夫人,若是不嫌弃,你就叫我声姐姐吧。”许淑云笑道,“这几日偶尔会头晕,其它都还好。”

    “因许姐姐有身孕在身,所以我不敢下猛药,只能徐徐图之。”慕雪瑟从善如流道,又拿出针包,“我现在再为许姐姐施第二次针吧。”

    许淑云坐在贵妃榻上,完全信任地任由慕雪瑟在自己身上施针,等到施针完毕,慕雪瑟接过染墨手中的帕子,擦了擦额上的细汗。

    虽然染墨早听过丹青说过慕雪瑟是如何解毒救人的,但是亲眼所见,还是第一次,也忍不住和丹青一样有些惊奇,但是她性子沉稳,只是眼有异色,面上丝毫不显。

    “许姐姐下一次,还是五日后来见我。”慕雪瑟对许淑云笑了笑,才看向秦泽海,“秦船主考虑得如何了?”

    秦泽海见慕雪瑟先替许淑云施针,再问他答复,半点没有要挟的意思,心生佩服。他沉默了片刻,才道,“我愿意归降,但是你一定要保证我的兄弟平安无事,而且一定要保证朝廷会开海禁。”

    他事后审问了海潮,果然是厉厌天派她有意接近许淑云,再给许淑云下毒好杀了秦泽海。秦泽海想办法从厉厌天的手下那里套出话来,厉厌天确有跟朝廷里的某些大人物接触,具体是谁他却不知道。

    现在看来,慕雪瑟猜测的不错,厉厌天的确有可能暗地里和朝廷的某些人联手,导致他腹背受敌,拿他做归降朝廷的献礼。想要摆脱这样的命运,他的选择就只能是先厉厌天一步归降朝廷。

    “如果海上没有倭寇,海禁自然会再开。”慕雪瑟笑了笑。

    “海上没有倭寇?”秦泽海有些狐疑道。

    “我不是说过,我一定会帮秦船主除掉厉厌天么?”慕雪瑟淡淡道,“只要秦船主归降,厉厌天被铲除,大熙的海域哪来还来得倭寇?”

    秦泽海看着慕雪瑟在烛光下芙蓉般的笑脸,忽然有些恍惚,他见过她的大胆,见过她的睿智,见过她的狠绝,还见过她的才华和谋略。

    他似乎看见了她很多面,却又觉得他始终只看见她的冰山一角,慕雪瑟身上总有一种神秘,让他捉摸不透。

    “慕小姐,你我不过两面之缘,我可以相信你么?”

    他现在是在拿他所有弟兄的性命做这个决定,赌输了,他会痛悔一生。

    “所谓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慕雪瑟抬起她那双幽深的眼眸看向秦泽海,“我与秦船主的确只有两面之缘,但是也请秦船主信我一次。虽然原因我不能明说,可是我的的确确不想让厉厌天归降朝廷,因为他降的不是慕家,而他最终会害了慕家。而秦船主你只要愿意听我的安排,我定保你有享不尽的富贵。”

    秦泽海定定看了慕雪瑟很久,终于长叹一声,“慕小姐想要在下做什么?”

    “先帮我做两件事。”慕雪瑟将早已写好的一张药单递给秦泽海,“请秦船主悄悄派人帮我采购屯积这些药材,越多越好,然后让人在南越各个州府县寻找合适的铺面开药店,至少不少于十家。”

    “你要这么多药材和开这么多药铺做什么?”秦泽海吃了一惊,就算慕雪瑟医术再高明,做药材生意,经营药铺也不是这样做的呀。

    慕雪瑟站起身推开窗子,看着墨蓝色的夜空上那一轮残月,长叹了一口气,“因为南越两地,马上就会爆发一场大规模的瘟疫。”

    【作者题外话】:打滚卖萌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