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章 九江王
慕雪瑟要来纸和笔写了一张方子,让人照着煎幅药过来喂九方明喝下去,片刻之后,九方明忽喊腹痛,急急让人扶着出恭。完事之后,人居然就清醒了,说话也利索了,还能叫饿。

    九江王妃顿时大喜过望,直谢慕雪瑟道,“姑娘果然是神医。”

    “这个方子照着吃七天,令公子的病自然会好。”慕雪瑟又写了一张方给交给九江王妃,并嘱咐道,“这一次,王妃可别再轻易换方子了。”

    “一定,一定。”九江王妃端庄秀丽的脸上满是笑意,“我要好好谢谢姑娘才是,姑娘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只要我王府里有的,尽管开口。”

    这话跟秦泽海的还真像。慕雪瑟在心里暗笑,却摇摇头道,“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王妃若是真的想谢我,就多多照顾九江王爷封地内的那些穷苦病人吧,多援医施药,让他们少受病痛折磨。”

    “是是是。”九江王妃连声答应,“我让人送姑娘回去吧,小儿刚醒,我还要照顾,恕不远送了。”

    “无妨。”慕雪瑟站了起来,又冲九江王妃行了一个礼,才带着丹青走了出去。

    九江王妃派了一个丫环送她们,走到一半,慕雪瑟忽然想起丝巾还留在九方明房里,到底是女儿家的私物,不好留在外面,就让丹青回去取,她和那个丫环原地等着。

    “哎哟,姑娘,我的肚子有些不舒服。”那个丫环忽然捂着肚子说道,“我先去下茅房,还请姑娘先到前面的亭子里坐着等我吧。”

    慕雪瑟转头一看,果然看见不远处的湖边有一个亭子,就点点头。目送丫环远去了,自己再慢慢地向那个亭子走去。亭子临湖,湖水里各色锦鲤在水里游来游去,极是可爱,慕雪瑟正想凑近了细看,忽然听见一旁的假山处传来细语声。

    她转头看去,正对上一双眼神有些凉薄的凤眼,左眼角还有一颗泪痣,在她看清那张脸的瞬间,那人就一闪身躲进假山后面,有人怒喝一声,“什么人!”

    一个面色肃然的中年男人从假山后转出来,慕雪瑟认了出来,竟是九江王,显然刚刚他在同之前那人说话,却被慕雪瑟撞见了。

    慕雪瑟镇定地站在亭子里,看着九江王满脸阴沉地步步走近,她福了福身,淡淡道,“我是一名医女,王妃请我来为府上的小公子诊病。”

    “诊病为什么跑到这里来?”九江王有些怀疑地眯起眼,打量着慕雪瑟,可惜慕雪瑟雪白的冥离罩身,完全看不出长相表情。

    “病已诊完,我正要出府,只是落了东西,命丫环去取,闲等无趣,无意间就走到此处,并非有意打扰。”慕雪瑟语调平静,并不因九江王的咄咄逼人而紧张。

    九江王脸上的表情有些危险,正要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丹青跑了过来,“小姐,小姐,你怎么走到这儿了,让我好找。”

    而去如厕的丫环也回来了,看见九江王吓了一跳,冲九江王行了一个礼,恭声道,“王爷。”

    然后对慕雪瑟说,“姑娘,奴婢送你出去吧。”

    慕雪瑟点点头,又对九江王行了一礼后,带着丹青跟着丫环离开。九江王阴冷的目光始终盯在慕雪瑟的背影上,直到再也看不见。

    然后,他转过身,急步走向九江王妃的正院,到了九方明的房门前,推门进去,劈头就冲九江王妃问道,“刚刚出去一个戴着白色冥离的女人,她是谁?哪来的?”

    九江王妃吃了一惊,赶紧回答,“她就是近来南越两地有名的蒙面医女,我特意请她来给明儿诊病的。”说完又笑着拉着九江王去看九方明,“王爷你看,那姑娘医术多高明,才一幅药,明儿就好多了。”

    “你可知道她是何身份?”九江王一看九方明又会说会笑,果然是大好了,但还是狐疑地问。

    九江王妃摇摇头,“这倒不知,不过,她身边那丫环倒有点眼熟……”忽然,她猛抬起眼,看着九江王道,“啊,我想起来了,几年前我在慕家见过那丫环,那时我丢了耳坠,还是她帮我寻的。这么说来,她唤那医女小姐,莫非她是慕家的小姐?”

    九江王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难看,九江王妃却没看出来,还喜道,“我说呢,她进了王府却一点也不胆怯,见了我说话行事都极有分寸,规矩礼仪更是分毫不差,断不是普通杏林人家能养出的女儿。只是不知她是慕家的哪位小姐?”

    九江王边听着,放在身侧的手慢慢地握紧了,“她看见了我同贵客说话。”

    这位贵客是谁,九江王妃自然是知道的,咋听九江王一说,顿时大吃一惊,一脸紧张道,“怎么会?那可怎么好?万一她告诉镇国公——”

    九江王沉着脸抬手打断她,一语不发地慢慢走出正院,一个身穿浅蓝色轻绸直裰的年轻男子正站在院外等他,见九江王出来,笑得有几分肆意,“如何,那女子是什么身份?”

    “她是镇国公的女儿。”九江王沉着脸道。

    “什么?”年轻男子也吃了一惊,沉默片刻后又笑起来,“那该如何是好啊?虽说她应该是不认得我,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我不久之后,可是要去慕家的。”

    “自然是只能找机会除掉她,早知如此,刚刚就不该轻易放她走,是我大意了!”九江王冷声道,“就是不知她到底是慕振荣的哪个女儿。”

    “王爷说笑了,她若真是镇国公的女儿,在你府里直接动手岂不是要惹上麻烦?再说想要知道她身份也容易,”年轻男子笑道,“她不是南越两地有名的医女么,现在你就派人去大肆宣扬慕家小姐救了你的幼子的美名,你要为她向皇上请功。到时候,她想要这功劳美名,真人自然露相,说不定还能借此把慕振荣拉下水。”

    九江王听着,也渐渐笑了起来,“果然还是督主足智多谋。”

    年轻男子眨了眨眼,“只是王爷可要尽快处理了,否则她迟早是会知道我是谁的。”

    “你尽管放心好了。”九江王深声道,双目满含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