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三章 冒名领功 一

浴血嫡女 第四十三章 冒名领功 一

一连几天,慕雪瑟都没有再出门,每天只是通过密道到隔壁的院子里去为那个奇怪的少年驱毒和练武。

    那天她撞破了于涯和九江王秘密会面的事情,若是九江王从九江王妃那里知道了她是慕家的女儿,必定会找机会杀了她。她只有待在府里不出去,才是最安全的。

    这几天里,一个传言在南越两地的百姓里渐渐流传开来,众人都说在南越两地救死扶伤的蒙面医女就是慕家的小姐,而且她还救了九江王的幼子,九江王正准备上书替她向朝廷请功。

    这个传言越传越广,弄得南越两地人尽皆知,市井百姓都在赞美慕家小姐是位活菩萨,每天都有很多被慕雪瑟救过的人围在镇国公府大门前磕头道谢,弄得府中众人一头雾水。

    这天深夜,一辆马车悄悄驶出慕家,驶到菁州城郊外高明山上的陵光庵前停了下来。

    卫妈妈先一步从马车上下来,又扶着穿着黑色斗蓬的童氏下了车,由一名庵里的女尼引着二人去了慕雪瑟居住的禅房。

    “娘,你怎么来了?”慕雪柔有些吃惊地看着深夜来访的童氏,“我不是听说,你被祖母差不多是禁足了么?”

    “你娘我掌管慕家这么多年,自然是安排了不少忠心于我的人。只要悄悄地不被你祖母发现,我想出来还是易如反掌。”童氏摘下斗蓬的风帽露出她那张端庄秀丽的脸,看了卫妈妈一眼,卫妈妈立刻会意把屋子里慕雪柔的丫环都带了出去,自己关上禅房的门,在门外守着。

    这一个多月里,林老太君虽然夺了童氏的掌家之权,但也许是年纪大了,手腕不如从前那般果断狠绝,并没有动多少童氏原先安排的人手,只是打发了几个童氏来带的陪房以示警告。所以府里众人虽然大部分见风转舵不再奉承讨好童氏,替她办事也不那么积极了,但她还是有一些忠心的老人可用。

    “那娘你深夜前来,就是为了看我?”慕雪柔有些疑惑,虽然她被送到这陵光庵已经一个半月,但是除了必须吃素外,其它一应待遇,完全不比在府里差,也没真逼她日夜讼经清修,显然林老太君对她还是好的。

    “看你,是其一,”童氏细细打量着慕雪柔在烛光下娇若芙蓉的面庞,微微笑道,“你想不想回府?”

    “自然想。”虽说在这陵光庵里的日子并不苦闷,可是到底不如在家里热闹随意,再则,她一个堂堂镇国公府的三小姐,莫名其妙一直待在庵堂里,别人还不知道会怎么说闲话呢。

    “娘,你可有办法?”慕雪柔急问道,她相信童氏此番前来必然是已经想出对策了。

    “你可听说了最近关于南越两地蒙面医女施药救人的传言?”童氏笑问道。

    “你是说,那个医女是慕家女儿的传言?”慕雪柔想了一下道。

    “对。”童氏点头,又道,“你觉得我们慕家哪个女儿会是那个医女?”

    “这——”慕雪柔一脸犹疑,她的另外三个姐妹她是清楚的,没有一个研习过医术,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救死扶伤的神秘医女呢,忽然,她心中一震,瞪大眼看向童氏,“母亲,你莫不是想——”

    “不错。”童氏对慕雪柔的机敏很满意,“你就是那个医女。”

    慕雪柔怔怔看着童氏,有些不敢相信地再确认道,“母亲,你要我冒认自己就是那个神秘医女?”

    “不错,现在外面都在传那个神秘医女是慕家小姐,”童氏轻蔑一笑,“但是你仔细想想看,你那几个姐妹里并无一人会医术的,况且慕雪容是个无脑冲动的草包,慕雪云日日都常在府里走动,怎么可能是那个在外面治病救人的医女?定是误传,你索性认下又如何。”

    “那二姐姐呢?”慕雪柔忽然想起慕雪瑟那张半是鲜血的脸,心里一紧。

    “慕雪瑟?呵呵,她虽然独居流觞阁,可是我安排在她身边监视的人禀报说她因自己毁容伤怀,日日都窝在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见人,她从未出过门,自然不可能是她。”童氏目光灼灼地看着慕雪柔,“只有你,柔儿,你这一个半月都住在这高明山里,不在府内,谁都不知道你在这里做了些什么。只要我们买通这里的女尼,封了她们的口,这个美名就是你的了!”

    “可是若是正主出来……”慕雪柔还是一脸犹豫

    “不会,”童氏打断她,“这事都传了好多天了,那人却未现身说明,以后定也不会再出现。况且九江王一直就很想结交你爹,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卖力地帮忙宣传慕家女子的美名了。就算到了最后发现弄错了人,他为了讨好你爹,也一定会想尽办法为你遮掩。而那女子定是一位乡间野医,她要真的出来了,我们用钱打发了就好。”

    慕雪柔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童氏冷笑一声,又道,“你还记不记天和八年,京城寒山寺大火,有一女子在大火中救出徐贵妃七岁的小侄儿。徐家为了报恩,四处寻找那名女子。结果,通政司八品邹知事的千金就站出来出示了火伤说是她救的人。徐家圣眷正隆,邹大人因此便得了吏部考功司郎中一肥差。但是有人私下提及,曾有一女子找上过邹府,最后却不知所踪。传闻,那才是真真的恩人。”

    “难道我们慕家比不上邹家势大?邹家都能压下来的事,还怕慕家压不下来么?”童氏循循善诱,见慕雪瑟还是一脸惴惴不安,她又笑起来,“你要知道,九江王可是要为此人向圣上请功啊!本朝向来重医,就连太祖皇帝都研习医术。若是得圣上嘉奖,万一有幸再封个郡君什么的,将来谁敢小看你?就连宫家也要高看你几分。”

    提到宫家,慕雪柔就想到了宫浩磊,想起他的英俊儒雅,想起他如风动碎玉般的清濯嗓间,她顿时有几分心动了,她不安地看着童氏,“母亲,我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