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十二章 沽名钓誉 三

浴血嫡女 第五十二章 沽名钓誉 三

各种侮辱声,充斥在慕雪柔的耳中,她崩溃地大哭起来,童氏见状终于忍不住,拼尽全力挤进人群,冲上前去抱住慕雪柔,“柔儿,别怕——”

    愤怒的乡民们依旧没有停手,他们继续把鸡蛋和蔬果狠狠地往慕雪柔和童氏身上砸,童氏母女俩顿时都狼狈不堪,却无人伸手援助他们。

    也没有人敢援助他们,愤怒的百姓是最惹不起的!

    就连站在镇国公府大门口的九江王和慕振荣几人都被波及到,身上沾上了飞溅的蛋液和菜叶,个个脸色难看。

    只有慕雪瑟和丹青毫发无伤,每每有东西快要波及到她们身上的时候,总有百姓奋不顾身地站出来挡在她们身前,替她们挡下所有的不堪和污秽,让慕雪瑟的心中极为感动。

    慕雪柔在狼狈不堪的混乱中,看见慕雪瑟依旧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地静静站在人群之中,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与慕雪柔对视着。

    可是慕雪柔却突然感受到了莫大的难堪,她忽然想起童氏一直以来不停灌输给她,慕雪瑟压在她头上,她就无出头之日的想法。

    从前,她只是隐隐地有所感觉,可是今天,她亲眼看着这鲜明的对比,蓦然间深刻地感受到这一点。心中突然就生出那么一股愤恨,怎么都抑制不住。

    慕雪瑟感觉到慕雪柔目光里的愤恨,她却依旧面无表情,越是被棒到顶峰,摔下来时就越疼,这一次之事并非她有意设计,这一切都是慕雪柔自找的。

    谁让她自己要贪慕虚荣,想要冒领这个医女的美名。

    前日因,今日果,从她同意童氏计划的那一刻起,这样的结局就已经注定。

    忽然,慕雪瑟感觉到一道慑人的视线一直紧紧地盯在自己身上,她转过头,隔着人群与于涯对视。她看见他那双细长的凤眼微微一眯,左眼角那颗泪痣越发的明显,她从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意。

    其实,她今天一点都不想露出自己是真正医女的身份,所以才故意挑慕雪柔回来的日子,避去了薛碧山庄。

    却没想到会在镇国公府门外发生这样一场足以轰动南越的闹剧,若是她再不出面,镇国公府的名声,就要毁在慕雪柔手上了。以后慕家的人走上街头,都会被贴上“沽名钓誉之辈”的标签。慕振荣一生清誉,慕家百年荣辱全都会断送在这样一场闹剧里。

    加之那个小女孩确实病得很重,这种种情况之下,她不得不出面,不想认也得认了。

    她看着于涯,在心里冷笑,她在庄子上已听人来传话说皇宫里来了特使,让她回去的时候注意不要失了礼数,原来这个特使就是于涯。

    难怪她说为什么九江王明知道她是不可能认识堂堂西厂厂督于涯的情况下,还一意非要杀她,真的是为了以防万一么?

    原来,是因为于涯是皇上派来的特使,早晚都要出现在慕家,到时候,只要她看见了于涯,就会知道他的身份,更有可能会告诉慕振荣那天在九江王府见过于涯的事情。

    藩王结交天子近臣已是大忌,更何况是是于涯这种御前内侍官。这件事若是传进皇上耳朵里,于涯要深受皇上怀疑一生前程尽毁不说,怕是皇上也会对九江王越发忌惮,有碍九江王起事,所以,九江王才要抢在于涯到慕家之前杀了她!

    可惜,他不仅认错了人,派人去暗杀慕雪柔,还接连两次都失了手,慕雪柔不仅活得好好的,还就在今天就要回到慕家。所以今天上门,怕是九江王打算要找机会试探一番,想办法封她的口吧。

    可惜,她没打算死,那么,她该如何地顺其自然地让九江王以为自己成功地封住了她的口呢?

    “丫头!”在慕雪瑟思忖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猛转过头,在看见人群中好不容易向着自己挤过来的慕天华。他那挺拔的身姿,俊朗的面容,她在重生后的噩梦一次次地见过。他那清澈如水的声音,她在梦魇里一次次地听过。

    她的梦总是一遍遍地重复着前世慕天华临死前的那一刻,那满地的鲜血,慕天华鲜血淋漓的骨架赫然近在眼前,还有楚赫漠然的双眼和慕雪柔得志的笑脸。

    她在梦一次次看见慕天华虚弱却疼惜地对着她笑着说,“丫头,不要哭。”

    她在梦一次次感受到他的鲜血溅到她脸上的温度。

    现在,他终于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完整的,健康的,英武的,这一瞬间,慕雪瑟潸然泪下。

    “傻丫头,哭什么?”慕天华终于挤到慕雪瑟面前,他刚刚一看见慕雪瑟就想过来,可是这群乡民实在是太疯狂了,他一个常年行武,沙场征战的铁血将军,居然楞是挤不过来,真是费了他老大的力气。

    慕雪瑟哽咽着摇着头说不出话来,慕天华见她哭得实在伤心,非常心疼地想将她拥进怀里,可是他们现在都已经大了,男女七岁不同席,已经不能在人前再做任何亲密的举动。

    “快别哭了,我回来,你不高兴么?”慕天华看着泪流满面的慕雪瑟无奈道。

    “高兴……”慕雪瑟流着泪,却笑着说,“大哥,谢谢你回来。”

    慕天华看着她那双溢着盈盈泪水的双眼,还有她左额上那块丑陋的伤疤,忽然心中一痛,他不知道慕雪瑟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是在那一瞬间他感受到慕雪瑟心灵深处的悲伤。

    “我们先回府去。”慕天华叹了口气,见慕雪瑟站在大街上这样哭也不是办法,只好扶着她的肩道。

    周围的百姓一看慕雪瑟突然哭了起来,都安静下来面面相觑,见慕天华扶着慕雪瑟往镇国公府门口走去,都纷纷让开一条道路,让他们通过。

    在慕天华和慕雪瑟踏上镇国公府大门前的石阶时,从巷子口忽然传来一声,“天华兄!”

    只见从巷子口停着的两辆马车的后一辆,走下来两位年轻公子,自然是九方痕和九方澜,慕天华看见他们俩个向他走来,顿时一脸惊讶,正要开口时,九方澜却抢先指着九方痕道,“这是我的表弟,方衡。”

    同时看了旁边的于涯、九江王、九江王妃,还有九方朔一眼,于涯是大内秉笔太监自不必说,九江王一家若遇重大庆典也会受诏至京城,自然也是认识九方痕的。

    而慕天华是姜华公主的独子,自小就颇受太后娘娘的宠爱,常常召他进宫陪伴,更曾做为皇子们的伴读,肯定也认识九方痕。

    九方澜这一下抢先开口,就是为了堵住这几个人的嘴,让他们别拆穿了九方痕太子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