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一章 奇怪少年 一

浴血嫡女 第四十一章 奇怪少年 一

慕雪瑟没让九江王府的马车直接送他们回菁州府城,而且谨慎地让他们将她和丹青送回之前被请走的村庄,之后又换乘了自己的马车才往菁州城赶回去。

    “小姐,九江王小公子的病怎么你一下就治好了?”颠簸的马车上,丹青不解道,“为何九江王之前请了三个大夫都看不好?”

    “九方明虽是感染时疫,但是因积寒在体,寒毒未驱,不宜大补,王妃心疼爱子,不仅每日让他大补进食,而且还频频更换药方,导致九方明积结在内,需先泄之。”慕雪瑟摇摇头道,“这也算是富贵惹出的毛病吧。”

    慕雪瑟边说边皱起眉头,想着刚刚在九江王府看到的那个人,她认得那个人,他是近年来,颇受皇上信重的秉笔太监,西厂厂督于涯!

    他不在大内侍候皇上,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还出现在九江王府?

    忽然,她想到许淑云中的“千机引”,于涯的出现,让这一切都解释得通了,前世必然是九江王勾结厉厌天,让他想法办毒杀秦泽海,再嫁祸给朝廷,趁机将五峰船队吞并。结果死的却是许淑云,引得秦泽海疯狂进攻南越,九江王就趁机起事。

    虽然早知道“千机引”出自大内,可慕雪瑟怎么也没想到身为秉笔太监的于涯会牵涉其中,她不明白,于涯到底图什么?他是一个太监,能坐到秉笔太监,西厂厂督这个位子已经够高了,就算九江王造反成功,江山易主,他又能得到什么比现在更多的好处?

    只是显然刚刚于涯和九江王必然是在密谋什么,结果却被她撞见,想起九江王看她的那阴冷的眼神,慕雪瑟就觉得全身都起了一股寒意,她在九江王眼中看到了杀机!

    还好她没透露身份,否则九江王担心她把于涯身为内官结交藩王的事情告诉慕振荣,就一定会杀了她。

    “小姐,奴婢觉得好像在咱们府里见过九江王妃。”丹青忽然小声道。

    “什么?”慕雪瑟眉头一皱,整个人瞬间绷紧。

    “概是国公爷刚到菁州府上任的时候,九江王妃曾来道贺,奴婢当时替她找过耳坠来着。”丹青边想边说。

    慕雪瑟闭了闭眼,深深吸了口气,她现在只求九江王妃不要认出丹青,不要让九江王知道她是慕家的女儿。

    忽然,她听见丹青叫了一声,“小姐,你看,那有个男孩子!”

    慕雪瑟顺着她撩开的车帘看出去,只见前方路边的草丛里躺着一个衣衫褴褛,瘦弱的少年。

    “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慕雪瑟跳下车去,跑到草丛前,看见那个少年满脸脏污看不清面貌,已经陷入昏迷。

    “丹青,扶他起来!”

    丹青依言扶了少年靠在怀里,慕雪瑟伸手为他把脉,才刚摸到脉象,她忽然有些错愕地看向少年。

    “小姐,怎么了,他的病很重么?”丹青有些担忧地看向慕雪瑟。

    “他不是染病,他是中毒。”慕雪瑟藏在冥离里的眼神有些复杂,她刚刚看这少年瘦成这样,又昏迷在这路上,还以为他是染了瘟疫,结果却不是。

    忽然,少年紧闭的眼皮微微动了一动,蓦地睁开,他有一双漂亮到无可挑赐的眼睛,可是他眼中透出的冰冷仿佛那凛冬料峭的寒意,扑面而来。

    为什么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岁的少年,会有如此冰冷凛冽的眼神,慕雪瑟心中一惊,就见少年猛地翻手攥紧她为他诊脉的手腕,他的声音如那万年冰窟里回响的寒风般森然,质问道,“你们是谁?”

    少年清洌的眼眸中有着浓浓的戒备,明明看起来很虚弱,可是攥着慕雪瑟的手劲却非常之大,慕雪瑟痛得都觉得仿佛可以听见自己手腕骨胳咯吱作响的声音。但是她的脸上却一点不露,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个少年的双眼。

    忽然,她注意到少年抓着她的右腕上纹着一个蛇形的图案,仿佛是一个标记。

    注意到她的眼神后,少年迅速地放开慕雪瑟,缩回手,冷淡地推开丹青站了起来,挣扎着就要走。慕雪瑟也站起身,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背影,藏在冥离下的表情晦涩不明。

    才走几步,少年突然就一下向前扑去,整个人倒在地上不动了。丹青吓了一大跳,赶紧跑过去扶起那个脏兮兮的少年,转头看着慕雪瑟,“小姐,怎么办?”

    慕雪瑟微微叹气,“他中的毒很特别,我们带出来的药材用不上,只能先把他带回去了。”

    慕雪瑟叫了车夫过来一起帮忙,把这个又脏又瘦,还凶巴巴的少年扛上了马车,一路回到了流觞阁旁的那所院子里。

    这院子中除了那几名秦泽海帮着请来的女武师外,下人也都是秦泽海出面买来的,护院则是秦泽海派来的。众人对于慕雪瑟的身份,和她每天从流觞阁悄悄通过这个院子出府都是清楚的,今天见她突然带了一个又脏又臭的少年回来,虽然心里奇怪,却也无人多问。

    从他们第一次到这个院子里见到慕雪瑟的时候,慕雪瑟就告诉他们,在这里最重要的第一点是少问少说,专门做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小姐,他中的是什么毒啊?”等到他们把少年弄到院子的厢房里时,又按照慕雪瑟的意思,在隔间准备了一桶药浴后,丹青才气喘吁吁地问。

    “这是一种控制人的毒,”慕雪瑟取下了冥离,拨开少年的眼睑观察他的瞳孔,微微皱眉,她曾见识过类似的毒,虽然不尽相同,但也有相似之处,“这一类的毒,如果不定时服用解药压制,就会毒发,就像他现在这样。”

    “控制人的毒?”丹青心思活络,马上就道,“那要不要请秦船主帮忙查一查他的身份?”

    “不必了,这种毒通常都是用在控制死士,”当初楚赫和九方镜培养了无数暗人死士,知她通晓医术后,还曾请她帮忙研究过这类控制人的药物。慕雪瑟叹了口气,“你看见他右腕上的刺青了么,这怕是某种组织的标志。他一定是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去查也许反而会引来麻烦。只是看这少年脉象,中毒起码七年,想要拔毒绝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