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三十九章 九江王妃
“小姐真小气,不说就不说嘛。”丹青不满地撇撇嘴,蹲在地上那口大锅边熬煮着汤药,边上一堆衣衫褴褛的村民正拿着碗边等边夸赞慕雪瑟和丹青两个姑娘又心善人又美。丹青心中好笑,她虽没蒙面,慕雪瑟却是带着冥离的,这些村民是怎么看出美的。

    这大半个月来,她和染墨轮流跟着慕雪瑟乔装出来,到乡下为那些进不了城的穷苦村民施药看病,既帮助了村民,又提高了自身的医术。

    她们几乎走遍了菁州府附近大部分的村庄,远一点没有办法去的地方,慕雪瑟就让秦泽海派人去施药,许淑云也很赞同这种做法,她身体已经好全,也常常出去施药。慕雪瑟让秦泽海施药过后要留下五峰船队的名义,这样做的目的是提前为他的归降打下民间舆论的基础。

    至于慕雪瑟自己,虽然她没有留下自己名字,可是她的善举却感动了广大的百姓,一时间关于一位蒙面医女救死扶伤的美名四处传扬,更有不少村落要为她修祠建庙,塑金身。

    丹青看着汤药已熬得差不多了,就开始分药,这时,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突然驶进这个破旧的村庄里,后面还跟了一群侍卫,村民们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全都面面相觑楞在那里。

    只见马车的驾座上下来一个头戴幞头,身穿褚石色绸衫的中年男子,他看了丹青和慕雪瑟一眼,极有眼力地认定慕雪瑟才是那个做主的人。他缓缓上前,走到正专心为小女孩施针治病的慕雪瑟身旁,恭声道,“姑娘好,我们王妃有请。”

    见他极有礼貌,慕雪瑟也不好不理人家,她把小女孩身上的针拔下来收起,站起来,隔着冥离看着这个中年男人问道,“哪位王妃?”

    “九江王妃。”中年男人笑道,“在下是九江王府的管家,因我家小公子感染瘟疫病重,王妃听说这一带有一位蒙面医女医术极高,可救治瘟疫,特意命我来请。在下可问了好几个村子,才找到这里的。”

    这位管家虽然极有礼,但是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侍卫,个个腰上带刀,铁面冷目,显然慕雪瑟想不去是不行了。

    慕雪瑟淡淡笑了声,“那我就跟您走一趟吧。”

    “姑娘请上车。”管家笑得双眼眯眯,看似极忠厚的面相,却偏偏从那眼中透出的精光让人不敢小觑。

    还好丹青已经将汤药煮好,只能交给村民自己分发,陪着慕雪瑟一同上了那辆华丽的马车。

    “小姐,他们真是九江王府的人?”丹青有些担心的问。

    “那些侍卫身上都挂了九江王府的腰牌,应该不会做假。”慕雪瑟伸手摸了摸座椅上绣着翠鸟团花的柔软座垫,冷冷一笑,“况且除了九江王府,谁还能有这样的派头。”

    丹青看这个马车内部布置得宽敞舒适,帘子用的是上好的茧绸,车垫靠背用得都是名贵的织锦,车里还有一张可以从坐榻下拉出来架起的小桌,桌上摆着几样精致的糕点,是她在慕府时见都没见过的。竟是比慕振荣这封疆大吏,还要派头几分。

    果然除了九江王,不做他人想。

    九江王的封地毗邻南越,因为封疆大臣不宜结交藩王,所以镇国公府与九江王府离得虽说不远,却极少往来,免得引起皇上疑心。

    说实话,慕雪瑟也不想让慕家跟九江王府扯上关系,因为她知道明年,九江王将会起兵叛乱,更何况九江王可能还和厉厌天有些关系。

    前世慕天华就是因为被人构陷与九江王之子九方朔有所私交,才被关入诏狱遭受严刑拷打,双腿皆废。

    今世,她绝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所以她打定主意不露出身份,治完了九江王的小儿子就走。

    马车到了九江王府的侧门,慕雪瑟由丹青扶着下了马车,才走进侧门,九江王妃就一脸焦急地迎了上来,“姑娘,听说你的医术极为高明,染了瘟疫快死的人都能救活,你快帮我看看我儿子吧,他快不行了!”

    这次的瘟疫也传播到了九江王的封地里,虽然只是少数,不过慕振荣也派了人送了方子过去,九江王也有回礼过来,只是想不到连九江王的小儿子都染上了瘟疫。

    慕雪瑟向着九江王妃行了一个福礼,“请问王妃,令郎是如何染上这瘟疫的?”

    按理说九江王小儿子九方明才七岁,每日待在深宅大院里,九江王封地里的瘟疫只是少数,怎么会染上呢?

    “都怪我,那天带着他出门访友,路过了一个染病的村子,他趁我不注意,捡了个东西玩,回来就病了。”九江王妃抹着眼泪回答。

    “快带我去看看吧。”慕雪瑟叹气道。

    九江王妃连忙引着她过了垂花门,往内院去,到了王妃所住的正院的厢房前,就听见九方明的咳嗽声传出来。九江王妃心一急,忙推门进去,“明儿,你怎么样了?”

    “娘……好热……难受……”九方明已有些神智不清。

    “姑娘,你快看看我的儿子。”九江王妃瞬间就红了眼,向着慕雪瑟催促道。

    慕雪瑟走上前去,九方明闭着眼睛,一张小脸有些晦暗。丹青将一条丝帕搭在九方明右手腕上,慕雪瑟才伸手为他诊脉,九江王妃有些奇怪地看着丹青,微微皱了皱眉。

    片刻后,慕雪瑟收回手,回道,“王妃,之前是否己有大夫为令公子诊过病,而且换过三次药方?”

    “对,姑娘如何得知,我之前请过三个大夫开了三个方子都没用。”九江王妃急急问道,“姑娘你看小儿的病可治得?”

    “自然是治得了。”慕雪瑟轻笑一声,“只是任何药起效都要有一定时间,我看令公子不过病了七八天,王妃却心急地换了三次药方,就是没病都会吃出病来的。”

    九江王妃脸一红,她的确是一看大夫开的药方效果不明显,就立刻另请一位,重新开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