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二章 奇怪少年 二

浴血嫡女 第四十二章 奇怪少年 二

“七年?”丹青不禁咋舌,“他看着也不过十一岁,七年前那不是才三四岁?”

    “大部分死士都是从小就培养的。”慕雪瑟沉沉道,当年,她也曾在楚赫的暗营里见过才几岁就被抱来的孤儿,拿着沉重的兵器训练,练不好就挨打。

    那时,她看着一身锦袍华冠的楚赫,站在高栏边看着下面的死士训练,第一次在他眼中看见了冷酷。

    好像他那张谦谦君子的面具突然有了一道裂缝,让她不经意间窥视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森寒。

    让是她第一次发现自己对楚赫这个人的迷茫,明明同床共枕,她却依旧觉得自己仿佛从来没有真正地触碰到他。

    丹青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顿时就觉得心疼了,那么小的孩子,却受了这样的苦,她心里决定好好照料这个少年。

    慕雪瑟拿出针包,用银针在少年神庭、天枢、至阳等几个穴位施针,才施了几针,少年突然又睁开了眼,用他那双清冽的眼睛看着慕雪瑟片刻,又落到慕雪瑟拿针的手上,眼中充满着警惕。

    慕雪瑟收回了手,沉默不语地看着这个眼神锐利如同一只伺机以待的猛兽一般的少年。少年迅速坐起身,一言不发地拔掉头上和身上的银针,扔在地上,下了床就要走。

    “唉,你等等——”丹青连忙拦住他,少年猛地转头,丹青对上他那双充满寒意的双眼,心中一惊,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少年不屑地轻哼了一声,抬步又要走,慕雪瑟却开了口,“你可以走,但是你走不到十里路就会毒发而死。”

    少年的脚步顿时凝滞,他猛转回头,冷漠而防备地看着慕雪瑟,“你想要我做什么?”

    “你都快死了,还能做什么?”慕雪瑟慢慢地笑了,她直视着少年那双困兽般孤寂的双眼,缓缓道,“不如等我帮你活下来,再来考虑你能帮我做什么。”

    少年没有回答,依旧戒备地看着她,慕雪瑟收起脸上的笑意,只是淡漠地问,“你只告诉我,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想死,你就直接走吧——”

    少年的眼睛闪了闪,倔强地撇过头去,不说话。

    慕雪瑟看他那孩童一般赌气的样子,又笑了,伸手一指隔间刚刚让人备好的药浴盆,“你若是不想死,就脱了衣服泡进去。”

    少年转过头看了慕雪瑟一眼,翦羽般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下,突然迅速地就在慕雪瑟和丹青面前脱光了衣服。

    “呀——”丹青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慕雪瑟也楞住了。

    少年却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问题,反而觉得奇怪一般看了捂着眼的丹青一眼,光着脚跑到隔间那个大浴盆前,一下就泡了进去。

    “小姐,他怎么——”丹青想说不知羞,却又红着脸说不出口。

    慕雪瑟却是明白,有些死士暗人往往从小到大都被关在暗营里,不与外间任何人有所接触,从来只知道杀人,不通晓人情世故。

    “你去外面守着,别让人进来了。”慕雪瑟笑了笑,拿起针包走到隔间去,准备在少年赤裸的上半身上,为他施针驱毒。

    她刚拿起针,忽然看见少年白腻的肌肤上有大大小小,颜色或深或浅的疤痕。她怔在那里,心莫名地痛了一下,才将手里的针对准穴位扎了下去,这一次少年没有反抗,很老实地让她在自己身上针炙。

    她注意到少年时不时就盯着自己右腕上那怪异的蛇形刺青瞧,她淡淡道,“你不喜欢这个图案,我有办法帮你洗掉。”

    少年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是一声不吭地垂下头,慕雪瑟却还是明白了,他确实是想把那个刺青给洗了。

    浴盆里的草药水慢慢渗入少年体里,开始发生作用,少年被水洗得白净的肌肤开始发红,他脸上露出苦痛的神色,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慢慢汇成一滴滑落脸颊。

    “忍着,”慕雪瑟按住他微微颤抖的肩膀,冷然道,“这毒在你体内已近七年,没有那么容易拔除,这样的痛苦你还要再忍受七次,现在就忍不住怎么行!”

    半个时辰后,慕雪瑟才收起少年身上的银针,对已经筋疲力尽的他说,“今天先到这里,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会来继续替你驱毒的。”

    “丹青,拿套干净的衣服,还有把饭菜送进来。”慕雪瑟叫了一声。

    门外的丹青应了,片刻后她独自一人,一手端着摆着饭菜的托盘,另一只手夹着衣服,推门进来。

    “怎么不叫个人帮你。”慕雪瑟看了好笑。

    “怎么能让别人进来。”丹青嗔怪地看了慕雪瑟一眼,“要是让人看见小姐你跟个赤身裸体的少年在一个房间里,虽然说这里都是咱们的人,可到底人家说出来的话不好听。”

    慕雪瑟哑然,她最近治病救人虽多,但每每碰上男子,不是隔着丝帕,就是用悬丝诊脉,施针也都由丹青和染墨代劳,谨守分寸。

    今日碰上这奇怪少年,她倒是把这男女大防给忘了,也许是这少年的眼神虽然冰冷,却太过清澈不染世俗,让她不曾往别处上想。

    “天啊!”丹青忽然惊叫起来。

    “怎么了。”慕雪瑟看着她。

    “他,他,他也长得太漂亮了!”丹青指着少年道,讶然道。

    慕雪瑟这才发现,少年洗干净之后,露出的脸白净尖瘦,长眉入鬓,鼻梁如刀刃般挺拔,一双细长的单凤眼,如今退去了戒备,眼眸纯净如两泓清泉。慕雪瑟微微惊讶,她刚刚还真没留意到这少年长得如此好看,在她所见过的人中,恐怕只有俊美无俦的九方痕可以与之相媲美。

    只是九方痕的钟灵毓秀如同一块温润剔透的美玉,这少年却纤尘不染,同那峥嵘雪岭上的玄冰。

    少年见慕雪瑟二人直楞楞地盯着自己瞧,完全没有意识到她们是在夸赞自己的相貌,反正觉得奇怪地也反盯着她们看。

    “把衣服和饭菜给他吧。”慕雪瑟为自己片刻的失神有些好笑。

    丹青这才红着脸先把饭菜放在了小桌上,再把衣服放在浴桶旁的矮凳上。

    “我们该回去了。”慕雪瑟对少年说,“你好好休息,就当这里是自己家一样不要拘束。”

    说完,带着丹青走了出去,留下少年坐在木桶里反复咀嚼着她刚刚的话,“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