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四十七章 浮生 三
“他叫浮生,是我的暗卫。”慕雪瑟只能如此解释,暗卫都是隐藏在暗处,来无影,去无踪,只在出手时现身的,这样也就解浮生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慕雪瑟的房里。
  
      只是她突然也有些纳闷,按说九方痕堂堂太子,身边应该也有暗卫才对,怎么他不公被厉厌天袭击,又被抓到秦泽海船上,甚至刚刚差点被浮生掐死,居然都没有暗卫出手保护他?他这个太子,也当得太窝囊了吧?
  
      “暗卫?”九方痕爬起来,一脸怀疑地看着浮生,“有长这么好看的暗卫么?而且他也太狠了吧,我又没对你做什么!”
  
      说完,他摸了摸脖子,上面五个指印异常明显,若是让九方澜和慕振荣看到,定会生出无数事端来。
  
      慕雪瑟重重叹了口气,对丹青说,“丹青,你把我那盒血蚕膏拿来,帮方公子涂上,把脖子上的指痕去了。”
  
      “是。”丹青听命拿了血蚕膏过来。
  
      九方痕却是一甩头对慕雪瑟道,“我要你帮我涂。”
  
      “男女七岁不同席。”慕雪瑟挑眉道。
  
      九方痕更是气闷,还要再说什么,见浮生恶狠狠地一眼扫过来,顿时吓得缩了缩脖子,乖乖让丹青帮他上药,丹青边涂还边说,“方公子,你别一脸嫌弃的,你知不知道这血蚕膏是花了多少金贵药材制成的,别人想用都没有!”
  
      “浮生,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慕雪瑟不理被丹青揉得唉唉乱叫的九方痕,转头问浮生道。
  
      浮生没有说话,他只是刚刚听见染墨说有什么方公子来找麻烦,而丹青对这个方公子也是一脸嫌弃。他顿时就觉得这个方公子不是什么好人,他说过要保护慕雪瑟的,就从密道悄悄跟过来了,果然看见这个方公子纠缠慕雪瑟。
  
      慕雪瑟见他一脸倔强,只能无奈叹气,“算了,反正你的病已经好了,你要是无聊,我可以让方公子陪你玩。”
  
      “为什么我要陪他玩啊!”九方痕在一旁不满地叫道,他怎么看慕雪瑟和浮生的相处,都不像主人和暗卫,他在皇宫里的时候,有哪有见过暗卫需要主子像慕雪瑟这样哄的。
  
      慕雪瑟没理九方痕,而是一脸正重其事地对浮生道,“但是,这个哥哥很弱小,你们玩的时候要小心点,千万别像刚才那样把他玩死了。”
  
      九方痕一听,顿时气得涨红了脸,正想说他才不弱小,也不想陪浮生玩。谁知道浮生却拉住慕雪瑟的袖子一脸冰冷地看着九方痕,说了四个字,“我讨厌他!”
  
      慕雪瑟和丹青,还有染墨三人都呆了一下,然后都笑了起来,九方痕顿时气结,对浮生道,“我更讨厌你!”
  
      慕雪瑟乐了,拉着浮生问,“你为什么讨厌他?”
  
      “直觉。”浮生皱着眉头回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九方痕让人讨厌,一点也不想靠近他。
  
      这是什么破理由啊,丹青顿时很无语,指着自己问浮生,“那你讨厌我么?”
  
      “你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你。”浮生直白的回答。
  
      丹青顿时捂着自己的鼻子,仰起头道,“小姐,我不行了——”
  
      “真是,方公子长得也不差,也没见你如此。”慕雪瑟嘲笑丹青道。
  
      “那不一样好么!”丹青叫道。
  
      “怎么,我哪里不如他!”九方痕不满道,刚刚慕雪瑟夸他好看时,他还觉得很高兴,结果这个丫环居然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丹青没说话,只是在心里道,你那么弱小,被倭寇欺负都不敢反抗,长得再好看也不招人喜欢,可是浮生却是很干净纯粹的一个孩子,她当然受不了了。
  
      “浮生的事情,还请你不要告诉别人。”慕雪瑟看见九方痕脖子上的指印在丹青用血蚕膏的按摩下渐渐不怎么明显之后,才对他说。
  
      “知道了。”九方痕倒是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计较,闷声答应道。
  
      慕雪瑟送上完药的九方痕出去,让染墨悄悄送浮生回隔壁院子去,九方痕不情不愿地跟着慕雪瑟和丹青走了出去,还时不时回头看浮生。快走到角门的时候,九方痕忽然问,“雪瑟,你喜欢他?”
  
      这是他第一次叫慕雪瑟的名字,而不是甜腻腻地叫她“雪瑟姐姐。”他的声音很认真,偏偏带了一丝暗哑。
  
      不知道为什么,慕雪瑟的心莫名地一颤,但依旧坦然地回答。“是啊,浮生很招人喜欢。”
  
      “我可听说你跟宫侍郎的独子有婚约了。”九方痕沉下脸。
  
      “我说的喜欢不是你想的那种,浮生还是个孩子。”慕雪瑟笑起来,在心里加了句,你其实也还是个孩子,“而且我现在容颜尽毁,宫探花可未必愿意娶我。”
  
      慕雪瑟想起前世在自己被山匪掳走毁掉清白之后,宫家前来退亲,宫浩磊一脸沉痛地对她说,“雪瑟妹妹,我身负宫家兴衰荣辱,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不要怪我。你我之情,只能来生再偿了。”
  
      那时她只觉得羞惭万分,无颜以对,在宫家人走后,独自关在房间里哭得肝肠寸断。后来她才知道,宫浩磊这个温润君子,也是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他们的确有了来生,可惜今世,她已不屑要他那份情了!
  
      慕雪瑟的唇边勾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况且,我也未必愿意嫁他!”
  
      “你想毁婚?”九方痕的眼睛忽然亮了一下。
  
      慕雪瑟笑而不语,她不介意九方痕知道她的这种想法,很奇怪,虽然她不喜欢九方痕对她的亲近,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就是很信任九方痕。觉得他不会泄露自己的秘密,她不明白为什么,就像她第一次看见浮生那双干净的眼睛,心头就莫名生出一股心软来,让她无法不管那个孩子,这就好像是一种本能。
  
      “你想怎么做?”九方痕有些兴奋地问,“我可以帮你。”
  
      “我还没想好,一切等我父亲回京述职再说。”慕雪瑟唇边的笑意渐渐扩大,冲着九方痕眨眨眼,“也许到时,真的需要你的帮忙也说不定。现在,你还是快去将棋局解了吧,没解开,你来流觞阁一次,我让浮生把你丢出去一次。”
  
      九方痕一听,顿时一脸悻悻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