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岛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浴血嫡女>  第五十四章 暗中交锋
“我有些好奇,慕二小姐明知道九江王欲为你的善举上表请功,为何明知道令妹冒认之事,却不出来澄清呢?”于涯忽然开了口,双眼直直地盯在慕雪瑟的脸上,嘴上却轻嘲般的笑道,“莫不是想借此机会让令妹冒领下这个恩赐?也是,慕二小姐是姜华公主之女,身份非同一般,就是没有此次的善举,焉知太后不会推恩及你,也给你一个恩赏。”
  
      此言一出,慕振荣和林老太君的脸色都变了。于涯的言下之意,是慕雪瑟和慕雪柔,或者说整个慕家共同密谋,要利用这件事为慕雪柔谋一个封赏。反正慕雪瑟以她姜华公主嫡女身份,太后怎么样都不会让慕雪柔压过她去,一定也会给她一个恩赏。
  
      慕雪瑟却是轻笑一声,于涯也真是太看得起她在太后心中的分量了。太后怕是早知道她不是姜华公主的亲生之女,所以从小就不待见她,更别提主动给什么恩赏了。
  
      “于督主可曾听过我三妹妹亲口承认她就是医女?”慕雪瑟不避不让,迎向于涯的目光。
  
      于涯顿时一怔,半晌才咬牙道,“不曾。”
  
      “这就对了,这些本就是坊间误传,雪柔年纪小,加上前几日连续遇上暗杀,本就受了惊吓,所以这段时间都有些懵懵懂懂。今日一众乡民突然向她磕头道谢,她当众受下,不过是因为不明所以罢了。”
  
      言下之间就是,慕雪柔可从未亲口承认过她就是医女,难道于涯要跟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女子计较?
  
      慕振荣和林老太君面色一松,都对慕雪瑟的识大体面露满意的笑容。慕雪瑟不仅不计较慕雪柔企图冒领她的功劳,反而还在外人面前出言袒护。这才是慕家女儿该有的样子。无论关起门来,他们如何内斗,都要一致对外,在外人面前坚决维护自家人,慕雪柔顿时也面露惭色。
  
      “慕二小姐真是牙尖嘴利,只是希望哪天别说错话才好。”于涯冷笑起来,“有时候话说多了,很要命。”
  
      慕雪瑟知道于涯这是在警告她,不要把那天在九江王府见到他的事情说出去,可惜她慕雪瑟岂是会乖乖受人威胁的?
  
      她笑而不答,反而转头去看慕天华,“说起来这次水患之后又接连着疫情,南越两地的治安还真是混乱不少,哥哥你既然回来了,可要好好帮着父亲治理一下,先是三殿下遇刺,接着又是三妹妹被暗杀,真是令人不安哪。”
  
      慕雪瑟的眼神落在九方痕和九方澜身上,于涯和九江王脸色同时一变,慕雪瑟这话的意思是,想将九方痕和九方澜的遇袭跟慕雪柔遭遇暗杀扯在一起!
  
      慕雪柔不过是镇国公的一个女儿罢了,就算暗杀她的事情被查了出来,九江王也有办法摆平。但若是扯上九方痕和九方澜就不一样了,九方痕可是当朝太子,刺杀他等同谋反。这会让九江王的密谋早早地暴露,这可不是九江王和于涯愿意看到的。
  
      看到他们的反应跟自己预想的一样,慕雪瑟在心里笑了笑,她之前就料定了厉厌天刺杀九方痕一事怕是楚赫和六皇子九方镜的主意,一定不曾向九江王透露过。
  
      九江王既然有意谋反,现在就不会希望在南越一带多闹事,若是南越陷入朝廷的戒备中,毗邻南越的九江也不能幸免,到时候一追查,九江王的密谋很容易露馅,所以他绝对不会让厉厌天做这种傻事。
  
      现在一听,慕雪瑟居然将两件事扯到一起,于涯和九江王都是一脸咬牙切齿地看着慕雪瑟。慕雪瑟面上却依旧带着淡笑,毫不在意。
  
      谁都不知道,在这镇国公府的偏厅上,在这众人看似平静的对话之下,慕雪瑟和于涯几人早已不动声色地交锋上了。
  
      “你还不把这丢人现眼的带下去,准备在杵在这多久!”林老太君眼见场面突然陷入尴尬的沉默,一眼瞥童氏和慕雪柔还站在那,顿时怒斥一声。
  
      “是。”童氏脸上一阵难堪,赶紧拉着不停啜泣的慕雪柔出了偏厅,往后院走去,一路上看见他们的下人,都相互挤眉弄眼,刚刚在府门外闹得那么大,早已传得满府皆知。
  
      慕雪柔一见下人们都议论纷纷,更是觉得羞愤,掩面痛哭着向着自己的院子跑,童氏连忙追了上去。
  
      林老太君看着童氏母女匆匆离去,又是一阵气闷,她早就觉得事有蹊跷,慕雪柔怎么会突然会了医术,成了名传南越两地的医女,只是她让刘妈妈去查,还没查出个头绪来,如今就出了这等大事!
  
      她就知道,童氏心术不正,慕雪柔跟着她准学不到什么好的,这不,才过了多久,就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来,丢人丢到外面去也就罢了,还差点闯下欺君之祸。
  
      想到这里,她更加恼怒地看向慕振荣,偏偏在外人面前又不好发作,只能看着慕雪瑟道,“你悄悄出府行医,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若是不小心染上疫病可怎么好,也不怕我们担心。”
  
      “是孙女行事鲁莽了。”慕雪瑟连忙告罪,“因想着若是跟祖母或者父亲说了,你们会担心我也染上疫病,必定不让我去,才没有告知。”
  
      “雪瑟,之前我收到的一封匿名信,上面写了治理瘟疫的药方,是不是你写的?”慕振荣问道。
  
      “是。”慕雪瑟点了点头。
  
      慕振荣本想问慕雪瑟怎么会提前知道有瘟疫,但一想有外人在场,恐说出慕雪瑟在瘟疫爆发前一个月就猜测到,还提前备下了药方,会引人猜想这场瘟疫是不是慕家为了沽名钓誉而有意为之,否则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于是,他改了口,叹道,“此次为父治理瘟疫的首功当属你,若是没有你那张药方,南越怕是早已大乱了。”
  
      “哪里,如若不是父亲安排得当,监查得宜,这次瘟疫也不会处理得如此好。”慕雪瑟谦逊道,“雪瑟就算有功,也是最末等的。”
  
      “你如此明事理,识大体,为父甚感欣慰。”慕振荣面露满意的笑容,之前慕雪柔把他的脸面都给丢尽了,总算在慕雪瑟这都给他补回来了。
  
      偏厅上的众人一时都不再言语,场面再度陷入尴尬,也难怪,之前遇上这么一场令人瞠目结舌的闹剧,任谁都没有了心情再寒喧。
  
      枯坐了片刻,九江王先起了身,“我府里还有事务要回去处理,就不再叨扰了,还望镇国公三日后记得带上二小姐前来九江赴宴。”又对于于涯、九方痕和九方澜几位拱手,“到时候,还请诸位一同前来。”
  
      “自然,自然。”于涯和九方澜都起身应道。