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五章 浮生 一
但是,就怕那九江王前来求证啊。”卫妈妈还是有些担心,若是那九江王上门一问,到时候是承认的好呢,还是不承认的好?

    承认了,那就是欺君,不承认,这美名自然是得不成了,之前的一番工夫全都白费了。

    “所以啊,我要你去办的事,怎么样?”童氏的眼中都是算计。

    “老奴打听过了,九江王新近纳了个美妾极是宠爱,最近更是怀有孕。”卫妈妈笑道,“那个美妾原有个情人,欠了大笔赌债,听说正在威胁着她替他还债呢!”

    “很好。”童氏看着路边盛开的娇花,漫不经心道,“你去把债还了,让那个美妾多跟九江王吹吹枕头风,就说那医女定是雪柔无疑,请功之事要先上奏再告知慕振荣更有诚意。况且雪柔与他家有恩,这也是在报恩。至于那个情人,远远送走了,找个地方看起来,将来若是有些什么,他就是把柄!”

    “可是——”卫妈妈本想说,就怕九江王没那么容易被左右。

    “没有可是!”童氏却沉着脸一下打断她,“朝廷一直想要削藩,老爷深得圣心,如今这么好讨好老爷的机会送到九江王面前,他怎么会不要?这三年来,我虽被扶了正,但是因为太后一直压着,我到现在连个诰命都没有!在贵妇圈里总是被人耻笑!如今我的女儿怎么都要压姜华公主的女儿一头!”

    这话童氏说得咬牙切齿,这一真都是长久以来,她的心病。

    她忽然又笑了起来,“卫妈妈,你放心,此事若是成了,我必能重新掌家,定会重重赏你!”

    卫妈妈看着童氏那张踌躇满志脸,突然觉得有些害怕,她发觉,只要童氏一碰上可以压过姜华公主的机会就会变得不冷静,看来她对姜华公主已不是心结,已近心魔了。

    慕雪柔的美名传进丹青和染墨的耳朵里,两人才得知慕雪柔冒认之事,顿时气得要死。

    “小姐,奴婢真是没想到,三小姐居然这么不要脸,冒认你的名声,你怎么都不去拆穿她。”丹青一边帮慕雪瑟包着药材一边气鼓鼓地问。

    “稍安勿躁,就让她再得意几天。”慕雪瑟一边收拾银针,一边心平气和地安抚丹青。

    “小姐!你再不出面,万一真上报朝廷,可就为她做嫁衣了!”丹青气急道。

    “上报朝廷更好,那就是欺君。”慕雪瑟笑起来。

    “对啊,到时候小姐你捏着她和夫人这么大的把柄,也就不怕她们了。”丹青一听顿时就兴奋起来,“哈哈,她们这是自掘死路。”

    “你想的真美。”慕雪瑟不禁好笑地摇摇头,“怕只怕九江王意不在此。”

    她太清楚九江王在玩什么把戏了,他是确认不了她的身份,想用请功封赏的好处利诱出她本人。想到这里,慕雪瑟忍不住冷笑起来,九江王和于涯真是太过小心,于涯身为西厂厂督,又深得皇上信重,慕家的女儿都是养在深闺,怎么会识得他。

    若非她有这重生一世的经历,她也未必认得他,更不会去向镇国公告密了。可纵使这样,为什么他们还是非杀她不可呢?

    原本她就担心九江王的人会找上门来,没想到慕雪柔这个傻瓜居然自己跳了出来,既然如此她就让慕雪柔去顶了这个风险,反正这也是她自找的。

    “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丹青有些不解地问。

    “没什么,你最近都不要出府,也少在人前露脸,明白么?”慕雪瑟吩咐道,九江王见过丹青,丹青是她的贴身丫环,到时想从丹青身上查到自己绝非难事。

    “为什么?”

    “不要问那么多,以后我再跟你解释。”慕雪瑟拍拍她的肩,“你再让院子里的人帮我传话给秦泽海,让他派人留意下慕雪柔那里的动静,只要留意就好,其它的,什么也不用做。”

    “是。”丹青应道。

    这时,浸完药浴的少年穿好衣服从隔间走了出来,丹青交过他好几次,他才明白在人前赤身裸体是件很羞耻的事情。

    “你过来。”慕雪瑟冲他招招手,她左额上的伤疤在射进窗子的阳光下非常明显,她除了第一次救少年的时候,就没有再在他面前戴过冥离。

    少年听话地走了过来,慕雪瑟递给他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少年接过银票的右手手腕很干净,上面的蛇形纹身已经被慕雪瑟用特殊的方法洗掉了。他看着手里的银两,抬起的眼中有些冰冷,他冷冷问慕雪瑟,“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什么都不用你做。”慕雪瑟看着他那张冰雪般秀雅的脸,微微笑道,“如果你想离开,现在可以走了,这些银子可以够你生活很长一段时间。”

    今天已经是慕雪瑟为他驱毒的最后一日,少年身上的毒已经完全被拔除干净。

    听了慕雪瑟的话,少年楞住了,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慕雪瑟看。慕雪瑟看见他的眼中有一闪而逝的依恋,终究叹了口气,对少年道,“如果你无处可去,就留下来吧。”

    少年一下笑起来,他那秀雅的面容顿时如冰雪消融后露的苍翠般让人心动,丹青一时看得都呆了。

    “你叫什么名字?”慕雪瑟微笑着问他,这是这八天以来,她第一次开口问关于他的事情。

    “我没有名字。”少年摇摇头,“只有最后留下来的人才配有名字,我留下来了,但是还来不及得到名字。”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丹青听得一头雾水,慕雪瑟却是懂了,她问,“为什么?”

    “因为取名字的人都死了。”少年表情有些阴霾。

    “你杀的?”慕雪瑟平静地看着他那张漂亮的脸上瞬间浮现出的狠戾。

    “是。”他简短的回答。

    丹青惊地捂住了嘴,慕雪瑟却是笑了,“那我给你取个名字可好。”

    “好。”少年点点头,“我想要名字。”

    “浮生,你以后就叫浮生。”慕雪瑟的声音如轻风般旖旎,“浮生若梦,你就当过去是一场梦吧,如今从头开始,可好?”

    “好。”少年笑了起来。

    丹青顿时感觉到鼻子里涌出一股暖流,赶紧捂着鼻子衰叫,“小姐,还是让他少笑一些吧,这长相笑起来真是太祸害人了,多笑几次我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